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夫君不要带球跑 > 第273章 附身
  &1t;>楚晗三人回到俞胡村,黑巫也就是俞药师已经将纸人里的灵魂唤醒、并移回村民的身体。.org雅文吧
  只是,当她们苏醒时,却因为脸皮被剥而感到疼痛~~那没了灵魂、如同死尸的身体上的脸庞并没有完全长好新肉,此时是痛中带痒,痒中有痛,还不敢抓挠。
  每个人在照了一次镜子后,就绝不想再照第二次~~被剥了皮的脸实在太恐怖了!
  因为此案同时涉及到灵魂与活人,所以在当夜,辖内高级祭司和衙门官员同坐上审案,南宫玖旁听,尹恩婕在暗处围观,楚晗则避之不出,毕竟她现在是已经被夫郎杀死的人,在得到任天游的消息之前,尽量不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仍然活着。
  按照楚晗的建议,南宫玖只选了几个身体稍壮的女人作为村民代表参与,说是人太多、场地不够,实际上是防止出事~~刘家夫郎送走了自己的骨肉,再看不到妻主魂魄,怕是要闹上一番。
  果然,刘家夫郎进入俞药师院子、拜见两位大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妻主。
  跪在地上的几位村民原本就低着头,此刻感觉阴风袭来,又听到刘家夫郎那飘荡的鬼声,身子抖如筛糠般,更加不敢抬头。
  刘家夫郎寻找妻主未果,问及时,南宫玖道:“你的妻主乃是自己滑落山崖,非人为她杀,并不在本案范围内。有件事,原本打算等你的案子了结后再说,不过,我不想欺瞒于你,不如现在就跟你讲出实话,因她恰巧掉落在崖下的锁鬼阵里,魂魄便无法出来。”
  “什么……怎么会……那,你们是否相救于她?”刘家夫郎的声音充满希冀。
  “太迟了。”南宫玖摇摇头,“该处之所以设置锁鬼阵,就是因为要锁住厉魂恶鬼,我们下崖时,她的魂魄已经被吞吃。”
  “怎么会这样……我等了她这么久,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刘家夫郎喃喃了一会儿,声音又变得鬼厉,“我要先去为妻主报仇!”
  说着,他就要飘身离去,南宫玖以话相阻:“不必了!那恶鬼已经被我们打得魂飞魄散!”
  刘家夫郎似乎不太相信:“是真是假?”
  南宫玖道:“你连圣宫特使的话都不信。雅文言情.org也罢,你自己去看看吧。”
  刘家夫郎什么也没说,急急飘走。
  喝了圣水才能看见鬼魂的县官道:“南宫大人,他这……”
  南宫玖道:“放心。他不可能没找过他的妻主,也不可能不知那里有锁鬼阵,只是抱着侥幸不死心罢了。若是看到阵法已破消,崖下什么都没有,自然会回来。”
  避而不出的楚晗无奈淡笑。刘家女人的魂魄的确是被鬼鸟给吞吃了,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吞吃的,只有她们三人知道;鬼鸟也的确消失了,可它到底是投胎轮回还是被打得魂飞魄散,依然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而阵外的鬼魂是不敢靠近锁鬼阵的,更看不到阵内所生的事。
  南宫玖之所以撒谎,想必是要卖给她一个人情~~免得把刘家夫郎的怒火迁引到她和千羽身上。
  大概他心中是同情刘家夫郎的,所以想和平解决,以便度他,免得他愤恨之下不顾后果地出手,最后遭致魂飞魄散。
  用飘的方式来走路,比人快多了,楚晗以牛眼泪结合窥心镜法看到,刘家夫郎在崖下的白骨旁绝望而伤心地呜呜哭叫许久,才返回院落。虽然是瘆人的鬼哭,但了解实情的人,闻之仍觉心酸。
  命运如此悲惨,换个人,也不会比他更坚强更理智。
  “我亲手送走了我的孩子,却没有等来我的妻主,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他尖声厉嚎,伸长鬼爪扑向跪在地上的村民,“是你们害死了我、害死了我的孩子!拿命来偿!”
