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末日行动组 > 第六百零九章 惊心一路
  看着两人倒了下去,花衬衫和屠磊立刻默契的从两人的背包内找出了绳索将两人手给反绑,有用在面包车内招来的毛巾将两人嘴巴给堵住,然后塞进了面包车。
  这一系列的动作两人配合的非常默契,关上车门之后,两人立刻环顾了一下四周。
  好在此时暂时还没有巡逻过来的守卫,不管原本准备躲进小超市内的两人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
  再次看了下四周之后,两人立刻整理了一下衣服顺着街道开始朝着前面走去。
  “毛兄弟,这下我们该去什么地方啊,在这街道上就这么走很难免会被认出啊,刚刚那两个家伙盘问你的时候你就没答上来,要是再遇到守卫上来盘问我们该怎么办?”屠磊有些担忧的问到。
  花衬衫这个时候突然从口袋拿出两个胸牌递给屠磊一个说到:“这是刚才那两个家伙的胸牌,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和所属队伍!”
  接过其中一个胸牌,屠磊看了一眼,上面写着第23队周军,一边把它别在胸口上一边看着花衬衫的那个写着第23队刘寅。
  带上了胸牌之后尽管两人还是怕会遇到和刚刚那两人一个队的队友,但是这样也算多少有些底了,就算再碰到守卫也可以先看对方的胸牌然后随机应变了。
  屠磊十分担心有人认出,所以不自觉的将帽檐压低了不少,花衬衫倒是显得从容不少,拉着屠磊一路朝前走着。
  “我说毛兄弟,你这是准备带我去哪,我们总得有个目的地吧,就这么漫无目的在路上走也有点太危险了吧?”屠磊似乎还是有些担忧。
  这时一脸巡逻的吉普车从两人的身边驶过,屠磊有嗲想转身,花衬衫却拦住他小声提醒到:“别紧张,正常朝前走。”
  屠磊只得照做,吉普车从两人身边驶过,车子并未停下开到下一个路口朝着右边转了过去。
  看到车子转弯,花衬衫才说到:“你看看你,怎么这么胆小,我真怀疑昨晚刺杀鲁那德的那个人究竟是不是你了,我们现在想办法接近总指挥楼,李国栋应该就在那,你不是想报仇吗,李国栋也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所以现在我们就想办法过去!”
  “毛兄弟,你开什么玩笑,我们虽然暂时伪装成了东部大营的守卫,但是那总指挥楼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出的,我们都是在那待过的,难道你忘记了,至少我记得那里面的守卫基本上都第一至第五队的人,我们这第23队估计也就是外面巡逻的单位,怎么进去?”
  “我当然知道啊,所以现在才是要想办法啊,现在全城戒严,到处戒备森严,别说总指挥楼,城门、各重要地点甚至平民安顿的住处我们可能都没法顺利进去,可谓进退两难,那既然要报仇只能孤注一掷了啊!”花衬衫说到。
  “拜托,毛兄弟,我们虽然都是想找李国栋报酬,但是也不能如此盲目啊,我不怕死,不过也不能白送人头啊!”屠磊说到。
  “哦,原来你知道啊!”花衬衫突然转变了口气说到:“我就是想让你自己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我知道你复仇心切,所以我们才要好好规划这次的行动啊。”
  “那毛兄弟你的意思是?”屠磊被花衬衫弄的一头雾水。
  “这里是东部大营,是李国栋的地盘,你侥幸有机会接近鲁那德并且干掉了他,但是不是每一次都能这么顺利,所以我们现在得先找一处安生之处,东部大营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先确保自己的安全才能为报酬做好准备。”花衬衫说到。
  “毛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们现在要去哪先安身呢?”屠磊问到。
  花衬衫没有马上回答屠磊,而是前后看了看目前两人正走着的这条街道,确定无人之后,从口袋拿出了一个手机在上面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里面传来了姗姗的焦急的声音:“毛哥,你这一晚上跑哪去了,担心死我了,那人你找到了吗?守卫们刚从医院离开,不过医院现在已经安排了守卫,每一位进出的人都要进行身份检查!”
