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一世书香 > 第411章 突发事件也不足为惧
  天擦黑,姚肆回到兰亭苑,正屋亮着灯,她尽量放轻了步子,避免引起娄玉丹的注意。经过灶房的时候,见李婆子还在洗碗,便走到门口轻轻叩了叩。
  李婆子闻声回头一看,吃了一惊,继而一喜,忙放下手里的碗道:“姚姑娘,可算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可叫婆子好想。”
  姚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往正屋方向看了一眼示意,然后步入厨房,在灶前坐下,与李婆子说起了自己离开好几日的原因。
  “原来是入宫去给太后祝寿了,害婆子担心了许久。这是好事,是好事啊。”
  李婆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很是替姚肆高兴,归云阁与她本家兄弟一直都有稳定的生意往来,因着这层关系,李家的日子也较之从前好了许多,李婆子对姚肆一家一直都心存感激。更何况归云阁越壮大,李家的生意也就越大,她是越想越开心。
  两人正聊着,忽听有人唤了声“肆儿小姐”。姚肆扭头一看,却见起儿正站在门口,神情一副紧张。
  “起儿姐姐怎么过来了?”姚肆起身迎过去。
  起儿连道不敢,“请肆儿小姐恕婢子擅闯之罪,实在是婢子不敢声张。”这院里毕竟还住着娄小姐,她可不敢堂而皇之的在院外喊人。
  又警惕的往李婆子方向看了一眼,起儿压低声音道:“肆儿小姐,请移步说话。”
  “无妨,李婶儿是自家人。”姚肆认识李婆子许久,李婆子一直待她很好,加之李家与姚家又有长期的生意往来,她料定起儿说不出什么严重的话,这时候若避开李婆子,难免叫李婆子心下失落,可反之,李婆子的心也会更偏向于姚家。
  起儿其实也确说不出什么要紧话来,她只是来送信,至于信中所表,却一概不知,她只知道夫人神情少有的严肃,遂如实道:“夫人着婢子来给肆儿小姐送信,其他却是没有交代。”说着从领口处摸出信递上,然后又道:“婢子还急着回去复命,便先告退了。”
  姚肆看着起儿出了院子,才回身冲李婆子扬了扬手中的信,“那我也回屋去了,李婶儿你忙完早些歇息。”
  李婆子“诶”了一声,挥挥手示意甭管她。
  姚肆回屋后,先洗漱一番,然后才把油灯置于床前,整个人悠闲地趴在床上。
  今日既已聊了一天,若不是突发事情,罗氏早就告诉她了,也不至于现在才让起儿另送信过来。也就是说,在自己离开的那短短几刻中,出了意外。会是什么呢?姚肆好奇的拆开信。
  信上内容不多,可句句在重点。
  姚肆看完信,翻身平躺着,盯着帐幔出神。
  娄屈,今日回来,她还没见过人。其实平时见的也少,她只知道娄屈与裘万敖有联系。
  娄屈原是董书的得意学生,后攀上裘万敖,暗中做裘万敖搜罗年轻后生的帮手。当年娄屈发现罗氏将经姚藏于阳山书院后,以罗家性命胁迫罗氏从了他不说,还暗中给经姚灌下堕胎药。他办事有功,裘万敖也需要一个顺从自己的监院,于是加害于原监院董书,扶娄屈坐上了监院的位置。
  这事,姚肆也是近日才知道。罗氏信中告知她,娄屈已知晓她的身世,并叮嘱让她千万小心娄屈,罗氏恐娄屈会对她不利。
  姚肆想着,当年一碗堕胎药没让她一命归西,而今娄屈知道自己身世后,难不成还想再上演一出杀人的戏码,再去找裘万敖邀功么?
  只可惜这次娄屈要失望了,裘万敖已成阶下囚,虽因其罪名实在有辱皇室威严而暂未对外宣布,但她知道,庄晏很快就会给裘万敖安个合适的罪名,并迅速将那些来不及反应的裘党毒瘤连根拔起。
  以娄屈那警惕多疑的性子,与裘万敖往来的书信,他一定留下了,为了确保万一被反咬一口好有自保能力。
  可他没想到裘万敖也有下狱的一天,若他知晓了,为了不被牵连,又岂敢留下那些要命的书信呢。
  姚肆翻身而起,将罗氏的信往油灯上一送。娄屈不足为惧,只要自己在书院中本本分分不惹是非,他不敢明目张胆来害她;至于离开书院,就算娄屈丧尽天良要买|凶|杀|人,她也不会给娄屈留那样的机会。
  *
  翌日,食斋,果不其然,见着一脸忿忿的辛习染,和一脸看好戏的吴世伟,当然也有一脸淡然的裘霁,裘万敖入狱后,他似乎也并未耽搁念学,神情看上去难得的轻松自在。
  辛习染自然是气她昨日的爽约,说好一起吃中饭,结果晚饭也不见人影,问了一圈也不知人去了哪里,叫他好一阵着急。
  姚肆无奈,好说歹说的解释了一番,才让这位少爷重新眉开眼笑起来。
  “所以你在宫中呆了好几日,却是为何?”吴世伟趁着吃饭的时候,好奇追问道。
  姚肆自然是不可能说实话的,含糊过去,“不过是给太后她老人家当个解闷儿的。”
  吃罢早饭,一行人去往学所上早课,姚肆故意走在吴世伟身侧,却是在问楮孟的消息,“铜京那边你可有消息?”
  吴世伟与楮孟多有联系,这事姚肆知道;楮孟正准备大破铜京,这事姚肆也知道。她只不知道现楮孟是个什么状况,临安王虽然可能会听信了她的话而不急着出兵当前锋,但若铜京真的危矣,他也不可能真就不管,楮孟若遇上临安王,恐怕没有好果子吃,朝廷大军直逼义行军老巢潍州,这说明楮孟恐怕也很难等到援军,就猜测而言,情况似乎很不好。
  他现在,正在战场上厮杀吗?姚肆难以想象那是一片怎样的惨状。
  书信往来实则并没有那么快,吴世伟最近一次收到楮孟的消息,还是他正与铜京知州戴青等人僵持,至于现在是何情况,却是不太确定了。
  “只打听到战况惨烈,双方都死伤无数,听说现在都硬熬着,都在等援军,就看哪方援军先至了。”吴世伟亦是一脸的不乐观,事实上,吴家已经给义行军出了不少银钱,他就指望着义行军能打个漂亮的胜仗,待楮家自立为王的那一天,也好记他吴家的大功,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当今圣上已经能独当一面,最后**谁手,还真不好说。
  辛习染时刻关注着姚肆,见她与吴世伟小声说话,心里不是滋味,姚妹妹这趟出宫,似乎对他疏离了不少。他又看看径直走在前面的裘霁,良久,才无奈的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