  “住手!”南宫玖抽出别在后腰上的树枝朝刘家夫郎抽去。
  那树枝,乃为截取桃树上的枝杈,是毋需加工的镇鬼之物。
  地上的几名村民吓得瑟瑟抖,但三位高官如同三座大山一样,压得她们又不敢出声乱叫,只能把身体伏得更加贴向地面,把头埋在自己的双手里,捂住耳朵,紧闭着双眼。
  刘家夫郎若不疾退,就会被桃枝抽中,无路可选。南宫玖的意图也只是阻拦,并未有毁他的意思。
  “两位大人面前,也敢放肆!”南宫玖厉声喝斥,“不想轮回了吗?”
  “特使大人,妻主连魂魄都没了,我和她连来世做妻夫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我还去轮回做什么?”刘家夫郎似看出南宫玖的良苦用心,飘身退避之后,哀声倾诉,“还有谁能像她一样对我那么好?”
  南宫玖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非人力所能掌控,逆天改命的事,自古以来都少之又少,就算有个别,那也是万万里挑一的大智大能之人。你的妻主好巧不巧地掉落锁鬼阵,谁又能说不是天意?她虽然不在了,可你还有机会再世为人,何必因为执念而放弃?再说你的孩子已经进入冥界可以轮回,你难道不想和她延续一下父女之缘,弥补一下今生的遗憾吗?你难道不想把今生无法给予的父爱,在来世加倍补给她吗?”
  刘家夫郎哭着摇头:“不,我没有能力保护我的孩子,不想再继续害她欠她,就让她投个好胎、平安幸福地过好下一世吧!”
  南宫玖冷了脸:“你怎么不听劝?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放弃机会,我们也不会容你再滥杀无辜。”
  “可她们是凶手,是杀人的凶手!血债血偿,天经地义!”刘家夫郎尖叫着,露出了死时的惨相。
  “村长和点火人已经全部被你害死,还不够吗?”南宫玖厉声道,“她们虽也有错,但罪不致死,何况国有国法,惩戒之事自有官府来审判执行,何时由鬼魂自行裁决处置了?轮回之时,万事皆忘,前尘往事都将烟消云散,何必执迷不悟?今生你能遇到好妻主,怎知来世不能?”
  “来世?来世再遇蛊公之灾害死一个好女人吗?”
  “你怎么尽钻牛角尖?两世的命运怎么可能完全相同?何况谁知你来世是男是女?”
  “做人太苦!无论是男是女,我都不想再做人!请特使原谅!”刘家夫郎话未说完,身影便疾飘向院外。
  楚晗暗暗叹息,情之一字,何人能解?这一世他遭此厄运,今日完全心灰意冷,宁愿魂飞魄散。
  南宫玖也是一叹:“祭司大人,既然他不愿意,还请您出手!”
  高级祭司起身道:“南宫大人宅心仁厚,好言苦劝,他却枉费您一片好意,只有动手了。”
  话毕,人已向外走去。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爹呀……鬼、鬼啊!”
  “不好!”高级祭司和南宫玖同时向外奔去。
  尹恩婕走到楚晗身边摇头叹息:“唉,可惜了!”
  也不知是说不能出去看热闹可惜,还是刘家夫郎令人感到可惜。
  楚晗淡淡道:“既然想扩大传教地盘儿,还不出去帮忙?”
  尹恩婕哼哼:“人家高级祭司在这儿,我去卖弄啥?抢人风头、夺人功劳会被嫉恨的!这你都不懂?”
  楚晗摇头:“凡人俗心太重,如何修成大道?”
  尹恩婕再次轻哼:“大道也要一步一步来,先得有立足之地,能扎根传教才能积累大功德,若是四处得罪人、连立足都成问题,如何积功累德?成仙之日遥遥无期,升天之前的漫漫长路却是在人间度过,吃喝拉撒,一样不比别人少。没有俗心,如何应对俗世?”
  楚晗并不认同,却不辩不语。修道之人若与圆滑的凡世俗人无异,在意外界的评价和得失,又如何修得一颗真正的道心?
  她把目光投向外面。窥心镜法中,刘家夫郎趁人不备取得先机,已经附了一位村民的身,正拿刀砍人。
  另一位村民下意识地用手去挡,结果被菜刀砍中并卡在手骨里,痛得哀嚎着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