  “别着急姗姗,我已经和那人在一起了,我们现在营区第三公园的附近,现在暂时伪装成了守卫,还没有什么事,我们现在急需要一处安身之地,你有吗?”花衬衫十分期待的问到。
  电话那头的姗姗想了想说到:“你们去往第13街我们护士的住宿楼,我一会让我的小姐妹小陈在那接你们,就是上次张队来的时候那个护士,你见过!”
  “好。”花衬衫答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哦,我明白了,难怪你选择了留下,原来是为了一个女人啊!”屠磊白开玩笑的说到。
  花衬衫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和屠磊说笑,拉着屠磊就朝着第13街走。
  目前两人所处的营区第三公园这一代里姗姗他们护士所住的住宿区第13街不算远,差不多穿过三个街头便可以到达。
  虽然距离不算远,不过这一路上有可能会遇到多少的守卫巡逻人员,两人内心还是很清楚的,所以这一段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的路将会变得十分漫长和未知。
  穿过了第一个路口之后,路上巡逻的队伍和车辆突然变得多了起来,一直装作在巡逻的两人内心也变的紧张了起来,总觉得擦肩而过的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即便是如此脸上依旧还是装作十分的镇定。
  好在两人都穿着制服佩戴着胸牌,手里拿着武器,并未引起周围路过的守卫注意。
  不过两人的身高差在路上看起来确实多少有些引人注目,身高172公分瘦弱的花衬衫在194公分壮实的屠磊面前显得十分娇小,路过的有几队的守卫还觉得这两人的搭档看起来有些不怎么和谐,在两人救过之后还小一轮了一番。
  不过也只是议论,并未遇到上前询问的人。
  两人现在心里只担心一个事情,就是自己胸牌上的名字会被认出,所以他们每和一队守卫擦肩都会不自觉地看一眼对方的胸牌,至于叫什么名字到没有在意,他们最关注的是这些人所属的队伍。
  不过这一路基本上遇到的都是13队、16队和19队的守卫,没有看到2字开头的队伍。
  长舒一口气的两人很顺利的来到了第13街的路口,看到不远处的移动灰蓝色的公寓楼,花衬衫小声的对身边的屠磊说到:“就是那栋楼,我们现在过去。”
  屠磊抬头看了眼那栋4层搞的灰蓝色公寓楼,这栋楼看起来和周围的建筑没有太大的差别,楼下紧邻接到的便是一扇90公分宽的普通大门,大门打开进去就是楼梯,上面便是医院医护人员的公寓楼,有这里的医护人员有些是独身前往这里支援,所以就被安排在了这里,当然有些医护人员是一同和家人被搜救队员给带来东部大营,为了为伤员出一份力,他们参加了医护工作,当然有家人的他们就被安排在了平民住宿区和家人一起,所以这栋医护人员的公寓楼内并未住满,而此时又是白天,公寓楼就更没有留下多少人了。
  今天刚好是姗姗的小姐妹小陈护士的休息日,所以他就留在了这里,两人又是室友,所以姗姗就安排她在楼下等着花衬衫和屠磊了。
  在接完了姗姗的电话之后,小陈护士便换好了衣服走下了楼,但是由于戒严明令禁止非守卫人员上街,所以他也只能站在楼下那扇门后看着外面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巡逻车辆。
  小陈护士和花衬衫一起待过,所以他认识花衬衫,在两人从街口拐过来的时候便一样认出一高一矮的两人。
  不过现在街上有不少的巡逻人员经过,两人也不能堂而皇之的打开医护人员公寓楼的们走进去,这样会被周围经过的守卫怀疑的。
  眼看着两人就要走到公寓楼门口了,小陈护士情急之下一把推开公寓楼下的门,假装不慎滑倒从里面跌倒了外面的街道上,小陈护士跌倒的位置刚好在两人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摔倒也引起了对面经过的一队守卫的注意。
  “小姐你没事吧!”花衬衫知道这是小陈护士故意为之,立刻蹲下将小陈护士搀扶了起来问到。
  “不好意思啊,我下来丢垃圾不小心滑倒了!”被花衬衫扶起来的小陈护士说到。
  花衬衫看了一眼小陈护士身后的楼道,然后故作严肃的说到:“小姐现在全营处于戒严时期,没有特殊情况你是不可以随便上街的,现在请你马上回到你的住处!”
