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妃不讲理:妖孽王爷且放过 > 第七七六章 番外之魔女初长成(完)
  晚膳自然很丰富,可叮叮咚咚却是食不知味。
  她一直低着头,余光不时向钟离风那里飘过去,他却始终不曾看她一眼。
  她不明白,明明他说他是来找她的,可除了刚才跟她说了一句话之外,就再也未曾看过她一眼。
  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叮叮咚咚便没了食欲,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缓缓起身,轻声说道,“我吃好了……我先回去了。”
  钟离风仍旧低着头,只是余光看了她一眼,也并未说什么。
  叮叮咚咚暗自做了个深呼吸,转身离开。
  任纤羽与罗粉蝶同时看向钟离风,罗粉蝶又看到龙墨辰一脸得意的笑容,顿时便明白了。
  晚膳过后,她便拉着任纤羽去了叮叮咚咚的房间,将卧房的门紧紧关上,才说道,“我知道了,原来那三个男人是一伙的。”
  叮叮咚咚微微一怔,不明所以地看向罗粉蝶,罗粉蝶大眼睛一眨一眨地说道,“你们两个想啊,钟离不是很喜欢叮叮吗?那为什么又突然对叮叮这么冷淡?这就叫做以进为退。”
  任纤羽细细想了一番,觉得很有道理。
  叮叮咚咚倒是明白“以进为退”是什么意思,可是罗粉蝶的话她就不明白了。
  罗粉蝶将叮叮咚咚的茫然尽收眼底,走到她的身边,附耳过去,在叮叮咚咚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叮叮咚咚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轻轻忽闪了两下,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可是我对钟离哥哥并没有那种感情啊。”
  一怔过后,罗粉蝶耷拉下了脑袋,“好吧,既然你不喜欢他,那我就管不了了。”
  叮叮咚咚又看向任纤羽,任纤羽只是浅淡一笑,并未说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叮叮咚咚闭上眼睛,耳边再次回响起罗粉蝶跟她说过的话。
  罗粉蝶说既然他们三个男人联盟,那她们三个女人也要联盟,到时候一定让钟离风更加对她死心塌地,她便说,她并不喜欢钟离风。
  可是,她很好奇,到底钟离风的以进为退,会做到什么程度。
  思绪又乱了下来,眼皮却也渐渐沉下,叮叮咚咚终于睡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很沉很沉,将连日来的疲惫都消弭掉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中午了。
  洗漱罢,穿戴妥当,叮叮咚咚出了房间门,刚关上门,耳边便传来了宫女窃窃的声音,“你听说了吗?那个钟离公子啊,皇上要为她选夫人呢。”
  另一名宫女又说道,“是啊是啊,今早就听说了,现在正在璟瑄殿内呢,听说很热闹,可是咱们不能过去,不能凑热闹了,好可惜啊。”
  叮叮咚咚惊讶无比,四处看了看,连忙向大殿走去,却没见到罗粉蝶。
  她又跑到了龙墨爵的寝宫,却也没有看到任纤羽,向宫女打听了才知道,两人也去了璟瑄殿。
  想到钟离风现在正在那里挑选娘子,叮叮咚咚心中隐隐传来不舒服的感觉。
  明明,他就说他爱的是她,还为了她狠狠地惩罚了沈安卉,可竟然又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后,又将自己的心思放到了别的女人身上。
  叮叮咚咚忽的有些失落,可她却不知道这份失落感因何而来。
  明明,她一点都不喜欢钟离风的。
  咬了咬下唇,叮叮咚咚离开了龙墨爵的寝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暖阁之内,她将和钟离风之间的所有一切又重新回忆了一遍,回忆到了他杀死了季澄那里,她的心又隐隐作痛了起来。
  而此时,她也清楚明了,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她并不恨钟离风,一点都不恨他,只是怨他而已。
  他毁了她的清白,现在想想,也并不是那般生气了。
  只是,虽然已经渐渐放下了,可是,那些事情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她的心中还是会有个结的。
  又想了很久,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叮叮咚咚回过神来,向门口看去,暖阁的门这时被打开,进来的是任纤羽与罗粉蝶两人。
  任纤羽在后面关上了门,罗粉蝶几步上前说道,“叮叮,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钟离说他已经放下你了,而且,他选好了自己的妻子,下个月便完婚了。”
  叮叮咚咚陷入了一阵怔然,眼波微动,却是半响说不出话来。
  任纤羽低下头,忍着笑意上前,“是啊,叮叮,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钟离他不会再纠缠你了。”
  叮叮咚咚只觉得心底压着一座大山,顿时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轻轻眨了两下,她缓缓扬起唇角,笑得很是牵强,“是吗?那太好了。”
  任纤羽与罗粉蝶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无声一笑,罗粉蝶又说道,“叮叮,你要不要去看看?钟离怎么说也是你哥哥,他的妻子就是你的嫂子了。”
  叮叮咚咚摇摇头,“不用了,和我没关系。”
  罗粉蝶细细观察着叮叮咚咚面容之上细微的表情起伏变化,默默地清了清喉咙,“那……为了恭喜钟离找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皇上今晚要在璟瑄殿庆祝一番,你去不去啊?”
