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夫人你人设崩了 > 第1014章,特别特别喜欢
  暮川离开她的唇瓣,转而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好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陈绾绾还想说什么,可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这一眼有宠溺与威压并存的调调,让陈绾绾瞬间偃旗息鼓,变成了任由他说了算的小媳妇。
  暮川领着她,上了一架直升机。
  周围有直升机群卫队护送。
  上面声音太大,陈绾绾无法跟暮川对话,她不想扯着嗓子喊。
  看着暮川一手操作,一手握住她的小手,她的心里是甜蜜的,再看下面越来越好的南英江山,陈绾绾忽然有种陪着老公君临天下的感觉。
  这一飞就很远。
  差不多两小时后,飞机才在一处山清水秀的乡间停了下来。
  直升机群全部安静地跟随,稳稳地停在一边,时刻守卫暮川的安全。
  暮川摘下耳机,看向她,眼中满是笑意:“踏青。这些队员全是我的心腹,誓死效忠的那种,所以我们可以在这里牵手,晒着阳光,踩着青草,看看简单却美丽的风景。”
  陈绾绾顿时感动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两人从直升机上下来,暮川便牵住了陈绾绾的手,领着她往前走。
  “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
  心腹们齐齐列队,对着他俩躬身亲迎。陈绾绾有些不安,可是暮川手心里传来的热度驱散了这份不安,他目光炙热地看向她,嘴角边流淌的是非常清新自然的笑意,这份舒爽的笑意是他很少会有的,而现在,
  只对她绽放着。
  往前走了一段,陈绾绾发现为首的一名勇士非常眼熟。
  她惊呼出声:“表哥!”
  李昊哲站在那儿,望着她微笑:“李昊哲见过太子妃殿下!”
  陈绾绾有好多问题想问,可以碍于还有别人在场,也不好细问。
  “这是k市的郊区,”暮川四下张望着,又道:“我前段时间在卫星上扫描到这个位置,山上有湖泊,周围有小树林,没有狼跟老虎之类的猛禽,风景好,适合幽会。”
  陈绾绾脸红了。
  谁家幽会搞这么大阵仗啊。
  暮川看向她,笑:“我已经给大妹发消息了,一会儿她忙完了,我让人去接她跟凤云震过来,咱们中午吃一顿野的。”
  陈绾绾:“野的?”
  暮川:“嗯,野的!”
  很快,勇士们各自捡柴、捡石头搭灶、去林子里抓野兔野鸡,下河摸鱼……
  可能平日里训练实在是太辛苦了,以至于出来这里做这些事情,反倒让他们有种休闲放假的错觉。
  暮川跟陈绾绾就这样手拉着手,沿着湖边踏青,边晒太阳边聊天。
  那股只属于他们的甜蜜,透过两人的眼神弥漫出来,羡煞旁人。
  而且很多话题,别人问起就是罪过,陈绾绾怎么问暮川都不觉得过分——
  “表哥现在回来做什么职务呀?”
  “他现在负责整个皇宫的安全,并且归我直接管理。”
  “那之前说,要让他立功做辅国公的,是不是就没有了?”
  “没有了,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他没有及时完成升迁的条件,自然就取消了,他现在回来完全凭他自己过去几年的努力。”
  “我觉得表哥更成熟了。”
  “嗯,你跟小栋都长大了,他自然也更成熟了。”
  暮川看见草地上有不少野花,还挺好看,忽然想起来自己还不曾给陈绾绾送过花,心生愧疚的同时,笑着走过去,蹲在草地上摘起了花。
  陈绾绾望着他,有些期待地问:“你在干嘛呀?”
  “摘花,送给我家绾绾。”
  暮川笑着回答,他摘得很认真,还会专门把枯掉的叶子拿下来,会挑好看的花。
  一众勇士们看着暮川这副铁骨柔情,全都啧啧称奇。
  陈绾绾羞涩地站着:“差不多了。”
  暮川笑:“我再配点草。”
  他四下看去,很快找了些草来。
  他明明没有学过插花,陈绾绾却觉得他手里的那束花格外好看。暮川用植物的茎叶将花束绑好,然后笑着,对着她的方向单膝跪下,高举花束,阳光下他笑的格外开怀,仿佛许久不曾这样开心过:“老婆,是老公失职,相处这么久都没
  有给你送过花。今天我借山谷芳草,赠花与你,希望你喜欢!”
  陈绾绾吓了一跳,赶紧去拉他:“你快起来!”
  边上的勇士们还以为暮川在求婚,不知谁起了个头,竟然拍手高呼起来:“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然后一整个山谷都游荡着壮怀激烈的这三个字:“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陈绾绾眼眶一热,想哭。
  暮川却变魔术般,变出一枚金色的戒指,上面嵌着一颗顶级金丝绿的翡翠,望着她:“送给你!”
  陈绾绾望着它,哭了:“这是……哪儿来的?”
  “我自己打的。”暮川有些难为情地红了脸:“我母亲那儿有全套的打首饰的工具,还有不少极品的石头,我就自己学着打了个戒指。”
  直男的审美……有点姥姥戴的戒指的直视感。
  确实不如市面上的钻石戒指漂亮时尚。
  可陈绾绾却觉得它尤为珍贵。
  她伸出手,让暮川一点点把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老气的戒指立马变得稚嫩水灵起来,仿佛被陈绾绾带出了二次生命一般。
  她接了花:“谢谢,我很喜欢,特别特别喜欢!”
  暮川笑着起身,将她搂入怀中抱着:“我知道你会喜欢的,我的绾绾总是这么好。”
  另一边。
  内阁副阁首尼尔科的府上。
  一条消息穿了过来:“副阁大人,太子殿下带着直升机队出城了,一连改变了三次方向后忽然进入隐蔽状态,雷达也搜索不到,不知道现在去了哪里。”
  尼尔科:“殿下每个月都有几次是这样,见惯不怪,有什么可汇报的?”
  线人:“只是,这次直升机上有个女的,穿着御侍女服。”
  尼尔科皱眉:“又是女御侍?”尼尔科的女儿阿贝气呼呼地冲过来:“父亲大人!您上次赶走了一个陈绾绾,后面还有李绾绾、王绾绾!殿下本就喜欢当御侍的姑娘,我都说了多少次,送我去储妤宫做御侍,您为什么就是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