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妃不讲理:妖孽王爷且放过 > 第七七七章 番外之婚后生活(一)
  龙墨禹没想到,都已经两年了,叶恋雪还记着那些人……就是那些曾经对她动过情的人,龙墨森,钟离风,甚至连东凌国的太子言修杰她都记得。
  他酸溜溜地说她记xing可真好,叶恋雪看着他,星眸半眯,冷冷一笑,“我要是记xing不好的话,早就连你都忘记了。”
  龙墨禹顿了顿,“我和他们能一样吗?”
  叶恋雪上下扫视了龙墨禹一圈,“哪里不一样了?你是比他们少了一条腿还是多了一只眼睛?”
  龙墨禹胸胸腔里顿时就燃起了一股炙热的火焰,猛然从沙发上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张俊美邪肆如魔魅一般的妖孽脸上隐隐笼罩着一曾可怕的黑雾。
  他正欲开口,叶恋雪也猛然起身,仰着一张精美绝伦的玉颜迎上他幽暗的视线,“那你呢?两年的时间,你就能够忘记苏欣苑吗?”
  龙墨禹墨眉微微蹙起,“我是忘不掉她,可是我已经放下她了,你敢说,你心里放下龙墨森了?你心里放下钟离风了?就连言修杰你都记得,叶恋雪,你倒是说说,在你的心里,我到底又多大的位置?”
  叶恋雪心内幽幽一叹,撤回自己的视线,向房间门口走去。
  窗外,阳光晴好,一室的金黄将叶恋雪的背影镀上了一层闪闪的金光,熠熠生辉的,晃得龙墨禹直眼花。
  两人的蜜月仍旧没有结束,昨天刚到的维也纳,原本打算今天出去到处逛一逛的,没想到后来就剩下吵架了。
  龙墨禹见叶恋雪已经开了门,连忙追了上去,“你要去哪?”
  叶恋雪没有回头,“出去溜达溜达,不想在这里。”
  “你是不想看到我吧?”龙墨禹声音低沉至极。
  叶恋雪贝齿雪白,咬在娇艳欲滴的红唇之上,背着龙墨禹翻了一个白眼才转过身,“龙墨禹,我不就是说了一下他们的名字吗?你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
  龙墨禹点点头,“至于,怎么不至于?你认为我小心眼也好,反正,我不许在你的嘴里在听到……”
  叶恋雪抬手,冲他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打断了他的话,“行,我再不提了,行了吧?我先走了。”
  龙墨禹上前一步,用力攥住了她的手腕,“不说也不行?你的心里也不许有他们,你要把他们都忘掉。”
  叶恋雪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我真是没发现,你这么……无理取闹,不可理喻。”
  龙墨禹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叶恋雪一眼,默默地看了她一会说道,“你怎么了?你今天情绪不对啊,平时我说什么,你都不会这样的。发生什么事了?大姨妈提前报到了?”
  叶恋雪摇摇头,轻松地说道,“没有啊,我就是觉得你这样很小心眼,以前呢,是因为你不喜欢我,我想你吃醋,可是现在我都知道了,你心里有我,你再来吃醋,是不是就有点烦人了?”
  龙墨禹眼梢微微挑起,更添撩人风情,一双绝世无双的桃花眼泛着邪魅勾魂的色泽,危险至极。
  叶恋雪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默默地清了清喉咙,“好啦,我答应你,以后我不会再你面前提起他们的名字了,出去吧,我不想憋在家里。”
  龙墨禹又往前迈了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微乎其微了,他低着头看她,绝美的唇角轻轻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眉宇之间邪肆尽染。
  叶恋雪不由香了口口水,磕磕绊绊地问道,“干什么?我都已经保证了,你还想怎样?”
