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实业互联网 > 第十三章 那些年,我们这样追女孩
  2oo4年,荷尔蒙旺盛的大学男生,没有受过网络美女图片的轰炸和熏陶,虽然不至于把母猪当貂蝉,但是审美观念确实有限,只要对方稍微化点妆,会把本来5分普通的女孩,夸奖成7分以上的美女。
  孙不器没有搭理一脸猥琐笑容,故作神秘的阿道同学,拨开对方凑过来的狗头,套上t恤,从上铺一跃而下。他穿上回力战靴,头也不回的离开宿舍,留下一片嘘声。
  十月下旬的琼海,天空万里无云,碧空如洗,远处的风景和indos的经典桌面相似。
  徐丽丽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安静的站在楼梯的角落里,看着楼前盛开的紫荆花。一只调皮的松鼠,拖着毛绒绒的大尾巴,不断的追逐采花的小蜜蜂。
  会跑的怎么追得上会飞的?小家伙屡屡劳而无功,一脸疑惑得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掌。
  徐丽丽看着一脸萌态的小松鼠,用手背使劲捂着嘴巴,只敢偷偷的笑,唯恐吓走了树上的小精灵。
  她看到孙不器施施然的走过来,噘着小嘴轻声埋怨,“你们宿舍的电话真是忙碌,比我们全是美女的宿舍,还要更难打通。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害我亲自跑过来。你的手机号多少?咱们以后用手机联系吧。”
  每间大学宿舍只有一部电话,谁都不想当接线员,接电话竟然也列入了宿舍值日表当中;美女多的宿舍,总是会有好奇的师弟、无聊的师兄打入,有的时候,女孩子们为了得到暂时的安静,不得不拔掉电话线。
  孙不器的舍友黄夏,每天都要和远在羊城的女友煲电话粥;如果哪天没有完成这项任务,他都不敢安心入睡,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黄夏把用尽余额的电话充值卡,细心地收集下来,用橡皮筋整整齐齐的扎好,准备把这份“爱的见证”,做为特殊毕业礼物送给女友。可惜异地恋总被时间、距离扼杀,大四实习的时候,两人竟然默默的分手,然后相忘于江湖。
  面对师姐的追问,孙不器耸耸肩,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学弟是真的穷学生,私人手机还没有列入“第二个五年计划”的计划表。现在的通讯服务商,真是店大欺客,竟然不提供充话费送手机的业务。”
  徐丽丽心里一阵黯然,自己忙前忙后帮忙牵线搭桥,还是给帅帅的师弟,留下了“坏女孩”的印象。孙不器明明准备花上千块玩网络游戏,怎么会没有钱买手机呢?一只手机价值上千元,通讯服务商的脑袋被门板夹了,才会给学生提供充话费送手机的业务!
  她收起心底的涟漪,恢复了冷面女神的模样,公事公办的说道:“我已经和你师兄分了手,把他的号码列入了黑名单,也给舍友们通告了,以后不要帮忙转接对方的电话。我也已经联系了李若离学姐,她今天下午正好有空,和咱们约在教职工餐厅,一切等见面后再详谈。”
  孙不器不太关心学姐和师兄的情事,听到李师姐或者说李老师同意见面的消息,知道这事肯定有戏。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绝不费工夫。
  李若离回国比较匆忙,没有来得及注销当地的信用卡。她只是听到大学好友的只言片语,不知道师弟要帮忙代购什么东西,如果是作奸犯科的事情,那就只好说886.
  孙不器兴奋的右拳击打左掌,高兴的说道:“咱们现在就出吧,从这里到教职工餐厅,还有段不近的距离。咱们先过去,别让李老师等我们两个!”
  徐丽丽皱着眉,上下打量对方的穿着,体恤、七分裤、白球鞋,一副学生崽的样子,这也太拿豆包不当干粮了吧!
