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玄幻小说 > 左道倾天 > 第1202章 融合造化盘 突然糜烂的战局【二合一大章】
  吴雨婷与左长路却是铁了心的不让泪长天知道这件事。
  打死都不能说。
  呵呵,这事儿……
  告诉别人还能守住秘密,告诉了你……那就非常的不一定了。
  要是真变成人尽皆知的秘密,那热闹可就大的去了!
  ……
  灭空塔中。
  “到底啥忌讳?”左小念关切的问道。
  “这事儿非同小可,法不传六耳,你凑近点我跟你说。”
  “什么啊,现在这里面也没别人啊,还法不传什么六耳……唔,唔唔……”
  左小多筹谋良久,终于令到左小念进入自己的陷阱,落入自己的魔掌之中。
  这一刻,不禁志得意满意气风发,抱得紧紧地凑上去。
  左小念挣扎了两下,却发现挣扎不动,左小多抱得太紧了,干脆不再挣扎。
  这可不是我不反抗,而是无力反抗,小多现在好凶,而且力量好大……
  以至于……
  良久良久之后,左小念睁开眼睛,星眸如醉,看着面前的左小多,喃喃道:“狗哒,我就知道你要使坏……”
  左小多一口咬在她挺翘的小鼻子上,哼哼问道:“我怎么坏了?”
  “反正……就是使坏了……”
  左小多抱住细腰,呢喃道;“那……想不想让我更坏些?”
  “不……想……”
  “念念猫,咱们都飞天了呢……娘不是说……飞天了……可以那个啥了……”
  “不……不行……你你……你把手拿出……唔唔……”
  “别动……我憋了许久了……”
  “……”
  又过了良久良久之后……
  左小念终于被放了开来,脸色酡红,出来后还不放心的上下打量自己,嗯,穿得整整齐齐的,裙子也没皱……
  两只小手不安的这里摸摸,那里理理,时而摸摸衣领,时而揪揪裙子,时而理理腰带……
  然后拿出一个小镜子照照自己头发……
  咬着丰润的嘴唇,眼中又羞又喜又窘又嗔。
  两眼迷离,似乎眸子里有星河万千……
  小狗哒太坏了!
  坏死了!
  左小多则是跟在她身后,不即不离,两手插兜,脸上神采飞扬,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任凭左小念的白眼一个一个的翻过来,左小多神情自若。
  吴雨婷从房中出来,看着两人叹口气,老于世故如她,哪里还用说啥,连猜都不省下了。
  左小念这丫头在外人面前冰山一般,但一旦落在家人面前,整个人却好像是透明的。
  任何事情任何情绪,都挂在脸上……
  基本上一看她的脸,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百分百没跑。
  所以小时候这俩货是否闯了祸,只是看左小念的脸,就一切都知道了。
  现在还是一样,不管左小多表现的多么从容,多么的淡定,多么若无其事,但是只要看到左小念的脸,就知道这俩小玩意儿突破了一步……
  或者说左小念后退了一步,而左小多……前进了一步。
  “念儿!”
  吴雨婷招招手,道:“你过来。”
  左小念忸怩的走过去,蚊子哼哼一般道:“妈,你别误会,我俩啥也没做。”
  “……”
  吴雨婷捂住了额头。
  我问你了吗?
  你让我不要误会什么?
  看到左小多一脸无辜乃是‘真正的啥也没干’的样子,吴雨婷无奈的叹气。
  想起之前的约定限制,貌似……
  现在飞天了啊……不能再限制了。
  “融合完毕之前,不能破身!明白吗?”吴雨婷目光看着左小多。
  “明白,妈,您放心!我保证守身如玉,不让……不让人家得逞!”
  左小多嘿嘿一笑。
  “边去!滚!你脸皮还能更厚一点!”
  当天下午。
  李成龙等人相继醒来,状态大好。
  然后,无一例外的都被左长路和吴雨婷盘问了一遍,嗯,审问了一遍。
  只不过这次的审问过程,个中手段,就柔和得太多了。
  而李成龙等人对左爸左妈本就无意隐瞒,再面对如沐春风般的关切询问,端的是有啥说啥,问啥答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唯恐回答的不够详细,左爸左妈听不明白。
  探询之余,吴雨婷与左长路就李成龙等人的修为实力,功体属性,修行路上的疑惑问题,今后该当的注意事项,乃至未来的前行道路方向,尽都指点了一遍。
  尤其是对李成龙,龙雨生,余莫言,李长明和皮一宝,着重的指点了一番。
  然后催着所有人,都赶紧进入灭空塔去修炼,最好是先切磋一番,将自己折腾到到筋疲力竭的地步才为最好……
  于是乎十二人一窝蜂的进入灭空塔,开团内战去了。
  然后……
  左长路和吴雨婷在左小多请求下,进入灭空塔,专门看了一下战雪君的情况。
  “没什么事,自己能醒来。”
  左长路想了想,还是为其输入了一股神魂之力,道:“耐心等待;另外,有什么天材地宝,什么修炼资源……尽管往她肚子里塞就行!”