  龙墨禹危险地眯起那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没错,我是吃醋,吃很大的醋,叶恋雪,我不准你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男人的名字,更不允许你在心里默默地铭记他们,你是我的,你最好快一点把他们都从心底里清除,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恋雪因为他的话,浑身鸡皮疙瘩全起,一双弯黛微微挑起,她轻哼一声,“我知道你怎么惩罚我,龙墨禹,我还不了解你吗?不用开脑,我就知道你那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白了他一眼,叶恋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啦,别说了,快走吧,你还要不要出去啦?今天天这么好,快一点啦。”
  龙墨禹摇摇头,“不行,你今天哪都别想去,我现在真的生气了,既然你知道我要怎么惩罚你,去,自己脱光光,躺到床上去,本大爷我今天要临幸你。”
  叶恋雪歪着小脑袋,蝶翼般的睫毛轻轻忽闪了两下,星眸之中烁光点点,姣姣动人,“大爷,你哪天没有临幸我啊?今天还是放了小女子吧。”
  龙墨禹摇摇头,“我说了算,叶恋雪,你今天死定了。”
  邪魅一笑,他忽的将叶恋雪扯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际,猛然将她打横抱起,向大床走去。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叶恋雪搂紧了龙墨禹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她自知今天是怎么都无法逃出他的魔爪了,夸张地叹了口气,“喜欢上一个妖孽没关系,嫁给一个妖孽也没关系,可我嫁的这个妖孽偏偏还是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我说了,你现在说什么,我都听得懂。”龙墨禹危险地笑了出来,已经走到了床边,双手一松,叶恋雪便落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长长的尖叫之后,龙墨禹也落了下去。
  此时刚刚日上三竿,龙墨禹却是在太阳落下之后才放开了她,躺在床上,心满意足地将她拥进怀里,“笨蛋老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叶恋雪浑身绵软无力,眼皮亦是沉重得很,听到龙墨禹的话,心里只觉得他幼稚极了,便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嗯。”
  “叶恋雪,你找收拾呢,还敢承认?”龙墨禹再次翻身压上她,撑着上半身,恶狠狠地瞪着她。
  叶恋雪虚弱地眨了眨眼,“我饿了,你去准备晚餐。”
  龙墨禹微微一怔,“不行,你快说,说实话,你是不是不那么喜欢我了?是不是你得到了我,就不知道珍惜了?难道真的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叶恋雪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忽的狠狠啐了他一口,“呸!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什么叫‘得不到’,不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吗?龙墨禹,你仔细想想之前,我们哪一次闹掰不是你回来找我的?”
  龙墨禹想了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顿了顿,他点点头,“就算是吧,可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叶恋雪神色之间纵欲过度留下的疲惫稍稍褪下了一些,“意思就是说,不是我得不到你,而是我不想要你,明白没有?”
  龙墨禹唇边展颜笑开,“是,是你不要我,是我一直死皮赖脸缠着你不放的。”
  叶恋雪满意点点头,“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龙墨禹心中突然感慨万千,再次将叶恋雪搂进了怀里,“小雪,你说,若是没有赤妖弓,我永远都找不到你了,该怎么办?”
  这个假设xing的问题还是让叶恋雪感到恐惧,她胸口不由一窒,却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若是不来,我就嫁给林健也……”
  “叶恋雪!”龙墨禹低吼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叶恋雪嘻嘻一笑,“那你还做那些根本不会发生的假设?要是你不出现的话,我们家的博物馆又需要帮忙,事情当然就会那样发展下去啦,可是你不是出现了嘛。”
  龙墨禹沉默了一会,忽的正经了下来,声音低沉有力,环着她的手臂也收紧了一些力道,“不管你在哪里,不管有没有赤妖弓,我都要找到你。”
  叶恋雪顿了顿,轻笑了出来,“现在你已经找到我了,还说那些干什么?龙墨禹,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娘了,还在这多愁善感上了。”
  龙墨禹让她将话说完,才再次翻身压上她,“那么问题来了,我到底娘不娘,我愿意身体力行告诉你。”
  叶恋雪刚反应过来,却已经被他狠狠地一刺到底。整个身子在一瞬间便软了下来,化成了一滩chun水。
  一直到很晚,龙墨禹才肯放开她,带着她洗了澡之后,他便下楼准备晚餐去了。
  叶恋雪一个人躺在床上,红唇微微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笑容很圆满。
  其实说实话,她真的很喜欢这样的龙墨禹,她就是喜欢看他吃醋的样子,因为她知道,他在乎她,很在乎很在乎她。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还会故意在他的面前提起那些人,才会故意给他脸色看。
  说句实话,现在想到以前的种种,虽然那些怨与恨早已通通殆尽,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气气他,让他尝尝她当初心里的滋味。
  而且,她还乐此不疲,现在是该他炸毛给她看的时候了,而且很好看,不是吗?
  思及此,叶恋雪咯咯笑了出来,以后,还有的是他炸毛的机会呢。
  想到那么自负,那么骄傲自大的龙墨禹,现在完完全全变成了小心眼爱吃醋的小男人,确实,很可笑。
  叶恋雪更高兴的则是,她是那个唯一将他改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