  “哎呀!”小陈护士突然叫了一声,然后右手捂着自己的脚踝说到:“疼,好像是扭伤了,你能不能扶我上去!”
  花衬衫假装蹲下看了一眼小陈护士的脚踝,然后对着身边的屠磊说到:“大个子,你扶她上去!”说着给屠磊使了一个眼色。
  屠磊马上心领神会,把小陈护士的一只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弯着腰朝着楼道里面走去,小陈护士也十分配合假装一瘸一拐的配合着。
  花衬衫看着两人走进了楼道之后,假装等待的转过身环视着周围,刚刚那队守卫在看出了这边的情况之后便朝着远处走了开来,而周围这会暂时还未有见到别的巡逻守卫。
  花衬衫此时也不好马上闪身进去,就继续站在医护人员公寓门口继续张望。
  看着刚刚那一堆人朝着街道尽头拐走了,这才准备拉门进入。
  不过手刚靠近门,身后便传来了车辆的声响,两辆军用吉普车从身后的街道上转弯朝着第13街开了过来。
  花衬衫立刻蹲下假装系鞋带。
  这时后面的一辆军用吉普突然停在了自己一侧的道路上,后门车窗大了开来,一名级别较高的守卫冲着花衬衫喊到:“喂,你那个队的,在这做什么呢?”
  花衬衫立刻慌忙起身朝着军用吉普敬了一个礼说到:“报告,我是第23队的刘寅,鞋带散了,几个鞋带。”
  探出头的那名级别较高的守卫上下打量了一眼花衬衫,然后缓缓的说到:“23队?你们的片区不是应该在第19街那边,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花衬衫被这话问的一脊梁骨的汗,但是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的说到:“报告,饿了想找点吃的!”
  “饿了?”车内的守卫一脸的鄙夷看着花衬衫:“你们队不是今早刚出来执行巡逻任务的吗?早饭没吃饱!”
  “报告,没吃饱!”
  “我看你是身体太弱没抢过那群禽兽吧!”车内的高级别的守卫打趣的说到,随即车内传来了一阵笑声。
  花衬衫虽然很尴尬但是始终保持着敬礼的姿势,没有说话。
  “我看你们就是想偷懒,是想抽烟了吧,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可以抽烟的,就算要抽也找个隐蔽的地方啊,跑到这边来抽,你不是照死啊!”车内的高级别守卫看了一眼花衬衫身后的地面。
  换衬衫顺着他的眼神撇了一眼身后,不知是谁丢在医护人员公寓门外刚刚自己假装系鞋带的地方的竟然有一个熄灭的烟头。
  花衬衫看到之后顺势尴尬的笑了笑说到:“报告,下一次不敢了。”
  车内的那名高级别的守卫转过头在座位上翻找了一阵之后又把头探出窗外说到:“行啦,知道这几天你们都很辛苦,你小子想抽烟给我注意场合,下次再给我逮着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了!”说完又朝着花衬衫丢过来一包压缩饼干。
  花衬衫赶忙接住,然后一边敬礼一边说到:“是,保证没有下次,谢谢您的饼干!”
  “好啦,赶紧找个没人地方吃掉它,别在丢人现眼了!”车上的那名高级别的守卫一边说着一边关上了窗户。
  随后车子再次发动,朝着远端驶去。
  花衬衫沉积拉开身后的医务人员公寓的门闪身走了进去。
  这是吉普车上那名高级别的守卫指着后视镜说到:“你们看看,这家伙还真是贼啊,直接去了后面的房子吃早点了,吃完再抽一支,没人会发现,哎,现在的人啊,都什么素质。”
  随即吉普车内又发出了一阵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