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实业互联网 > 第十四章 我妈不让我考北大清华
  琼海大学教职工食堂安静而偏僻,在一片老旧的建筑中间,原则上只服务于在校的老师以及家属,若没有教师卡,买不到任何东西。
  前世出于好奇,孙不器从关系好的老师手里借过饭卡,顺利蒙混过关,揭开那道神秘的面纱,这里的菜也平淡无奇,最多比学生食堂稍微干净。厨师舍得放油,不会出现夹生饭的情况;打菜的时候,阿姨们不会犯帕金森综合征,不会把肉菜都抖落到食盆中。
  徐丽丽看着扎着马尾辫,素面朝天,穿着小熊维尼体恤的李若离走进视线,连忙抬手招呼,“李老师,我们在这里呢!”
  李若离扬起手回应,露出灿烂的笑容,聘聘婷婷地走过来。她嘟着嘴,皱着眉头,趴着徐丽丽的肩膀,轻声埋怨道:
  “千万别叫我李老师!这几天咱们原来的授课老师,都开玩笑似得叫我李老师,尴尬死我啦!”说完,皱着小脸,双手合十求情。
  徐丽丽特别羡慕嫉妒对方的经历,一路走来都是顺风顺水的,现在又成为让人尊敬的大学老师,就差一个高富帅男朋友,人生就完美无缺。
  她挽着师姐的手,笑着答应,“知道啦,学姐妹妹!这位就是咱们的小师弟孙不器,是不是很帅啊!”
  李若离主动伸出手,微笑的说道,“君子不器,不拘泥、不受束缚、不被别人打下的便签所困扰,自己随心所欲,真是好名字啊!令尊真是博学多才,满腹经纶,在古代肯定是一方大儒。”
  孙不器满心惊喜,真是知音啊!
  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孙不器”很别扭,很容易联想起“不三不四”;或许有人能够说出“不器”出自“君子不器”,但很少有人第一时间理解“不器”的道理。
  孙不器微微欠身,露出八颗牙齿,轻轻握住老师的洁白小手,“李师姐,你真是过奖!我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中学体育老师,如果能够亲耳听到你的夸奖,肯定又要大喝三杯,然后骂我不学无术!,师姐的名声才是如雷贯耳,虽然没有见过真人,琼海大学也没有你的身影,但仍然流传着你的传说!”
  李若离捂着嘴偷乐,偷偷的问徐丽丽,“孙师弟长得真帅,差点就比得上贝克汉姆!小嘴儿真甜,丽丽你是不是被他这样骗到手……”
  徐丽丽大囧,连忙打断对方的联想,小声得抱怨,“李师姐,师弟才读大二!姐姐都是要毕业走人的老女人,哪里还会再谈一场“黄昏恋”?你们两个年龄相仿,倒是可以考虑哦。”
  徐丽丽不断改变称呼,一会称李若离为“李老师”,“学姐妹妹”,一会又自称为“姐姐”,搞得旁观者孙不器头都大了!
  孙不器初中留过级,今年刚好2o岁;徐丽丽读书晚,今年已经22岁;已经拿到硕士学位,担任大学老师的李若离年龄最小,今年只有21岁。
  两个漂亮的女生不断打趣,现在又在乱点鸳鸯谱,等会儿不知道又会说出惊人之语。
  孙不器赶紧转移话题,干巴巴的插入女孩子的聊天,“李师姐也喜欢贝克汉姆吗?他可是时尚达人,欧洲万人迷,不过最近的莫西干头有点突兀,确实失分不少……”
  贝克汉姆长飘逸,踢球潇洒又帅气,一向被认为是典型的英伦绅士;留莫西干头型的应该是踢球凶悍,来自非洲、南美的凶悍人士的专属,比如后世智利的比达尔。
  李若离鼓着嘴,气呼呼的说道:“小贝现在的型,也很有男人味道!大家只关注小贝的型、穿着打扮,不关注他的球技。他带着“三喵军团”进了世界杯、欧洲杯八强,已经是近期最好的成绩;在“红魔”是技术前腰,在“皇家马戏团”却被迫打扫荡后腰,真是明珠投暗了,都怪老爵爷和维多利亚!”
