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夫君不要带球跑 > 第274章 一指剑神
  &1t;>“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不要出来吗!”南宫玖一边疾奔一边高声厉喝。
  其她村民是被集中放在两栋最大的吊脚楼里的,吊脚楼的所有竹木墙面和房顶都被泼了桃木熬煮的桃汤,只要她们不出来,基本不会有事。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还是出了乱子。
  “不是我要出来啊大人,是这个胆小的家伙尿急,非拉我陪她出来小解,谁知道会这么巧就撞上了!”被砍中手骨的女人疼得惨叫着解释。
  哪知,被附身的女人却在这时拔出菜刀,再次向她的头颅砍去!
  及时赶到的南宫玖“嘭”的一脚从侧面将她踹翻在地,随即就是“啪啪啪啪……”不断地用桃枝狠狠抽打鬼上身的瘦弱女人:“刘家夫郎快给我出来!你不肯投胎转世也就罢了,若是再害人,就别怪本使如实上禀,请最高祭司沟通冥界、召回你的孩子,将她的魂魄永久镇压,受苦终身!”
  “不要!”瘦弱女人紧握菜刀的手一松,凶狠的暴戾之气也即刻消去,一道黑影从她的身体里飘出。
  瘦弱女人则是头一歪,昏了过去。
  高级祭司把握时机,手中的桃木法杖像标枪一样直直投出,正中刘家夫郎的魂身~~道佛两家虽被驱逐出境,但部分有用的东西却被保留,比如桃木,比如某些经文和咒语。
  “啊!”随着一声惨叫,黑雾支离破碎,刘家夫郎魂飞魄散,此事终于画上了句号。俞胡村村民虽然有过,但也因此付出了不少代价,禽畜皆无,脸皮也没了,算是受到了惩戒,吸取了教训。雅文言情.org
  南宫玖回圣宫复命时,楚晗拜托他返回糖枫林,将千羽和千若的剑带回去交给琉火。
  尹恩婕邀请她去月莲教总坛坐坐,楚晗谢绝了,按照约定,她得去往寻芳城,在不夜仙宫秘密落脚,免得任天游到时找不到她。
  不过,在去不夜仙宫之前,她还有三件事要做。
  待她们都离开后,楚晗再次来到崖底,一掌将那颜色早已恢复正常的石碑掀离原地,又挖深一米,才露出一只铁箱。
  轻易打开一碰就成碎片、快朽成粉的铁箱,里面还有一层烂了一半程度的木箱,木箱里还有一个更小的木箱。
  从完好的小木箱里取出一本被牛皮层层包裹的书,书面上有三个不太醒目的字:剪纸术。
  在不同角度的光线照射下,那三个字时隐时现,呈出不同的颜色。
  不得不说,不同于人群密集的凤临国,山林密集的风纯国邪巫之事真的实在太多。
  就比如眼前这本剪纸术,它可不是教人剪窗花的普通书籍,而是来自幽冥地司的秘术,厉害得很,“人形自通灵,纸为体,魂为智”,剪出的小纸人能做很多事,而且练习到一定的程度和阶段,还能用所剪之物像任天游和觉醒念经一样度亡魂,奇妙无穷。
  这原本是那只鸟魂在混账时期抢来的宝贝,结果却在临行前送给他未来的娘亲当礼物。
  身怀窥心镜法的楚晗不可能看不到才在地底一米处的东西,但那鸟娃在最后亲她的脸时、奶声奶气悄悄说的一句话,却着实让她有些小小的感动。
  且不说他故意化作孩童样貌卖萌取悦于她,也不说他挨打时不还手,单说知道可以进入轮回后就一直翘以待未来的娘亲、连礼物都不忘记,仅这份助她强大的心意也值得重视。
  按说看完之后她应该即刻将书毁去,可想了想,楚晗还是将它揣入了怀里。
  第一件事办完,就该办第二件事了:找到被黑巫灵魂附身的向家儿子,为琉火彻底除去潜在的威胁。
  毕竟南宫玖并不知道太多前因,此事又牵涉到白巫和蛊神庙的名声,还是越少的人知晓越好。
  现在,她已经知道桃木能杀鬼,尤其是雷击桃木,任天游说它是制炼桃木剑的绝佳材料,而且制剑工艺十分复杂,要分什么除水、浸润、成型、篆刻、抛光、请灵等几大步骤,每一步都十分讲究,不是随便削出来就行的,缺一道工序或者做得不够极致,都有可能浪费那可遇不可求的稀有材料。
  制剑她是不会,但雷击桃木她却可以利用窥心镜法寻到,等她处理黑巫后把它留着送给任天游。
  有窥心镜法和遁地术,楚晗很快就找到雷击桃木并在一个来回间就将其弄到手。
  同样因为窥心镜法和遁地术,她也很快找到了两百里外的向家儿子,蹿出土地的那一瞬,她二话不说迎面就是一棍!为防万一,还从袖里快摸出一张不知能起啥作用的黄色符箓照他额头贴去!
  为了她,任天游可耗了不少精力画符,袖中以红绸包裹的一大叠符箓里,除了百解消灾符,还有数张保平安符、镇邪压祟符等,连治惊病符和镇凶宅怪异符都有。
  当一股黑气从男子的玉枕穴中窜出来时,她以粗棍当重剑,棍尖作刃,挥“剑”一刺,黑巫的魂魄就在厉喊声中渐散渐消,连走黄泉、去幽冥的机会都没了,再无丝毫后患。
  了结黑巫后,接下来便是办第三件事:借取一指剑神陵墓里的储物袋。
  按任天游所说,剑神之墓就在凤临国的西南边境境内,而且因为防止盗墓人挖坟掘墓,并没有立碑。不仅如此,还设了多处衣冠疑冢,混乱人的耳目。
  若不是有窥心镜法和遁地术,楚晗怕是要和那些穷尽一生也无法找到剑神真正墓地的人一样了。
  她站在一个满是杂草的小土丘面前,简直不敢相信它就是一代剑神的陵墓~~岁月的流逝和风雨的冲刷,已经将原来的高坟变成一个小小土包,即使从这里走过,也没有人想到脚下的深土里有个巨大的陵墓。
  楚晗深深鞠了一躬:“晚辈楚晗,借前辈储物袋一用,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这是她对一代剑神打心里的敬重,因为那是一个传奇人物,据说当年做了许多利民的大义之事,而不是一名纯粹的江湖武者。
  拜完,她念动咒语,嗖地钻入土里,直接落在窥心镜法中严实的墓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