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妃不讲理:妖孽王爷且放过 > 第七七八章 番外之婚后生活(二)
  蜜月就在这甜甜蜜蜜吵吵闹闹中度过了。
  两人一起回到了a市,龙墨飞与龙康伯还有白婉蓉都来接机,到了家正好是中午。
  丰盛的午餐已经准备妥当,叶恋雪回到房间换了衣服,便和龙墨禹一起下了楼,来到小餐厅。
  午餐过后,龙康伯与白婉蓉将叶恋雪和龙墨禹叫到了客厅里。
  叶恋雪和龙墨禹一起坐下,白婉蓉便将手中的钥匙塞进了叶恋雪的手里。
  叶恋雪微微一怔,问道,“妈,这是什么?”
  白婉蓉看了眼龙康伯,笑着说道,“这是你爸和我送给你和墨禹的礼物。”
  叶恋雪蝶翼般的睫毛轻轻忽闪了两下,星眸之中闪动着隐隐光华,眉眼如画,一双弯黛却微微蹙起,“可是,我……”
  白婉蓉抬手握了叶恋雪的手,慈祥一笑,“我和你爸可不是要赶你们两个出去啊,这里是你们的家,永远都是你们的家,我们只是想多给你们两个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然后就可以……”
  叶恋雪半响没等到白婉蓉的下文,星眸撑得大大的,问道,“就可以什么?”
  “就可以快点生个孙子给我玩玩……我是说,我和你爸都很想快点抱孙子。”白婉蓉含笑说道。
  龙康伯也在这时点点头,“是啊,雪儿。”
  叶恋雪微微有些惊讶,龙墨禹忽的夺过她手中的钥匙,绝美的唇轻轻勾起,邪邪一笑,“爸,妈,谢谢你们了,这份礼物我很喜欢,那我们就收下了。”
  白婉蓉点点头,“拿了东西可要办事啊……记住,我的孙子,孙子……”
  龙墨禹看着仍旧处在怔愣之中的叶恋雪,抬手便拥着她的肩将她揽进了怀里,“一定的,我一定办事。”
  回到房间之后,龙墨禹便将叶恋雪堵到了床边,邪笑着说道,“你没听见爸***话吗?”
  叶恋雪一双弯黛一直轻蹙着,不得舒展。
  龙墨禹见了,唇边笑容一点点沉寂下来,将她的双手用自己的大掌包裹住,“你又想到过去了?”
  叶恋雪并未言语,只是,她确实想到了过去,想到她失去的那两个孩子。
  龙墨禹心底泛起了尖利的疼痛,将她拥进了怀里,轻轻地说道,“对不起,小雪,我保证,以后我会对你好,对我们的孩子好,那样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其实,关于孩子的事,他一直欠叶恋雪一句对不起,正欲开口,叶恋雪却忽然抬手环山了他精壮的纤腰,“好啦,不要再说以前的事了,或许是我和那两个孩子没有缘分……我相信你,你对我已经很好了,我很知足。”
  龙墨禹抬手轻轻摩挲着她那一头如瀑的青丝,唇角勾起一抹欣慰地弧度。
  第二天,两人便开始研究装修房子的事宜。
  两个月的蜜月让龙墨禹将公司的事情都放到了一边,现在回来更加忙了,叶恋雪不想让他分心,便跟着他去了公司,他在工作,她就研究要怎样装修房子。
  房子位于市中心一座顶级奢华的公寓之中,叶恋雪看着房子的内部格局,一双弯黛一直轻轻蹙起,仔细地研究着。
  龙墨禹签完了最后一份文件,微微侧头看着她,她认真的样子更有一番动人的美,低低颔首,胜过晨光中的露珠一般惹人心醉。
  放下了手中的笔,龙墨禹走过去,在叶恋雪的旁边落了座,看着她手中的图片说道,“还没想好要怎样装修?”
  叶恋雪点点头,视线不曾离开过电脑屏幕上。
  龙墨禹唇角轻勾,邪魅一笑,“我告诉你怎么装修。”
  叶恋雪这才看向他,龙墨禹抬手指着点头屏幕,“卧室里是必须放一张床的,在这里也放一张床,还有这里,这里也要……当然,若是你不喜欢床,地毯上地板上都可以的,反正怎样我都喜欢。”
  叶恋雪半响才琢磨过来龙墨禹到底在说什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脑残,白痴。”
  龙墨禹突然环上了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喘着粗气说道,“笨蛋老婆,我现在不忙了,我们生孩子吧。”
  叶恋雪轻笑一声,瑟缩着肩膀躲着他的调戏,“再等等吧。”
  龙墨禹邪恶的视线落到了她脆生生的耳垂上,伸出殷红的舌头上去舔了舔,“还想要跟我二人世界?”