  孙不器大为惊讶,国内也有女生喜欢贝克汉姆,大喊“小贝,我要嫁给你,给你生猴子!”。不过大多数都是伪球迷,根本不懂足球场的规则,更别提球员过往荣誉,以及球场上的位置。
  英格兰国家队被国内球迷戏称为“三喵军团”;白衣飘飘的皇家马德里,又被尊称为“皇家马戏团”、“欧冠十六郎”。这些绰号和称呼,都是老球迷才懂得知识。知道贝克汉姆适合打前腰,而不是到处补锅的防守后腰,都是资深球迷了。
  两个球迷从球星贝克汉姆聊开来,聊刚过去的英格兰和葡萄牙的点球大战。小贝一球点球踢上了看台,让英格兰提前回家,准备下一次国际大赛。英格兰媒体把所有的锅都扔给小贝,忘记了对方带领国家对在小组赛突围。
  两人聊得入港,都为小贝抱不平,李若离还给孙不器看自己的钱包,上面有去老特拉福德球场现场看球的照片。孙不器趁热打铁,趁机提出代买cdk的要求。
  李若离马上变了脸色,刚才的球友仿佛瞬间变成了阶级敌人。她寒着脸,斩钉截铁的拒绝,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师弟,这个忙我绝对不会帮!我听师妹说过,也听彭老师说过你的事情。你怎么能放弃学业,去打游戏?这是典型的玩物丧志!”
  徐丽丽不是球迷,伪球迷都不是,只是o2年世界杯的时候,被班级里的人强拉着,看了三场国足的世界杯比赛。她实在搞不懂草坪上二十二个人抢一个皮球的游戏,竟然让全国人民陪着一起哭一起笑!
  她插不进两个资深球迷的谈话,只好在旁边无聊的画圆圈,数门前走过路人的数量。她看到两人起了争执,孙不器脸上赔着笑,一脸尴尬;李若离嘟着嘴,背对着两人,只留下一根抖动的马尾巴。
  徐丽丽用目光示意孙不器稍安勿躁,先不要插话,等李师姐的小脾气过去后,一切好说。
  李若离感觉到周围气氛的下降,也知道自己刚才说话太冲,颇有点交浅言深的意思,娓娓道来拒绝的原因,
  “我在英伦三岛,认识一个读大学预科的学弟,如果他在国内参加高考,至少能上重点本科。父母送到英国,离开了父母的视线,他以为“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整日沉迷于《魔兽争霸》、《侠盗飞车》等游戏,成绩也直线下滑。最后签证过期,不得不回国复读,现在只上了一个大专,这都是前车之鉴啊!”
  孙不器摸着鼻子,尴尬的说道:“师姐,学校都同意举行“第一届cs校园争霸赛”。咱们也要与时俱进,不能以老眼光看人,自制力差的人……”
  李若离没好气的反驳,“我听过你的故事,过来的路上,还看到你们做的活动宣传。我对游戏也没有恶感,学姐也玩《仙剑奇侠传》、《轩辕剑》。你《泡泡堂》的技术可能还不如我,我打海盗船地图,可是很厉害的!”
  孙不器故作委屈,“《泡泡堂》是你们女孩子的游戏,再说我不是已经考上大学了吗?反正除了学习,还有大把时间去浪……”
  李若离白了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不能做井底之蛙,咱们琼海大学又不是什么知名大学……”看到师弟、师妹翻着白眼,忙捂住嘴,俏皮的翻着白眼。
  一竿子打翻一整条船的人,一句话贬低了在座人的努力,徐丽丽揪着李若离的马尾巴,凶巴巴的质问道:“师姐,你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人,现在还在这里任教,小心被说成吃里扒外!”
  李若离苦着小脸,声若蚊蝇地强自分辩,“我妈不让我考北大水木,我有什么法子啊!”露出宝宝很委屈,但是宝宝不说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