  项冲大喜,急忙答应。
  “你也要做好准备,醒来后,可能……性格上会有点变化。”吴雨婷叮嘱。
  “明白,没事的。我都能承受!”
  项冲连连点头。
  最后便是左小多。
  两人出了灭空塔,将左小多叫过来。
  “你这就准备融合吧。”
  左长路看着左小多,神情异常慎重。
  “好。”
  左小多拿出来造化盘一角,左长路抓在手里,仔仔细细的一点一点勘察。
  左长路倒也不担心别的,唯一担心的就只有……左小多得自青龙圣殿原属于青龙圣君造化盘残角,内中是否附着有青龙圣君的神魂残留;毕竟此物着落在青龙圣君手里无数岁月,若是里面保留一丝残魂的话,完全说得过去……
  可若是那里边当真保留有残魂,就算只得一丝一发,以传说中的青龙圣君的能力,夺舍左小多不过反掌之易。
  左长路可不希望青龙圣君夺舍了自己儿子的身体。
  所以他检查的格外的仔细。
  他检查过一遍之后,吴雨婷再接手检查一遍;最后夫妻联手,用此世极峰修为加倍之力,将造化盘残角彻彻底底的清洗一遍。
  然后左长路又在此基础上再检查了一遍,如此不厌其烦不厌其细的里里外外检查……终于确定了,再没有任何风险存在于造化角之上。
  为求万无一失,吴雨婷还是用自己的神魂包裹了一番;然后左长路也用神魂加了另一道保险。
  如此多重防护,就算真的存在有青龙圣君的残魂作祟,以夫妻二人之力,也完全可以将之彻底炼化!
  直到此刻,两夫妇才彻底放心!
  “开始吧。”
  两人立即布置隔音结界三层,全结界三层,然后又嘱咐泪长天站在结界外面高空上隐身护法。
  想了想将左小念也给赶了出去。
  然后夫妻二人身子神念化做虚无,这才让左小多开始最后的准备。
  毕竟,自己夫妇两人的神念过于强大,万一神魂气机牵引之下抢了儿子的机缘呢?
  总之是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左小多盘膝而坐,左手补天石,右手月桂蜜;于陡然间爆发极致的神魂之力。
  瞬间神宫爆满,光华四射;弑神枪的黑气,娲皇剑的黄气,黑白葫芦的黑白之气,小小的红色火气,祝融之火的炙热之气,还有一团灵族的绿气……
  各种各样的神异气息,冲天而起。
  弹指顷刻之间,左小多的识海尽皆为之清空!
  然后……左小多的胸膛部位,有一个玉盘模样的物事,缓缓浮现出来。
  那玉盘乍看晶莹圆润,但仔细观视,却能看出玉盘存在许多斑驳,无数细小纹路,尽皆不复完整,可说残缺处处。
  但同样能够看出来的是,很多原本有缺陷的细小纹路,似是被某种外力修复,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玉盘渐渐从虚幻化作实质。
  紫气氤氲,浑圆的牌子终于凝成实质。
  就这么看上去,外缘实在是完整无缺的。只有正中间,缺了一个圆珠的样子;有个黄豆大小的孔。
  左长路隐身看着,隐隐感觉,这难道是穿绳子的孔?但……却又不像啊。
  这种宝贝,还需要穿什么绳子?
  一团紫气之中,一个古朴的脸庞似乎出现,深邃的目光,悄然看来……
  在接触到这道目光的那一刹那,左长路与吴雨婷都是浑身僵硬,突然间感觉自己一动也不能动了。
  似乎这目光,一眼,就定了二人生死。
  但是随即这个面孔就荡漾摇晃起来,一股霸道的气息,猛然出现,冲击而去。
  隐隐约约,带着无限愤怒。
  一个声音,若有若无,隐隐约约。
  “……吾开辟天地,却被尔背后暗算,创世之功反被窃取,尔居然能成天道……”
  “……要脸吗!!”
  断断续续,最后是三个字猛然间洪钟大吕!