  叮叮咚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之后点点头,“去啊,我也为他高兴,当然要去了。”
  罗粉蝶小声嘟囔了一句,“刚才不是还说跟你没有关系吗?”
  叮叮咚咚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转身走到窗边,落了座,看着窗外的那一大片牡丹花海,双目渐渐失神。
  罗粉蝶看向任纤羽,嘻嘻一笑点点头,小声说道,“大功告成,我们走吧。”
  任纤羽又看了眼叮叮咚咚,点头,率先迈步出去,走出了一段距离,她才说道,“我们这么做,对叮叮公平吗?感情的事,不是外人能够参与的。”
  罗粉蝶摇摇头,“咱们又不是外人,咱们是叮叮的亲人啊,再说了,咱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你刚才没看到吗?叮叮听到钟离风要娶妻,脸色立刻就变了,其实她是喜欢钟离的,只是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又自小就在钟离身边,弄不清楚对钟离的感情到底是什么,还以为只是亲情呢。”
  任纤羽沉默了一会,心内幽幽一叹,“希望我们真的没做错。”
  罗粉蝶抬手轻轻拍了拍任纤羽的肩膀,“放心吧,咱们也算是过来人了,还看不出来吗?我敢向你保证,叮叮一定喜欢钟离,一定。”
  两人又去了龙墨爵的寝宫,将叮叮咚咚的反应告诉了大家,钟离自然是心花怒放,温润的俊颜之上笑容如沐chun风。
  龙墨辰看向他,哈哈大笑出来,“你得意了哈?这还多亏了朕,想出这么好的主意。”
  钟离风深眸之中含着深深的笑意,“所以说你是皇上呢,我也是你的百姓,百姓的终生大事,皇上自然应该费心的。”
  龙墨辰点点头,“你说得也对,不过朕还是第一次听说哪个皇上还要为百姓牵线的。”
  钟离风轻笑一声,“你是明君。”
  龙墨辰唇边笑容大开,“这话我爱听,你说的对极了!”
  晚膳之前,任纤羽与罗粉蝶来到叮叮咚咚的房间,将叮叮咚咚带到了璟瑄殿内,所有人均已经到齐了。
  晚膳正式开始,钟离风仍旧不看叮叮咚咚一眼,叮叮咚咚的视线犹自落到了钟离风身边那女人身上。
  那女人身穿一身淡紫色华服,外罩深紫色轻纱衣,整个人散发着神秘xing感的气息。
  叮叮咚咚暗自感叹,她长得可真美啊,再看看一边的钟离风,两人出现在同一画面里,真的是绝配。
  心中忽的隐隐作痛起来,叮叮咚咚眉心微蹙,执起了面前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钟离风余光看过去,唇角轻轻扬起,不着痕迹地笑了出来。
  叮叮咚咚空着肚子喝了几杯酒,胃里便翻江倒海地难受了起来,心中更是难受至极,忽的就心生委屈,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泪水又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滚滚而落。
  罗粉蝶看到她的泪水,着实一惊,扬声问道,“叮叮,你怎么哭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因为罗粉蝶这一句话纷纷落到了叮叮咚咚的身上。
  叮叮咚咚陷入一阵尴尬之中,忽的起身,转身便冲出了大殿。
  任纤羽和罗粉蝶立刻追了出去,龙墨辰看向钟离风,得意地挑了挑眉,“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一个月以后,必定大功告成!”
  可钟离风已经等不了一个月了,于是,他便将婚礼提前了半个月。
  婚礼是在叶恋雪的服装店之内举行的,叮叮咚咚一早便起了床,盛装打扮一番,去大殿之内与罗粉蝶一起用早膳,却刚吃了没几口便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内幽幽的烛火亮得有些刺眼。
  视线渐渐清晰了过来,叮叮咚咚发现自己周身的环境集熟悉又陌生。
  起了身子,四下望去,忽的想到,这里是叶恋雪曾经的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大红色,一片喜气洋洋的,她微微蹙了蹙眉,卧房的门在这一刻被打开,钟离风一身大红喜服走了进来。
  叮叮咚咚微微一怔,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钟离风一步一步走近,温润的面容之上那如沐chun风的笑容融化了她的心。
  “钟离哥哥?”叮叮咚咚双目含泪,轻轻唤着他。
  钟离风弯唇浅笑,走上前,深深地看着她,“你怎么不等我,自己揭开了喜帕?”
  叮叮咚咚再次陷入怔愣之中,忽的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亦是一身的大红喜服。
  钟离风抬手,将她搂进了怀里,“娘子……”
  叮叮咚咚被这一切所震撼到,双目垂泪,一颗心却是无比的轻松。
  她轻轻环上钟离风精壮的腰身,哽咽地唤道,“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