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凤凰醉:邪君盛宠杀手妃 > 第819章所谓兄弟情谊
  “大姐姐,你居然是王妃啊!”小栩表示非常震惊。
  “是不是突然感觉自己抱到了大腿?”炎姬挑眉看他。
  “大腿?”小栩显然没懂她的意思,还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腿上。
  “算了,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明白。”炎姬把身边的小男孩拎起来扔进一名奴才怀里:“将他带下去收拾一番,太脏了。”
  “好的王妃。”
  奴才前脚刚带着小栩离开,后脚星禹和千亦就过来了。
  千亦朝炎姬挥手打招呼:“王妃!早啊!”
  炎姬指着天:“其实不早了,你俩这是又打算去哪儿?”
  千亦:“是这样的,我要回九魔殿了,但星禹舍不得我,非要来送送我。”
  说完,还摆出一副相当无奈的表情。
  星禹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是我非要送你的吗?
  明明是你让我送的!
  还说什么短期内可能见不到彼此了,所以让我送送你,以表兄弟情谊……
  “原来是这样啊。”炎姬别有深意的说道。
  其实她瞧星禹的眼神就知道,事实根本不是像千亦所说的那般。
  “对啊,他得知我要走时,都快哭……”
  “差不多得了,快滚。”星禹一脚蹬他pi股上。
  “诶?!你踢我?你居然踢我?”千亦震惊极了,他一边揉着pi股一边瞅着星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嗯,翻了。”星禹很冷静地点了点头。
  “你无情你无义!”千亦指着他。
  “你信不信一会儿我还能无理取闹?”星禹接过话。
  “我信!所以我走了,告辞!”千亦说罢,脚底抹油溜了:“记得想我啊!!”
  “……”
  星禹沉默。
  炎姬笑了笑:“你俩感情还挺好。”
  星禹叹气:“真当我听不出你是在打趣我。不过话又说出来,你家那位爷带兵打仗去了,你这些日子可是要独守空房了。”
  说到最后。
  他的语气中也多了几分调侃。
  “小星禹,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莫不是跟着千亦学坏了?”炎姬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脸。
  “近墨者黑。”
  “噗——”炎姬失笑:“这要是给千亦听到,他怕是该伤心了。”
  “那他的伤心怕是装出来的。”
  “你倒是了解他。对了,我给你带了个小娃娃回来,以后他就负责陪你解闷,陪你玩乐。”炎姬道。
  “你是要我抛弃千亦?”
  “那倒不是,千亦在的时候你们三人行,千亦不在你俩该咋玩咋玩。”
  “那他人呢?”
  “洗澡。”
  “……”
  九魔殿。
  伏言的炼丹房。
  七月正趴在棺材盖上看着一本心法,右手还时不时比划两下。
  时过一年,她的变化还是挺大的,那张脸似乎长开了一些,身材也更好了,个子也高了。
  而此时此刻。
  她满脸疑惑:“怪了,我明明按书上说的去做了,怎么没用呢?”
  说完,又用右手比划了两下。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时。
  极月从那边的架子上爬了下来,落地化人形,他看着七月那比划的模样,便道:“不是没用,而是你缺少一件法器。”
  “法器?”七月一听赶紧坐起来:“什么法器啊?”
  “锁魂金链。”
  “锁魂金链?”七月顿悟,指着书上的东西说道:“原来这东西是法器啊!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伏言突然出现。
  “师父——”七月拿着心法扑过去:“你回来啦!”
  “嗯。”伏言摸摸她的头:“你刚刚提到了什么法器?”
  “这个!!”七月有些激动地将手里的书递给他,满眼期待。
  伏言一瞧,顿时怔住,连目光都变得复杂了起来,虽然他当初明知月儿看了这本心法,必定会注意到书中的锁魂金链,但当下还是有些后悔将这本心法给了她。
  因为月儿还小,锁魂金链现在还不能给她,而且以她现在的功力,根本用不上这件法器。
  “师父,你怎么了?”七月见他神色有异,心里也有些担心。
  “没事。月儿,此法器还需等你再长大些才能给你用。”
  “哦哦,这样啊~没事,反正我离长大也没两年了。”七月笑道,可转而一想,又仿佛记起了什么,赶紧又道:“师父!我想起来了!”
  “嗯?”伏言不解。
  “这件法器我以前是不是见过!!!就前年的时候,你给我看过一条金色的锁链!”
  “不错,就是它。”
  “哇!当时我就很喜欢了,没想到那是将来要给我的东西。”七月高兴得在炼丹房里上蹿下跳。
  “月儿,当心着点,别摔了。”伏言有些无奈。
  “没事的师父,我都这么大人了。”七月停下来拍拍自己的胸脯,那眼中还有些激动的情绪。
  极月看着七月此刻的模样,一言未发。
  伏言,或许你该好好珍惜眼前这个还没恢复记忆的七月,你看现在的她,无忧无虑,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多好……
  其实他倒觉得,真的没必要非得恢复记忆。
  但终究,他不是伏言,不是七月的丈夫,他没有资格替伏言做这个决定。他也知道伏言让七月恢复记忆,是想让两人的关系回到从前,而不是以现在所谓的师徒关系处在同一个屋檐下。
  哎——
  都说古境君主爱火族圣女爱得死去活来,可谁人又知,伏言也是爱妻如命。
  情爱这种东西,真的能让人奋不顾身吗?
  ……
  辰安王府。
  后花园。
  一奴才领着收拾干净的小栩不急不缓地走来,见炎姬和星禹正在摘花,便轻声的开口道:“王妃,人带来了。”
  嗯?
  星禹第一个转过身去,一眼便瞧见了对面那个比他矮小稚嫩的男孩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娃娃?”
  炎姬手里握着几支花,转身看了看小栩,眉眼间有着几分惊讶:“没想到这张小脸洗干净了意外的好看。”
  “为啥你只在意人家的脸好不好看?”星禹无奈的走上前去,用手捏着小栩的脸,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皱眉:“为何会有伤?”
  小栩抓了抓脑袋,看了眼炎姬,没说话。
  星禹退开一步,继续打量着他:“你以前是没吃饭么?还是给人虐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