  那古朴的脸猛然一震,随即消散。
  随即整块玉佩上,就绽放湛然之气。光华开始流转,玉佩的本来面目,也真正浮现。
  桌上的造化盘一角,似乎感受到了某一种召唤。
  突然间骤然飞起,呼呼旋转,慢慢的发出紫色雾气。
  而圆牌也发出紫色雾气,缓缓的浓郁起来。
  然后开始旋转,一开始旋转,上面就突然出现了一黑一白两道光芒。随着旋转越来越快,黑白光芒融为一团……
  嗖的一声,造化盘一角飞来。
  围绕着玉牌转圈,然后慢慢的转速到了直接看不清的地步,只有一团光在旋转。
  然后一阵若有若无的颤鸣响起……
  似乎是分别了数万年的家人,突然重逢,各自都在兴奋的颤栗,流泪……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心酸……
  这一刻……
  无论是星魂大陆,还是巫盟道盟大陆……所有人,不管正在做什么,包括正在日月关战斗的军人……
  突然间不约而同的感到了一种心酸,一种久别重逢喜极而泣的那种酸甜苦辣……
  突然一个个都是静静的流下泪来。
  没有任何人能够例外……
  各大城市中,所有人都是默默的低头,泪如雨下。
  各大修炼圣地,所有人静静的感悟着,泪水不断地流……
  正在吵架的夫妻突然相对流泪……各自心中一片柔软,丈夫默默的将妻子揽入怀中……
  日月关前。
  正在生死搏杀的人突然间停止了战斗,一个拿着刀,一个拿着剑,看着对方,都是泪流满面。
  有不少人索性将刀剑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酸至极的嚎啕大哭……
  “太难了……太难了……”
  无数征战了无数年的老将军们在这一刻闭着眼睛,眼泪潮水般喷出。
  这么悠久的生命都在战斗……身边倒下的一个鲜活的面容……在面前一一掠过,每一个都是向着自己微笑……
  这些刀砍斧剁不皱眉,生死面前只傲然的老将军们,一个个哭的像个孩子……
  ……
  巫神山上。
  洪水大巫闭着眼睛,一阵心酸,眼泪掉落两滴。
  但随即悚然醒悟,抬头看天。
  “天在哭?!”
  ……
  左小多神魂之中,收取的所有气运点,在一滴一滴的向着造化盘之中渗入进去……
  化作烟雾,融入紫气。
  一半进入造化盘,一半进入造化角。
  然后是一滴的三分之二进入玉佩,三分之一进入造化角……
  这种比例,在逐渐的缩小,到了最后,已经是百分之九十九进入玉佩,百分之一进入造化角……
  左小多盘膝坐着,只感觉无数的情绪,冲上心头,又哭又笑,眼泪不断地流淌。
  他似乎看到了无数的心酸无奈,无数的悲欢离合。
  看着一个个移山填海笑傲星辰的大能们,一个个被人暗算身死……
  那种憋屈,无奈,愤怒……
  无数的英雄,在做完了自己最想做的事之后,但最大的好处,却被别人窃取……
  身经百战扫平天下的将军,还未班师就被陷害致死……
  变法革命让天下百姓丰衣足食的人在庆功宴上被杀……
  以一人之力为整个门派断后的人在杀退强敌重伤时,被向来嫉妒自己的师弟师妹偷袭而死……
  无数的感悟,涌上心头。
  “面前险阻人人可度;背后一刀神仙难防!”
  “功参造化,难逃天命轨迹;盖世英雄,不能掌握祸福!”
  “命运轨迹”
  “天道不仁!”
  “谁能预知命运!谁能堪透人心!谁能逆转天机!”
  “不受人所控,不被地所锁,不被天所定!”
  “于人乃是生死祸福,于天则是天机转动!”
  “天人之相,非相也,逆天改命之法也!”
  “凡有逆天,必遭天谴;天,何其霸道也?”
  “开天辟地以来,唯有一人不占因果!”
  左小多脑海中听到一声大笑。
  “天,吾所开也,天地因果,不过一笑尔!”
  然后便是天人之相,第二阶段,所有的功法,潮水般倒灌而入。
  左小多苦苦支撑。
  虽然只是第二阶段的口诀,却是庞然如同无穷无尽,几乎要将脑袋撑爆一般!
  “吾不占因果,故可创天人相法……转阴阳,倒乾坤,知祸福,测天机,逆天运,主生死!”
  “得吾传承者,顺心而行。”
  “吾生来逍遥,去的自在,不思前尘,不想后事,虽有暗算,吾不悔也!”
  “天地大劫之机,乃是欲完善诸天之道;吾借大劫之机,爆碎天道盘,汝以凡俗封神,吾便以凡俗开盘。”
  “吾一点真灵不泯,只想瞧瞧,气运之人,通天人之相,汝能走到何处,便是吾能至何处也!”
  “哈哈哈哈……”
  一阵豪迈的大笑:“汝且去!且去!”
  左小多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只感觉满脑袋胀痛,被无数的知识瞬间填满……自动归化,一口鲜血吐出来。
  这一口血,鲜艳夺目,甚至有些刺眼,殷红到了发光的地步。
  正是左小多的本命魂血!
  噗!
