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娘子万安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媳妇
  一盘盘点心摆在矮桌上,顾明珠想要拒绝也来不及了。
  坤宁宫之前被封禁,这些小点心都是坤宁宫的小厨房做出来的,虽然样式看起来没有德妃娘娘宫中的好看,但味道闻起来就很是馋人。
  一阵阵糯米、红豆的香气扑鼻,顾明珠忍不住吞咽了一口。
  女官还给莫师父奉去了素点,只不过莫师父谢过之后一直不曾动,顾明珠承认自己没有师父那样的道心。
  魏皇后道:“尝尝看,对不对口味。”
  怎么能拒绝皇后娘娘的好意呢?顾明珠只得拿起来一块放在嘴里。
  盘子里有八块,她吃两三……四五块没问题,正好趁着这功夫娘娘也好与师父说话。
  魏皇后道:“所以德妃现在身子无恙了?”
  莫真人来过坤宁宫两次,与魏皇后相处已经十分自在,娘娘的性子本就十分亲和,而且是个聪明通透的人,也不会说半句藏半句,许多人就是故意要显得自己高深莫测,其实心中不一定有多少思量。
  莫真人道:“还要难受几日,而且以后恐怕时不时会觉得肚腹疼痛。”
  “会有这么大的影响?”魏皇后微微扬起眉角,“不太像是德妃的作风,八成是中了别人的圈套。只因为这次的时机不错,本宫被罚,贵妃弄得宫中怨声载道,德妃刚好顺水推舟,将本宫和贵妃全都除掉,不过若是搭上身子德妃是绝不会做的。”德妃心里很清楚,能够保住她与儿子的地位,就要牢牢地攥住皇上,动辄就腹痛,身子不能康健,如何能常常侍奉在皇上身边?
  魏皇后看向女官:“去问问永春宫这两日有没有宫人腹痛又康健的,再去太医院看记档,这两日谁去过永春宫。”德妃在动手前应该找了宫人试毒,还要找太医院问清楚,那宫人和太医与司礼监陈祥是同党的话,就会隐瞒药性。
  说完魏皇后道:“如果查证德妃事先让人试毒,恰恰说明她是中了别人圈套。”
  顾明珠自然清楚皇后娘娘的意思,一切都是德妃一手操纵的话,那么德妃就会对毒药就十分了解,不必多此一举。
  魏皇后安排好这些,转头看向顾明珠,眼睛中露出笑意,顾大小姐真是很爱吃点心,下次她会让宫人多备些。
  今日在永春宫若是没有珠珠,案子不会审的那么顺利。
  魏皇后神情更加温和,可见谌哥儿比她眼光好。
  顾明珠感觉到魏皇后的注视,她抬起眼睛四目相对。
  “还吃吗?”魏皇后道。
  顾明珠想要说还有许多,她吃不下了,目光落在盘子上却发现空空如也,顾明珠心中叹息,只怪那糯米糕太软,入口就化了。
  顾明珠抿了抿嘴唇起身向皇后娘娘行礼:“多谢娘娘,臣女吃饱了。”留着点脸面,下次来坤宁宫再吃。
  魏皇后颔首:“也好。”糯米吃多了会不舒坦,下次她再让膳房做些蜜饯来,免得吃着太单调。
  就是不知道珠珠几时能再入宫,母亲和谌哥儿如何打算的,准备什么时候去怀远侯府提亲?不早些定下来,心里到底不踏实。
  “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吃这些,”魏皇后笑道,“不过最爱的就是那么一两样。”
  顾明珠点头,忽然想起魏大人做红豆糕的模样,魏大人还没机会送入宫中孝敬给皇后娘娘吧。
  “臣女喜欢红豆糕也喜欢蜜饯子。”这些也是魏大人拿手的。
  魏皇后笑道:“家中有厨娘做的好?”
  有,顾明珠再次点头,不过她不能在皇后娘娘面前说起魏大人的手艺,所以……
  顾明珠想了想:“是个年轻的媳妇子,如果娘娘爱吃下次我带些进宫,就是不知宫中的规矩能不能放行。”她第一次在崔家祖坟吃到红豆糕时,可不就觉得那点心出自一个小媳妇之手。
  魏皇后道:“你只管带进来,本宫也想尝尝外面的手艺,也是许久没有吃到了。”
  两个人又是相视一笑,这些没有任何意思的家常话,说起来却是那么的亲切。
  这时宫人前来禀告:“娘娘,各宫的主子来了。”
  一个个除了来道喜、请安之外,八成还要告贵妃一状,这样的事她经历太多了,魏皇后看向女官:“让她们回去吧,最近宫中事多,让她们先关门自查,明日本宫会让人去问结果。”
  永春宫的事遮掩不住,她干脆也不绕圈子,德妃的事她们都瞧得清楚,从现在开始更应该谨守本分,她会先给机会让她们自己讯问宫人,免得她动手的时候,一个个再喊冤屈。
  见到这样的情形莫阳明和顾明珠起身告辞,皇后娘娘才刚刚接了圣旨,宫中还有不少事务需要娘娘亲自安排。
  魏皇后点点头:“早些出宫也好,京中不太平,还是要多留意些。”
  顾明珠望着魏皇后的气定神闲,这份荣辱不惊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既然娘娘能够重掌凤印,也就不用太担忧宫中的情形。
  莫真人与顾明珠又去慈宁宫与太后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带着太后娘娘的赏赐出了宫。
  看着小徒弟得了不少好物件儿,莫真人笑道:“许久没有听太后娘娘唤别人‘丫头’了,可见太后娘娘很是喜欢你。”皇后娘娘没有给赏赐是怕这样做太过招摇,免得珠珠被人盯上。
  皇后娘娘也是一片苦心。
  当年她在太后娘娘身边时,太后娘娘也如此对当时的鲁王妃,也就是皇后娘娘,喜欢与鲁王妃说话,哪怕是一件小事,又怕走得太近被人质疑。
  莫真人侧头看向珠珠,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皇后娘娘这样喜欢珠珠,会不会为珠珠指婚?
  顾明珠没有看到师父的异样,她托着腮思量着聂忱那边的进展,何时才能抓住那郑如宗,如果她能去瞧瞧该有多好。
  ……
  郑如宗从天亮走到天黑。
  改路向西北走了之后,又在官路上看到过几次朝廷的兵马。
  这次朝廷动用不少人手。
  “管事,”随从禀告道,“主上让人送消息了,就在让我们一路往延庆卫走,主上会派人在那里接应我们。”
  郑如宗点头,现在看来也只有这样做最为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