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农门小王妃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送补品
  这事阮明姿悄无声息的就处理好了。
  除了被发卖出去的翠芽,还有好几个苗氏的暗桩,也被阮明姿顺手都给揪了出来,各自处置了。
  这一场大火,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解决了,消弭于无形。
  平阳侯老夫人私底下跟老平阳侯无限感慨:“明姿这孩子,真的是又果决又麻利。这样一想,后头她嫁去丰亲王府,沾染皇室的那一堆麻烦,想来应该也能处理的很好。”
  老平阳侯乐呵呵的:“我早就同你说了不用担心。再说了,丰亲王也会护着咱们明姿的。”
  平阳侯老夫人见老平阳侯一副看上去很豁达的样子,哼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拆穿了他:“也不知道是谁,偷偷的给孙女准备了一支亲卫队,就怕孙女在丰亲王府受委屈。”
  老平阳侯咳了一声:“那会儿不是还不太了解嘛……”
  老平阳侯岔开话题,“倒是舒安楠那边,先前明姿提醒我们的事,有些眉目了。”
  他眉间染上一片怒色,“那个混账,果然是有所异动!”
  再怎么说,也是养了几十年的孩子,有朝一日,竟然想反过头来杀了他们,老平阳侯心下自然也是难过。
  平阳侯老夫人神色淡淡的:“我早就对他们没有期待了。”
  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
  再说了,以舒安楠那白眼狼一般的性子,能做出这等事,一点都不奇怪。
  老两口互相对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
  阮明姿处理好了翠芽纵火那事,又费了心神处理点暗桩,便去休息了。
  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然暗了,屋子里点上了灯。
  阮明姿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穿衣服起来,就见着一旁小满的脸上有点发愁。
  “这是怎么了?”阮明姿懒散的系着衣服的扣子,问小满。
  小满有点担忧道:“姑娘,刚才宫里头来人传了话,说是过几日太后娘娘要在宫里头举办皇室的家宴,鉴于姑娘即将嫁入丰亲王府,所以也给姑娘来了帖子,让姑娘务必前去。”
  阮明姿正在系带子的手微微停了停:“寿安宫的甘太后?”
  不过不待小满回答,阮明姿又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也是睡糊涂了。这一看就是甘太后想搞事。”
  小满又小声道:“方才丰亲王府那边也使人来传了丰亲王的话,您在睡着,那人把话留下就走了。”
  阮明姿“咦”了一声:“什么话?”
  “殿下说,姑娘要是不想去,就不必去。”小满复述道。
  阮明姿忍不住嘴角逸出一抹甜笑来:“知道啦。”
  她又低下头继续系她的衣服带子。
  小满在一旁忍不住有些担忧的问:“那……姑娘,您去吗?”
  阮明姿点了点头:“去啊。”
  小满担忧的不行:“可是甘太后……”
  甘太后对阮明姿的态度,那是世人皆知的不好。
  阮明姿却认真道:“甘太后也说了,是请‘即将作为丰亲王妃’的我。我嫁给殿下,不是为了当一棵柔弱的莬丝花,有什么事都让他给我撑着的。”
  小满看着语气轻描淡写,态度却极为认真的阮明姿,只觉得自己姑娘眼里全是熠熠生辉的星星点点,耀目的很。
  嫁给一个人,是为了彼此能更好吗……
  阮明姿穿戴好了后,便去了琳琅院的正屋。
  平阳侯老夫人这会儿正在灯下看小明妍从学堂里拿回来的画。
  见到阮明姿过来,平阳侯老夫人心疼的很,一迭声的道:“睡得可好?头难受吗?可是饿了?……我让小厨房给你热了些花胶干贝汤,给你盛一碗?”
  “好呀,谢谢奶奶。”阮明姿一口应了,平阳侯老夫人赶忙又让丫鬟去端。
  阮明姿凑过去,看平阳侯老夫人拿在手里的水墨画。
  “哎呀,我们妍妍这个画技,又长进了不少啊。”阮明姿忍不住夸赞,“这山水,都带上几分仙气的感觉了。”
  比之先前在宜锦县时,这画工精进了不是一点半点。
  这大概是小明妍出了远门,见识过了真正的大好河山,胸中有丘壑,所以下趣÷阁才如有神。
  小明妍脸蛋儿红红的,眼睛亮晶晶的。
  阮明姿看着喜欢,忍不住揉了一把小明妍的头发。
  平阳侯老夫人嘴角带着笑,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孙女儿。
  偏偏这会儿还有人来打扰,外头丫鬟来传报,说是大爷送了些补品过来给平阳侯老夫人补身子。
  这里的大爷,自然指的是舒安楠。
  平阳侯老夫人脸上的笑立时淡了下去。
  她淡淡道:“丢出去。”
  丫头愣了下,却也不敢反驳:“是。”
  昨天夜里还使人在府里放火,这会儿来充当什么孝子?
  平阳侯老夫人眼里闪过一抹讥讽。
  真要是孝顺,会想杀了她跟老平阳侯?
  装模作样。
  阮明姿见状上前,拉起平阳侯老夫人的手:“奶奶,别为了不相干的人动气。咱们吃饭去吧。”
  在老人家看来,小辈好好吃饭那是天大的事。
  她一听,立即就把对舒安楠的厌恶给抛到了脑后,点头应道:“好好好。”
  舒安楠使人送去的那些补品,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
  舒安楠在舒府里,见到那些退回来的补品,眉头一皱:“难道他们察觉到了什么?”
  苗氏却道:“夫君过虑了。若是他们真察觉到了什么,怕是才会把这些补品收下来遮掩呢。眼下平阳侯府那边直接退了回来,正是说明他们什么都不知情。”
  舒安楠深觉有理。
  夫妻俩正说着,外头舒安榆喝得醉醺醺的闯进了舒安楠的院子:“呦,大哥大嫂……”
  苗氏皱了皱眉,也不愿意应付舒安榆,起身回了屋子:“夫君,我先回去休息了。”
  舒安楠随手摆了摆手。
  先前送去平阳侯府又被退回来的补品还摆在屋子里,舒安榆进了屋子,一看那些补品,眼神立刻亮了,扑了上去,抱住了那些补品,却是醉醺醺的跟舒安楠诉起苦来:“我说大哥,你是当惯了侯府世子爷,不知道这当家的柴米油盐贵啊……小弟我先前也不知道怎么让上峰妒忌了,眼下给我派的活都是些边缘的,跟停职没啥区别,那月钱也少得可怜。可小弟这少的可怜的月钱,还要供养一大家子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