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玄幻小说 > 咸鱼翻身当神豪 > 第一百零一章 去我家吧!
  苏想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以前他也是用这种目光看别人的。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根本就不会缺美女。有句话叫做,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宴会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也都是同样的流程,祝寿敬酒攀谈,聊一些上流社会的东西。
  而苏想也是见到了郑若慈的爷爷郑谦,虽然年事已老,但身体依旧硬朗。
  到了送寿礼的环节,倒是让苏想暗自惊讶,一个个送上的寿礼都是不俗之物,各种名贵的摆件、书画、玉石多不胜数,都可以开个珍宝展了。
  这也说明了这位郑老确实名望很高啊,人脉也不俗,至少到场的各位,都是不差钱的。
  苏想虽然也不差钱,但是这次宴会他也没重视,只是受邀而来走个过场罢了,礼物嘛,自然也带了,一个玉石扳指,也就十几万,跟在场的各位的大手趣÷阁不能比。
  郑若慈却是有些兴奋,她的礼物一定会让爷爷开心的。
  郑若慈笑着说,“爷爷,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说着将那幅米芾的苕溪诗帖递了上去。
  郑谦呵呵笑道,“我乖孙女送什么礼物我都喜欢。”
  说着他打开了那幅诗贴。在看到里面内容的一瞬间,老爷子就被惊到了,米芾的苕溪诗帖,而且他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真假。但他知道这肯定是赝品,因为真迹在故宫博物馆。
  郑谦惊叹道,“这临摹的水准简直是登峰造极啊,简直可以以假乱真啊,如果我不是知道真迹在故宫博物馆收藏,我还真会误以为这是真迹呢。”
  连郑老都这么说,而且一副敬佩之色,在座的不少专业人士都凑上前来,仔细观看。正所谓内行看门道,这幅作品的水平高低还是能鉴赏出来的,再加上连郑老这业界的泰山北斗都这么说,那肯定是大师级水准。
  “小慈啊,这幅作品是出自谁之手啊?就凭这幅作品,他的书法造诣一定不在我之下啊,我要拜访一下他。”郑谦正色道。
  “....”郑若慈也没想到她爷爷会给这么高的评价,目光在苏想的身上瞄了一眼。
  苏想赶紧示意她不要说出来,免得被人东问西问的,徒增麻烦。
  旁边的于伽若神色惊愕,郑谦她知道,中国书法协会会长,在书法界很有威望,连这老爷子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一种肯定啊。
  但这不是开玩笑么,她就去国外念了几年书,这苏想就在书法上取得了这么高的成就了?这也太夸张了啊。那苏想写的字,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么,怎么可能几年的时间就练成大师级水准,真的一脸懵。
  郑若慈明白苏想眼神中的含义,便说道,“这位大师比较低调,等有空我请他来家里做客。”
  “那真是好极了。呵呵,小慈啊,你这个礼物,爷爷很喜欢呐。”郑谦开怀大笑道。
  郑若慈道,“爷爷你喜欢就好。”
  而另一边,于伽若将苏想拉到了一边,斜着眼问道,“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成书法大家了,这台不可思议了。”
  “呃...”苏想哪能跟她如实解释啊,只能说,“这是天赋,你看我的手,修长趣÷阁直,就是为写字而生的。”
  “信你才怪。”于伽若风情万种的翻了翻白眼,并没有再深究,只是苏想对她的吸引力却越来越大。
  .....
  宴会结束后,于伽若先走一步,公司还有事等她处理。
  郑若慈和苏想一起从就酒店出来,郑若慈偏头问,“我送你回去?”
  苏想思索了下,道,“时间还早,不想那么早回去,要不去酒吧喝点?”
  “啊?去酒吧?”郑若慈错愕了下,旋即笑道,“我不太喜欢去酒吧,不太习惯那里的氛围。”
  “我看你刚才也喝了不少酒了,就不要喝了,对胃不少。要不...去我那里吧,我泡点茶给你喝。”郑若慈提议道。
  “嗯....这么晚去你家不方便吧?”苏想迟疑道。
  郑若慈笑道,“我一个人住的。”
  “这样啊,那好吧。我去参观下。”苏想笑道。
  “嗯。”郑若慈点头。
  旋即两人上车,往一个方向而去。
  郑若慈独居的房子在燕京一个高档小区内,是个四居室,在二十一楼,周围的环境也相当不错。
  苏想刚进入房间,就感觉这房间的布置挺有格调的,偏古风,书房、茶室、琴房....挺全的。从这就可以看出,郑若慈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对生活也有一定的追求和品味。她的对外工作是鉴赏师和画家,不过从房间的布置来看,琴棋书画均有涉及,她还有一件小的工艺品收藏室,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珍奇物件,很令人喜欢。
  郑若慈带他参观了下,来到琴房,苏想看到靠窗户的一侧摆放着一张古琴,价格不菲。
  “我能弹一下么?”苏想询问道。
  郑若慈没想到苏想还会弹琴,倒是有些意外,随即点了点头。
  苏想坐在古琴旁,双手轻拂在琴弦上,下一刻,美妙的声音飘散开来。
  郑若慈眼睛一亮,苏想弹的是春江花月夜,而且很专业。
  弹了有几分钟,当苏想站起来时,郑若慈轻轻的拍了拍手,赞叹道,“没想到你不仅精通书法,还精通乐理。”
  苏想笑了笑,说,“对于中国的古典文化,我还是比较喜欢的,有空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好啊,我也有这个想法,不过还要请你多多指教呢。”郑若慈莞尔一笑。
  苏想笑道,“呵呵,抬举我了。”
  ....
  茶室,郑若慈一套行云流水的煮茶手法,优雅美观,看着都让人享受。
  苏想轻抿了一口,赞叹了一声,真是个极品女人。
  在茶道上,苏想也是略知一二,跟郑若慈聊的头头是道,话题是一个接一个,有时候光有钱是不行的,还要有学识,这样才能让内心里肯定你,不然那只是屈从于你的金钱之下。
  对于郑若慈这种不在乎金钱的人来说,恐怕也只有跟她达到思想上的共鸣才能让她青睐了。
  而苏想无疑是成功了。
  苏想不是一个急色的人,经历过不少绝色佳人后,他淡定了很多,在自制力上完全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
  不过此时,在这诗情画意、美人在侧的氛围下,苏想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怔怔的看着她,看着这么一张精致的脸,真是心情愉悦,古人说秀色可餐,一点都不假。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啊?”郑若慈皱了皱眉说,然后煮好一小杯热茶递给他。她又感觉苏想的眼神在挑逗她,嘴角又勾出了一抹笑容。
  苏想淡笑道,“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苏想左手接过她手中的茶杯,右手忽然握住了她的凝脂白玉般的玉手,将她往身前一拉,揽入了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