  她不着痕迹的小退一步,小心的提醒,“师弟,是时候请出了你们男生的“泡妞套装”!第一次见面,印象分很重要,一定要给女孩子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啊!”
  孙不器讪讪一笑,摸了摸不太整齐的头,留下一句“麻烦师姐等我五分钟!”,撒腿就跑向宿舍。他也没有邀请师姐到宿舍里小坐等待,舍友们现在坦胸露乳,衣衫不整。
  男生宿舍大部分都是生化武器库,散着各种各样的气味。女生宿舍都是雷同的,充满着迷人的香气;男生宿舍各有不同,气味千差万别。
  孙不器推开宿舍大门,时刻偷窥门外进展的舍友们,马上一哄而散,他们正襟危坐的坐在桌子上,拿起摊开的课本,装作认真学习的样子。
  孙不器没有美国时间,讥讽损友们的掩耳盗铃,冲进水槽,开始洗头,整理仪表。
  阿勇捧着自己“咱们宿舍,谁也不准动,动就翻脸”的洗面奶,小声的嘀咕,“sd,用这个,用我这个洗面奶!用了它,皮肤光滑,还有奶香味,很舒爽的!”
  孙不器闭着眼睛,随意点着头,打走“献殷勤”的舍友。他快擦干头,随便摸了一滴洗面奶,在脸上应付了事,一向以粗豪的齐鲁大汉的人设出现,可不想被人当成擦香波、涂香水的“小白脸”。
  阿道仔细擦着新买的皮鞋,叫停急于出门的孙不器,“sd,换这双,换我的皮鞋,“抖抖抖”金猴皮鞋!”他拖着肥硕的身躯,学着美猴王,在地板上跳来跳去,难道以为有了金猴皮鞋,就能像六小龄童老师身手矫捷!
  孙不器笑着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七分裤,还有宽大的体恤,明显和皮鞋不是一套装备。金猴皮鞋,这个高级“散件”,没有脚下的回力鞋,更适合全身的一致性。
  黄夏按掉听筒,扔给孙不器一串钥匙,嫌弃的说道:“你那辆破驴,早就应该扔进垃圾桶里!我和你一起并排骑车的时候,别人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我们,真想装不认识你。泡妞,还是要我那辆捷安特出马,一个定仨!”
  阿波看到大家都“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也要有所表示。他费力的从腰间皮兜里拿出手机,递到孙不器的手里,心疼的说道:“sd,你可千万别打太久电话,马上就要月底了,要欠费停机了……”
  孙不器抢过自行车钥匙和手机,向后一挥手,爽朗的说道:“大恩不言谢,哥们现在敢时间,滴水之恩,必当用拳头相报!”
  宿舍内传来,“拿下了,可别忘记请客啊!”、“sd,要不要我给你出套套和房费?”,然后变成了一顿哄堂大笑。
  大学生没有太多私有东西的概念,买了东西总要分大家一点。孙不器家境不太好,只好隔三差五的带香蕉回宿舍,十多斤才四五块,是琼海最划算的水果。
  阿勇这个宿舍富,经常买齐鲁大苹果,懒得下楼买早餐,就啃苹果,喝牛奶代替。他每次分大家苹果的时候,都会心疼的说道:“一个苹果就要五块钱,下次就不给你们啦,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徐丽丽好笑的看着跑过来的少年,指了指对方湿润的头,撇着嘴问道:“你刚才大惊小怪,差点吓到了我。难道就回去洗了把头?你的衣服……”说完,嫌弃的指着孙不器体恤上萌萌的海贼王路飞。
  孙不器笑着拒绝师姐的好意,开着玩笑,“我是请人帮忙代购,难道还要出卖男色当报酬?咱们是出去吃饭,又不是去相亲……”
  徐丽丽被说得红了脸,小声的嘀咕,“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如果李若离师姐放出话来,还轮的上你?你们男人能从“天涯海角”,排到都的天安门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