  正吐到了还在缓缓旋转的玉佩上。
  玉佩红光一闪。
  陡然间爆发出难以言喻的红色,红光浓郁的甚至看不到左小多的身形。
  红光骤然爆发,接着骤然收敛,不再旋转,停留在左小多身前。
  那是一块玉佩,之前巴掌大小的造化盘一角,在融入之后,只有小小的一点凸起而已。
  正是东方。
  在融合完毕之后,这个东方的角上,开始散发无限紫光,紫气……然后注入玉佩之中……
  造化角与玉佩,再也不分彼此。
  连连接点的地方,也看不出有半点裂缝,似乎,从来都是如此,从来都没有断裂过……
  然后整整一块玉佩化作一团紫光,缓缓的渗入了左小多的身体。
  左小多身子晃了两下,只感觉神魂疲累到了极点,缓缓倒下去,还没有完全倒在地上,就已经呼呼大睡。
  左长路与吴雨婷现身出来,只感觉心中的震撼,已经到了极处!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感觉到心有余悸。
  一颗心,砰砰的跳动的厉害,口干舌燥。
  “这是……盘古大神?”吴雨婷咬着嘴唇传音。
  “慎言!”
  左长路急忙传音提醒:“莫提!”、
  吴雨婷一脸后怕,连连点头。
  “这……小多这机缘……可真是……真是……”
  夫妻二人都不知道用什么形容了!
  谁能想到,这居然是一个局。
  而且是那两位在对局。
  而且其中现在掌管一切的那位,还不知情!
  左长路和吴雨婷恨不得将自己刚才的记忆直接删去。
  但却做不到!
  这已经不是神仙打架了!
  而是……不敢想,连想都不敢想。
  看着呼呼大睡的左小多,左长路脸上神情很精彩:“咱儿子……不得不说,这心真大。”
  吴雨婷耷拉着脑袋,抬头露出一个哭一般的苦笑,道:“是啊,真是一颗大心脏……我现在都感觉我很牛,我居然能生出来这么大心脏的儿子……”
  “……我也是。”
  ……
  就在这天晚上。
  上京城爆发了强烈地震!
  而王家的祖坟,突然间不知道何故,陡然塌陷了下去,祖坟所在所有土地,连同周边一些地方,直接变成了一个大湖。
  王家人震惊到了失魂落魄!
  祖坟没了!
  这是要做什么?
  与此同时上京还有多处地陷,好几个家族的祖坟,都遭到了损坏,或者,塌陷。
  而整个大陆警报突然间全面响起。
  日月关战局生变。
  目前是道盟两百万大军与巫盟在战斗,但不知为何,一夜之间风云变幻,道盟天王决策失误,东西南北四面防线,居然全面失守!
  巫族军队长驱而入。
  踏进了日月关!
  而道盟军队原本在持久战的时候,还打得有声有色,但是在落入下风之后,居然发生了溃逃!
  溃逃!
  这种事情在前线大军身上发生,简直是不可思议。
  但却偏偏发生了——因为道盟两位督战天王在发现事不可为之后,做出来另一个选择:战略性撤退。
  后撤两千里,重新组防线。
  但这一撤,军心哗变了。于是撤退变成了溃逃……
  而这个时候,星魂大陆的东西南北四大军团,还在战场后休整。
  刚刚得到消息,道盟的军队已经全线溃败下来。
  突然间战局危急!
  星魂大陆四方云动!
  南正乾与东方正阳拼了命一般的狂奔回去,右路天王等也同时压上战场,而数千年不出现在战场的摘星帝君也到了前线坐镇……
  所有星魂高手,第一时间奔赴前线支援……
  白云朵与泪长天,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里,就冲了会去。
  另外,剑君,刀魔,琴煞等……也都是立即回归……
  天道骤然混乱起来,望气术,不知为何居然没有用武之地。
  星魂大陆,骤然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所有高手全都压上前线,但是想要将巫盟大军压回去……却又谈何容易?
  道盟七剑也到了,一个个气的嘴歪眼斜!
  道盟的军队出现这样的失误,七个人都感觉无地自容……
  但是这种时候,哪有什么时间和他们算什么账?更没有讽刺他们几句的心思,所有人在干到底第一时间,就自动归队,凡是一队具备了八成编制,就不再等待,立即投入战场!
  这样的变故,让巫盟的十二大巫都愣了!
  好好地作战计划怎么突然间突破了?
  这……这特么简直是混蛋啊。
  但是他们也不敢制止;只能任由战局继续下去,糜烂下去……
  因为,现在若是下令退兵……恐怕整个巫盟所有的军心,所有的战心,都将全盘崩溃!
  ——多少年了,我们一直接受这样的教育,攻入星魂大陆!
  一统天下!
  如今,我们好不容易突破了防线,却要下令撤退?
  那么这么多年来死的人,这么多年的战斗,又是为了什么?
  战局的突然糜烂,三个大陆都是天崩地裂一般的震动起来。
  …………
  【更新完毕。本章信息很多哦,等着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