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夫人你人设崩了 > 第1013章,实在是难为人
  这天晚上,倪暮凡真的就在小院里住下了。
  不过她住的是凤云震隔壁的卧室,并不是凤云震的卧室。
  翌日一早,倪暮凡的助理来迎接他们,他们带着窦飞、窦超两兄弟,还有一些卫队就去了机场,直飞k市。
  储妤宫。
  众人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很兴奋。
  暮川昨晚喝了不少酒,早上醒来已经是上午八点半。
  翻了下手机,看见大妹跟凤云震一起去了k市,他顿觉整个人的心情都明媚了。
  洗漱后出来,看见陈绾绾拿着熨烫好的军装衬衣过来,他眉眼含笑:“今天不出门了,不用穿这个。”
  陈绾绾好奇:“今天休息?”
  暮川:“嗯。”
  陈绾绾还挺高兴的,她一直期盼着他能劳逸结合,可也知道他工作繁忙,不敢多嘴,只能尽可能帮他放松。
  她脸上染上笑容,转身把他的衬衣挂在了衣柜里。暮川上前,从她身后将她抱住:“老婆,凤云震终于肯放下心结接受大妹了,我好高兴。我现在就喜欢看别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就好像,看着看着,就越有希望,我们也能
  很快终成眷属。”
  陈绾绾转过身,捧住他的脸颊:“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成了眷属了?”
  暮川望着她平平无奇的面庞,内心格外自责。
  不能让她以真面目站在他身边、生活在阳光下,这算哪门子的眷属?
  他轻轻把她搂在怀中,温柔道:“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陈绾绾发现,暮川对她真的很珍惜,他喜欢拥抱她、牵着她,亲吻她的脸颊或额头,两人接吻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更别提那档子事了。
  而李萌琦昨晚还给她打电话,说:“皇嗣还是挺重要的,你该争气的时候要争气。
  川川太难了,你是他心里唯一的那道光,一定要多多陪伴他、给他温暖。
  如果你们能够有个孩子,也是圆满。
  以后做不做皇后或者王妃都好,最重要的是,你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
  陈绾绾想起这些,红着脸问:“暮川哥哥,我们结婚也挺久了。”
  暮川将脸颊埋在她颈窝,笑:“嗯,是挺久的了。”
  陈绾绾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好像是用气声说出来的,甚至带着一丝羞怯的颤抖:“那,什么时候……圆房?”
  暮川:“……”
  陈绾绾见他不说话,鼓起勇气道:“你已经24岁了。”
  暮川放开她,一双眼眸直勾勾地锁着她,问:“谁跟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陈绾绾不服气地扬起下巴,红着脸据理力争:“已婚夫妇合理合法地生儿育女、传宗接代,这是人生大事,哪里能是乱七八糟的事情?”
  暮川低头,在她红唇上啄了一下。
  但很快就离开了。他抬头,目光温柔地看向她:“女性最佳生育年纪是25—29岁,你还没到。虽然别人也有早婚早育的,但是对身体还是有害的。你自己还没长好,还是个孩子,还想着给
  我生孩子?”
  陈绾绾:“可是,你母亲19岁生了你,你们都挺好的呀,还有……”
  “不行。”暮川道:“她们是她们,归她们的老公管。但你是你,你归我管。我要我的绾绾,在最合适的年纪做最适合的事情。”
  陈绾绾心急,拉住他的裤腰,眼巴巴地问:“那,避孕呢?”
  暮川腰间一凉,声音先思绪溢出口:“啊?”
  陈绾绾红着脸说着:“那,发生关系,但是避孕呢?”
  暮川紧抿着唇,浑身僵硬地一动不动。
  第一次有女人这样拉开他的裤腰,而且这女人还是他的心上人。陈绾绾也觉得难为情,握住他裤腰的双手隐隐发抖,低下头小声道:“可我们结婚很久了,现在有名无实的,我……我觉得别扭。就算不能生孩子,至少……至少也、也那
  样了,也能名正言顺一些。”
  暮川见她的双手,轻轻窝在掌心里。
  他望着她的发顶:“绾绾,我想给你最好的一切,想把最珍贵的这一刻,放在我们婚礼的那天晚上。”
  说出这句话,他心里是滴血的。
  婚礼的那天晚上,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八字没一撇。
  但他总要心怀希望,总要继续想办法的。陈绾绾不知道要说什么,眼睛红红的,湿漉漉的,她没敢看暮川了,只是眨眨眼,问:“暮川哥哥,如果以后我们没在一起……你会不会就成了别人的?我……我想做暮川
  哥哥的第一个女人,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暮川哥哥,你能、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她不知道如何表达。
  让她这样内敛腼腆的性格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难为人。
  但是她只能硬着头皮了。
  以前看过一本书,上面写着:爱情会让一个人平凡的人变得异常勇敢,继而做出不平凡的事情。
  她觉得她现在就是这样,这些句子她以前,打死她也说不出来,现在却可以勇敢地说出来了。
  因为她是真心爱着她的暮川哥哥的。
  暮川感受着她的真心与情绪,眼眶也跟着泛红了:“绾绾,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人,我也不会让你落在别人手里。如果有其他可能,那只能说明,我死了。”
  这个傻丫头啊,她居然还想着他有一天会成为别的女人的男人?
  这怎么可能呢!
  从小到大积累的爱意,经历过多少春夏秋冬,哪里是说变就能变的?
  陈绾绾眼中的泪滴啪嗒一下落下。
  暮川低头亲吻她的脸颊:“别哭,别哭,绾绾,别哭。”
  陈绾绾抬起头,勇敢地吻上他的唇,他一动不动,任由她笨拙又努力地亲着。
  直到她泪滴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他终是不忍地将她轻轻环在身前,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时间缓缓溜走,浓情蜜意在悄然升温。
  唇齿间,她指责他:“你吻我的次数都越来越少了。”
  暮川不置可否。
  他哪里是不愿意吻她?
  他已经长成一个健壮的青年了,如果要他拥吻自己心爱的女人,却又不能深入,这简直是一种折磨。为了避免自己欺负她,他只能严格控制自己亲吻她的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