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林娇娇的不可置信
  苏玖等人便从林娇娇的口中知道了事件的全过程。
  林娇娇一开始没有被带去降魔之地,但在胡玉成走了之后,她却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
  信笺上面是沾染了血的手印,看形状大小还是一个属于女子的手印。
  最开始的时候,林娇娇只当是哪个师兄师姐的恶作剧,并没有太在意,只是随意的将信笺丢在一边。
  直到夜晚降临的时候,月光透过窗子,落在了那封信笺上,然后信笺的下方出现了一行字。
  “来降魔之地吧,别错过这个最后和你夫君剑面的机会。”
  最后的烙印是一个鬼脸模样的印章。
  林娇娇看完信笺之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认出了书写这行字所用的颜料,是掺和了月魔粉的墨。
  掺和了月魔粉的墨水,在白日是不会显露字迹的,只有到了晚上凭借月光才能看清上面的字。这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不希望其他人看到这封信……
  毕竟夜深人静之时都是别人卧榻之时,而她的身边自然也不会有别人。
  月魔粉虽说不算太过于稀奇之物,但也绝对称不上是常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东西在黑市之中的价格高的离谱,小手指尖的一点,已经足够买一颗大还丹了。
  她并不认为,同门之中有谁会这般破费,只为了捉弄一下她,何况也没有几个人有那个财力去购买月墨粉。
  有这个资本的几乎都已经是长老级别以上的修士了。
  但这些前辈会和她这个晚辈开这样的玩笑吗?
  这般想着,林娇娇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冷意,手中的信笺也在她的凝思下,被攥成了一个纸球。
  最后,她还是在夜里悄悄的离开了宗门,同时,还附上了一封书信。
  胡玉成到底是带了人出来的,一路走走停停,行程被拉慢了许多,在他们和苏玖分开之后,林娇娇几乎很快便追上了胡玉成。
  她原本只打算像个尾巴一般远远坠在队伍的最后就好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胡玉成发现了。
  只是经过和苏玖分开,又经过大团队的解散,胡玉成的身边就只剩下妙法仙门的七八个人。
  他们已经到了降魔之地的入口,再说将林娇娇先送回宗门的话,未免有些不现实。
  当然,胡玉成也想过分两个将林娇娇送回去,然而林娇娇却拒绝了,他们的人本就不算多,再分出两个,便只剩下六个人了,虽说这些人之中也有出窍期的修士,可以保护他们一时无忧,但这里到底是降魔之地,什么样的意外都可能发生,多两个人也算是将这份保障加厚了一层不是?
  当然,无论过程是多么曲折,结果都还是如了林娇娇的意愿。
  “你后来将血手印的事情和胡玉成说了么?”
  之前在杨果的照顾下,林娇娇的脸上被上了药,还包裹了一层白色的绷带,她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滑稽,然而却无人笑得出来。
  “说了,夫君怀疑,是宗门内部得叛徒做的,为的就是将我引到降魔之地来。”说到这里,林娇娇苦涩的牵动了一下唇角。
  “后面的故事,想来不用我细说,你们也应该猜到了。”
  “给你写信的人是左可心?”
  林娇娇点头“她嫉恨我们已至疯魔,如今怕是不至我们于死地,不会罢休。”
  云环翎好奇的问“那后来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被他问道这里的时候,林娇娇的目光中充满了伤和痛。
  “是玉成,他趁着左可心外出不注意的时间,挣脱了锁链,但他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救下了我。
  但最终还是被回来的左可心抓了个正着。
  当时玉成虽然受伤也很重,不过还是能和她周旋一二的,趁着周旋的时候,他让我逃出这里,去求救。
  他传音告诉我,这个时间必有很多人进入降魔之地。
  比如那些和我们分开的其他宗门的人……
  苏玖摸了摸下巴,眼底掠过一抹深思“你们是什么时候被抓到这里的?”
  林娇娇有些不确定的犹豫道“大概两天前吧……”
  苏玖和云环翎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云环翎先开了口“你们和我们分开后又过了十几日才到降魔之地?”
  林娇娇怔愣了一瞬“这……何出此言?虽然我修为不济,但我们分开的地方距离降魔之地也并没有多远,几乎不到一日的形成便到了降魔之地。”
  “那也就是说,你们在降魔之地里周旋了十几日日,才被左可心抓了个正着?”
  林娇娇摇头“分开的当日晚上我和师兄便会和了,就算中间有所争执,用时也不过半个时辰,然后我们就一同进入了降魔之地。”
  “不过我们到底是低估了这降魔之地内危险重重。在这段漫长的深夜里,我们因为修为不济,光是应付那草植就已经消耗了大半的气力,也是因此,才会在最终的时候,中了左可心所布下的天罗地网。”说到这里的时候,林娇娇的眼底闪过一丝后悔的情绪。
  不得不说,她心里确实是后悔的,被囚禁的这些时日以来,她总是会忍不住回忆,忍不住责怪自己,如果当时能够劝玉成等等苏玖他们就好了。
  如果这样,后面的悲剧会不会就不会发生,他们会不会就不用落到这样的地步,而她会不会也不至于毁了修为毁了容貌……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为何说我们在降魔之地周旋了十几日?”
  “因为距离我们分开的时间,确实已经过去了十几日。”
  林娇娇一怔,小声的开始呢喃“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个时候,云环翎凑到了苏玖耳边“会不会因为她现在是凡人的缘故,所以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五感退化,辩不清日夜?”
  苏玖先是沉思了一阵,随即摇了摇头,又继续对林娇娇问道“你这期间可有昏迷过去?”
  林娇娇点头“我确实昏迷过去过,不过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容许我昏迷太长的时间,几乎每次昏迷过去没多久,就会将我用水泼醒。
  如今我虽然五感退化成了普通人的程度,却也没到不辨昼夜的情况,何况我在被关押的时候,对于时间还是有些概念的。”
  因为长时间不曾进水,她的嗓子未免有些干涩,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已经嘶哑的不成调。
  苏玖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个水囊,递给她“润润喉吧。”
  林娇娇也没客气,直接接了过来,灌了一大口。
  如今的她不比正常修士可以用灵气调节身体的状态,虽然尚未到达油尽灯枯之势,但她的状态也着实算不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