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农家肥妻有点田 > 第515章 造反?
  临安郡主回头看一眼王霖。
  “不能推迟,迟则生变,只有把这些可以当成军需物资的东西送到漠北才能安宁,漠北也需要这些东西,那边天气刚刚温热,若是送过去的及时,还能在种出来一批土豆。
  临安郡主说这句话,心里已经有了偏向。
  她得去漠北。
  别人去护送她也不放心。
  除非护送的人是顾景垣。
  但是……
  人家聚少离多,这很快就要有新的风浪,到了秋日还会重新打仗,那个时候顾将军是必然要会战场的。
  王霖看懂了临安郡主的目光,轻轻点头,手掌落在临安郡主头上:“什么都不及你的平安,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粮草远远比她身体健康重要。
  她走出村子必然知道把粮草重要放在首位。
  只是,这些话不能说。
  最起码不能在王霖身前说。
  若是情绪崩了,人都走不了:“你也是注意安全,过些日子你也得去京城,没有我陪着,时时谨慎,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依依惜别后,临安郡主就开始召集人将土豆准备好,将运送的车子,路上需要的粮草饮水都给准备好。
  次日一早,带着人离开。
  山腰上的孩子远远看着一队人马离开,大着肚子,头发已经一指长的湘君站在孩子们身后。
  这些孩子的武力值已经比山下普通的凡夫俗子厉害很多。
  在她看来,有些事情是可以出动这些童子女儿军的。
  只是,山下的宋娘子总觉得年纪小的时候就应该无忧无虑多快活一段时间,不到十四岁不允许下山。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立这种规矩。
  湘君不懂。
  粮队离开以后,山上的孩子开始自发的训练起来。
  王大梁靠在一遍看着,也不怎么用心,半年多下来,训练已经成了习惯,这些孩子也不会无故无端端的说不练就不练。
  陆与跟苏卓然知道山下人身份后,在山上呆着的想法更明确了。
  现在外面是危险的,前半生在风波跟风.尘里,后半身他们就想安生踏实的过日子。
  在山上教书育人也是功德一件不是么。
  山上恢复安静,但是孩子们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想要成长,想要变成大人,早些走出山头,可以做一些事情。
  而不是因为年纪小,困在山上。
  练习起来更加卖力了。
  山下宋时初跟顾景垣面对面坐着,癞皮狗再次蹭到宋时初腿边,张嘴咬住宋时初的裤腿,扯着宋时初往外走。
  宋时初知道自家狗的不同寻常,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两人一起跟着狗子往外走去。
  走出村子,窝在草丛后面。
  看见晋安王站在村口,还有一个农户打扮的人跟晋安王说话。
  不大一会儿,宋时初看见村里的程氏跳着小脚,一瘸一拐的走到晋安王面前。
  “村里有什么外来人没?有啊,有很多呢,先前一个长得忒别丑的男人,他是瘸子,但是这会儿变得好看了,就跟女人一样,男生女相的怪里怪气的,还有之前来过一个祁文承,也特好看,跟我年轻时候长得差不多,还有哦什么南沉北安大壮之类的,最近也来了不少陌生人。”
  程氏将她见过的都给说了。
  至于已经引起晋安王注意力的皇家私生子,程氏说的人里压根就没有一个能够对上的。
  王大梁也好,王霖也罢,都是好些年前都在村子里。
  相处的时间长了,都把王大梁给当成本村的人。
  程氏即使跟宋时初有过,也不会在栽赃人一栽一个准头。
  说完程氏还把宋时初给骂了一顿:“我说官爷爷,你可得小心宋时初那个贱皮子,她邪门的不得了,先前胖的二百来劲,还未婚生子,走个路都晃悠,现在变得跟狐狸精一样,如果不是被鬼怪附体,那就是人被调换了,怎么可能有人转变的这么快,她还什么都会,把一个长得比她还丑的人,变成好看的,这本事可不是俺们靠山村的人能有的。”
  “好孤知道了。”晋安王皱起眉头,对程氏嘴里的话再也没兴趣了。
  调查整个村子以后,他知道想要了解一些别人不知道事情,就得找这个时时刻刻把宋时初当成眼中钉的才对。
  这个人选,他选择了程氏。
  然而依旧一无所获。
  甚至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也许这些人真的成了二皇子的爪牙,或者他们想要谋反。
  顾景垣想要当皇帝。
  如果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晋安王这么想。
  看一眼程氏,越看越厌恶,宋时初从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变成死肥婆,再变漂亮,是什么原因别人不懂,他懂的不行。
  顾景垣身上自幼带着胎毒,
  在京城的时候一直用珍贵药物压制。
  那一年因为顾景垣突然失踪,再回来的时候身上的毒素已经消除的差不多干净了。
  也是同一年,宋时初怀孕并且速度变胖变丑。
  那是顾景垣体内毒素被过度到她身体里。
  这么简单的原因,一个婆子都不知道,还能知道什么。
  而且,又不是亲娘,以前接受过什么教育有没有隐士高人师傅,一个当后娘有怎么真的知道。
  晋安王扔给程氏一锭金子,迈步往县城走去。
  他脑子里还有些东西理不顺,得重新梳理一下。
  程氏迈着碎步,脸上眉开眼笑的,一瘸一拐的往家里走去。
  宋时初确定两方人都离开,站了起来。
  视线落在顾景垣身上:“你那位gay里gay气的前任主公在想什么?”宋时初觉得晋安王好像想到什么奇奇怪怪的方向。
  但是她对他了解不够。
  并不能精准的给出猜测。
  顾景垣脸色有些复杂。
  到底是一同长大的人。
  就算犯了十恶不赦的事情,那也改不了先前的友情,跟伯乐的身份。
  “可能认为我要造反。”顾景垣开口,轻轻说道。
  这一瞬间宋时初眼睛嗖的亮了一下,造反?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啊!
  “要不,咱们把王霖搞了,我觉得咱儿子日后必成大器。”宋时初眼里带着笑。
  “他有他的志向,或者商场或着战场,龙椅不适合。”顾景垣摇头。
  太忙碌的位子,坐上去就得负责。
  不是玩玩,他不想孩子生活的太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