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玄幻小说 > 女子公寓小村医 > 第424章 先生,请收蛇女为奴
  第二天早上,李小东创的毒药的药效,果然得到了验证。
  李冠溪就像一个目光涣散、奄奄一息的神经病人,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一会儿出离的笑,一会儿又含糊不清的说胡话,好像在说:他的老婆是奥斯卡影后。
  冷然冰站在床边,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看着。
  诗洁却是目光担忧,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好朋友李冠溪,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李小东摇了摇头,把斜斜的目光瞧向冷然冰,在心里说道:我大写一个服。
  正好冷然冰也把目光看向了他,两道眼神刚一触碰,冷然冰立刻收回眼光,有点绷不住了。
  她忍住不笑,轻咳一声,从诗洁身边离开。
  “小东,你是神医,你快帮他看一看。”诗洁并没有注意到冷然冰奇怪的表情,她求起了李小东道。
  “好,我看看。”李小东轻咳一声,也装作不明就里的样子,坐下来,认认真真地给李冠溪探脉。
  嗯,下药的剂量还行,神经系统已经出现了麻痹,就是作的时间长了点,看来在给敌军下药的时候,还要加大剂量。李小东心道。
  “小东,他怎么样?”诗洁关心的问道。
  “咳咳,一种很严重的病毒性感冒,类似禽流感那种,搞不好要死人的。”李小东随口掰了一句道。
  “这么严重啊,那该怎么办?”诗洁更加有点担心。
  “不慌,有本神医坐镇,我保证一剂药下去,今天晚上他就会好。”
  李小东说完,又正儿八经地朝帐门口的冷然冰招招手,“咳咳,冷冰冰,麻烦你去我的包里找一找,包里面正好有一包‘阴阳还魂散’,是我祖传的宝贝,专治这种热症,麻烦你泡一碗端过来,给冠溪兄弟服下。”
  冷然冰情知他装模作样故弄玄虚,是要故意折腾自己,心里哼了声道:无耻。
  不过她也知道,做戏要做全套,既然是出阴招,最好不要露马脚。于是她还是应了一声,假装很愿意帮忙的样子,去端了一碗凉白开,再往里面倒了一点酱油,端了过来。
  一碗酱油水灌了下去,李小东施施然地站起身道:“好了,就让他躺着吧,我保证他不会死,晚上就会恢复过来。”
  无耻,骗子,神棍。
  冷然冰暗暗骂了三声,接下他手里的碗,出了帐篷。
  诗洁说道:“谢谢你了,小东,你救了冠溪,他会感谢你的。”
  “用不着感谢,大家一路过来,有事就应该互相照顾。”李小东脸都没红地说道。
  “小东。”诗洁又眼光脉脉地看着他,“昨天、昨天、我和你……”
  李小东情知她又要说及一些难以理清的敏感话题,马上咳嗽一声,打断她道:“对了,我差点忘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冷然冰!冷冰冰,冰冰,你等等我!”
  他急忙追出了帐篷。
  “……”诗洁看着他走远,心里可真是失落。
  “你为什么要躲着她?你这么好色,又是一个花心大萝卜,诗洁貌美如花,她主动投怀送抱,你难道不高兴么?”冷然冰一边走,一边斜着他道。
  “因为我对她不来电,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李小东双手负后,随便找了个理由道。
  冷然冰一点也不相信,瞧着他的目光里,满满地都是不屑。
  上午,李小东跟黎连长碰过头后,来到了变异村民的营地里,交代一点事情。
  他把几株采到的草药交给蛇女,让她安排所有变异村民去周围的山里,按照这几株草药样本,采集足够的数量回来。
  毕竟要对付的可是几百号红巾军,所需要的草药数量极大,依靠黎连长手下的百十号兵力,即便什么事都不用做,也要采很多天。
  事情安排下去了,蛇女把李小东请进帐篷,突然跪下身道:“小东先生,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李小东微微皱眉,扶她起来,但她怎么也不肯起来。
  “请收蛇女为奴。”蛇女伏在地面,郑重地道。
  “收你为奴?”李小东奇道:“你什么神经?”
  蛇女娓娓说道:“蛇女曾经说过,只要先生帮助了我的族人,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而村里的长老们也商量过了,他们一致认为,蛇女应该言出必行,兑现自己的诺言。”
  李小东一摆手道:“不收,有多远滚多远,自己玩去。”他转身便走。
  蛇女早料道他或会严词拒绝,急忙挡在他的跟前,再一次跪倒:“如果先生不收蛇女为奴,那么等待蛇女的将是族人的惩罚,蛇女会被火烧死。”
  “与其这样,蛇女宁愿死在先生的眼前。”她一脸的庄重,从腰后掏出一把匕,比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李小东失笑地道:“天下还有这种怪事,我算是长见识了,居然还有人用刀比着自己,要给人家做奴隶,呵呵,有意思,真有意思,你想玩就自己玩吧,少来这套,你能吓唬谁?”
  蛇女听后默然了半刻,突然抬头挺胸,闭上双眼,那把架在脖子上的尖刀,猛地往旁一拉!
  “喂!”
  李小东吓了一跳,想出手救她已是不及,情急之下迅起一脚,啪的踹在她的脸上,把她踹翻老远。
  饶是如此,蛇女的脖颈上也已经拉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口,一汩汩的鲜血从伤口里冒出,不用半刻就把胸口全部染红。
  “你疯了!玩真的!?”李小东急忙上前,把她扶起。
  蛇女却顽强地把他推开,再次拜倒在地,一边汩汩地流血,一边说道:“先生不必怜惜蛇女,蛇女命苦,早该追随父母而去,如果先生不想答应收下蛇女,那么请让蛇女就此死去,蛇女此生已无牵挂。”
  李小东眼睁睁地看着她任由一汩汩的鲜血淌落,情知她的动脉血管已经划破,如果再不止血缝合,百分之百会失血而亡。
  “我答应,你赶快起来!”李小东无措地说着,急急过去扶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