  叶恋雪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干脆放下了手中的电脑,转身环上了他的脖子,红唇微撅,在他的唇上印下了软绵绵的一吻,“我们真的要现在就要孩子吗?其实我回来之后就一直在上学,后来因为家里的事还有我们的婚事,课程已经落下了那么多了,我想等我多学习点东西再要孩子。”
  龙墨禹墨眉微微蹙起,“你已经挺聪明的了,还要学什么?你想学什么我教你。”
  叶恋雪红唇微微勾起,“一个连爆米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人,能教我什么?”
  龙墨禹一双绝世无双的桃花眼轻轻眯起,“我会的东西可多了。”
  叶恋雪“啧啧”了两声,“我听墨飞说,那时候你从医院刚醒过来,简直就像傻子一样,他还以为是失忆了,可是手机不会用,电脑不会用,看到玻璃也不知道躲开,直直地撞上去,这就不是失忆造成的了,墨飞说你真的变成了傻子。”
  龙墨禹想起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确实闹过不少的笑话,将咖啡说成是中药,看到电视里面有人,还以为是一个装着小人的盒子呢。
  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她的世界这么精彩,所以,他很害怕,害怕她被这个世界的精彩所吸引,渐渐就会将他放下。
  所以,他努力学习,英文,法文,学习如何用手机用电脑,只是为了快一点适应这个世界,快一点找到她,又不至于和她没有共同语言。
  叶恋雪见他陷入了沉思,唇边还含着淡淡的笑意,忍不住也笑了出来,“在想什么呢?”
  龙墨禹低头看她,“世事真是神奇,我们来自两个不同的时代,却也相遇相爱,我们真的是天生一对,注定要在一起的。”
  叶恋雪星眸之中仿佛盛着所有霞光,美得令人目眩神迷,“跟你说一件事,你还记得当初,我去林中上吊,大家都以为我要**吗?其实我只是想回到这里而已。”
  龙墨禹当然记得,现在想想,心中不由又是一紧,“若是那时候你真的回来了,我该怎么办?”
  叶恋雪缓缓垂下眼帘,红唇轻勾,“就是那次,你让苏欣苑救我的那次,我的灵魂回来的,也是那时候我才知道,我还有机会回来。墨禹,你说如果我离开了,而另一个叶恋雪回去了,你会分辨得出来吗?”
  龙墨禹想到他们的第一次,就是那个夜里,她睁开眼睛之际,从她的眼里,他看出了不同。
  或许就是那一眼,他便已经被她吸引了。
  点点头,他郑重说道,“会,我会,小雪,我说过,如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眼就认得出你的。”
  叶恋雪心满意足了,眉眼弯弯地说道,“你……真的没有吻过其他女人吗?连苏欣苑都没有吗?”
  龙墨禹深深看着她,抬手轻抚着她白皙粉嫩的脸颊,“没有。”
  叶恋雪想到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她从幽月宫回来,去找龙墨禹,听到他和苏欣苑的声音,黛眉轻轻蹙起,龙墨禹忽的说道,“那天也没有。”
  叶恋雪看着他,片刻之后,浅笑盈盈地说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龙墨禹并未言语,低头覆上了她的红唇,深深地吻着她。
  叶恋雪也不再多想,再次环上他的脖子,热切地回吻他。
  万万没想到,这一吻便一发不可收拾,龙墨禹按捺不住体内的欲火,急切地挺进了她,托起她,让她的双腿缠上他的腰,他才起身走到门口,将门从里面锁上。
  叶恋雪并不知道他还有两个会议要开,全力配合他,龙墨禹便不知道收敛,一遍又一遍,贪婪地要着她。
  激qing过后,叶恋雪瘫软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一直到下午才醒来。
  龙墨禹帮她叫来了外卖,便去开会了,叶恋雪一个人吃完,又开始研究房子的装修。
  等到房子装修完,两个月已经过去了。
  chun天来了,天气也越来越暖和了。
  搬家那天,叶恋雪的家人都从c市赶了过来,住了一个礼拜之后离开。
  叶恋雪也重修学业,打算等到完成学业之后再要孩子的,却不曾想,一次生病去医院检查,才发现,肚子里已经住进了一个小生命了。
  晚上,龙墨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便看到叶恋雪在床上生闷气。
  他擦了擦头发,将毛巾胡乱丢到一边,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还在生气啊?”
  叶恋雪面无表情看着他,“明明都已经做了安全措施了,怎么还会怀上?是不是你从中搞鬼的?”
  龙墨禹连忙举起双手,摇头郑重说道,“没有,可能是……可能是我太用力了,将那个给弄破了吧。”
  叶恋雪白了他一眼,她才不会信那些鬼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