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妃不讲理:妖孽王爷且放过 > 第七七四章 番外之魔女初长成(六)
  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叮叮咚咚连晚膳都没有用,一直睡到了天大亮。
  打了个哈欠,她缓缓睁开双眼,视线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却是钟离风那张温润的俊美容颜。
  叮叮咚咚一惊,连忙坐起了身子,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衫,见完好无损才放下心来。
  钟离风似是被她的举动逗乐了,轻笑一声,“你就那么害怕我么?”
  叮叮咚咚下了床,“我知道你会找来,没想到这么快。”
  “当然要快了,你知不知道我发现你不见了,我有多着急?同时,我又恨你!”钟离风沉声说道。
  叮叮咚咚眉心微微蹙起,这才肯看他一眼,“恨我?你为什么要恨我?”
  钟离风面容之上的温润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阴沉与狰狞,他上前一步,一把扣住了叮叮咚咚的双肩,“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跟他离开?叮叮,他到底哪里比我好?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不是说要一辈子陪在我身边的吗?”
  叮叮咚咚已是双目含泪,一把打开了他的双手,“那个时候,你还是我的钟离哥哥,那个时候,你不会禽兽到……毁了我的清白,你让我怎么留在你身边?钟离风,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讨厌?”
  钟离风点点头,“是啊,我是很讨厌,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但是叮叮,你不可以讨厌我。”
  他霸道地说着,将叮叮咚咚扯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搂着。
  叮叮咚咚眉心深深蹙了起来,忽的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一把猛然将他推开,“我不想见到你……我不认识你,我也不可能跟你回去,你走吧。”
  话落,她便转身,欲离开房间。
  “你的季澄已经不能陪在你身边了。”她走到门口,钟离风低沉中带着一丝丝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声音听上去竟那般可怕,叮叮咚咚心跳一滞,脚下的步子也停了下来,猛地转身,惊恐地看着他,“你把他怎么样了?”
  钟离风人畜无害地笑了出来,一双如黑曜石一般乌亮的深眸之中,那股渐渐涌起的力量却从未向此刻这般如此令人恐惧。
  叮叮咚咚看得毛骨悚然,迅速转身冲出了房间,几步跑到季澄的房间门口,直接推门进去,看到的,却是季澄静静地躺在床上,毫无生气。
  仿佛灵魂都被惊到了,叮叮咚咚只觉得心口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捏紧,呼吸不得,双脚更是犹如灌了铅一般,好半响,她终于迈着艰难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床上,季澄安静极了,干净的容颜之上没有一丝尘世的烦恼与忧愁,即便他此刻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他的脸依那般阳光明媚。
  她已经走了过去,将季澄搂进了怀里,他的身子,已经冰冷,僵硬,叮叮咚咚在这一刻心中涌起了悲伤又强大的力量,一颗心疼痛无比,泪水如开闸放水一般,顺着脸颊滚滚而落。
  “季澄……季澄……”她一声声呼唤他,却再也得不到回应。
  门口,一抹大红色的身影在这时出现,叮叮咚咚美眸之中用掠过一抹狠色。
  她放下季澄,抬手拭掉脸颊之上的泪水,缓缓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忽的抬手,便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此刻,这张脸,她真的恨极。
  “为什么?”她声音轻极了,甚至有些阴森。
  钟离风面色平静,那五指印却鲜明至极,“因为你是我的。”
  又是“啪”的一声,叮叮咚咚再次扬手,狠狠地扇了下去。
  她吼了出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死他?钟离风,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恨你,我真的恨你,你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钟离风轻笑一声,“是啊,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你呢?你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这样?现在呢?你想一走了之?还是想一剑杀死我?”
  叮叮咚咚恶狠狠地盯着他,真的恨不得一剑杀了他才好。
  面前这个人,根本不是她的钟离哥哥,他是陌生人,他那么可怕,怎么可能是她的钟离哥哥?
  钟离风长袖之中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叮叮,你最好杀了我,不然,你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从我身边逃走了。”
  叮叮咚咚眉心微微蹙了一下,泪腺之中已经变得滚烫,她的眼角生疼,“我不想再见到你……钟离风,之前是我欠你的,但现在,我的清白,加上季澄的命,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但是你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我不会跟你在一起,死都不会。”
  钟离风心中闪过一抹惊慌,上前一步,向她伸出了手,“叮叮……”
  “滚开!”叮叮咚咚一把打开他的手,走到床边,抱紧了季澄的身体,一个闪身,便在钟离风的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叮叮!”钟离风大呼一声,立刻追了出去。
  只是,叮叮咚咚的速度哪里是他可以追得上的?
  她就那样消失了,仿佛永远消失在他的生命之中一样,钟离风的心在这一瞬间都空了,泛着空荡荡的痛楚。
  “叮叮!”他大喊着她的名字,却是再也得不到她的回应了。
  叮叮咚咚将季澄安葬了,那个地方很美,鸟语花香,草长莺飞的。
  叮叮咚咚在他的坟前陪了她整整一天,便离开了。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无论去哪里,都不想让钟离风找到。
  一路下了山,走出了很远的距离,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她便在附近找了个山洞歇下。
  她根本睡不着,脑中全是季澄的影子,偶尔也会浮现出钟离风残忍的面容。
  洞口,月光如水一般流了进来,她坐在火堆旁边,肚子忽的响了起来。
  虽是饿了,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眼角,一滴晶莹的泪滴夺眶而出,叮叮咚咚微微仰头,“爹,叮叮好想你,爹……叮叮现在好痛苦,怎么办?”
  泪水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叮叮咚咚不再阻止,任凭那泪水冲刷着她的脸颊,流下一道道悲伤的痕迹。
  天终于大亮了,叮叮咚咚的泪水也已经停了下来,双眼却是胀痛无比,难受极了。
  出了洞口,她继续向前走,脑中昏昏沉沉的,脚下的步子也是轻飘飘的,极度不稳。
  身后突然传来了马蹄纷沓的声音,等她反应过来,听到声音的时候,一转身,她便看到了那匹马。
  马上一男一女皆是一身胜雪的白衣,叮叮咚咚看着两人,眼前一亮,神色之间终于有了一点点波澜,“七殿下?纤羽姐姐?”
  龙墨爵停下了马,与任纤羽一起下了马。
  任纤羽立刻上前,上下打量着叮叮咚咚,难以置信地说道,“叮叮?你是叮叮?”
  叮叮咚咚眸底再次蓄满了泪水,上前便扑进了任纤羽的怀中,“纤羽姐姐。”
  任纤羽又惊又喜,紧紧搂着叮叮咚咚,“真的是你?叮叮,我们好久不见了,大家一直都很想念你和钟离。”
  “我也想你们,我也很想大家。”叮叮咚咚哽咽着说道。
  叮叮咚咚泪水越来越汹涌,许久,终于停了下来,她离开任纤羽的怀抱,“七殿下,纤羽姐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龙墨爵如谪仙一般的俊颜之上隐隐含笑,“我和你纤羽姐姐刚从幽月宫回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怎么就你自己?钟离呢?”
  叮叮咚咚四下望去,暗道她竟然在无知无觉中走到了这里,顿了顿,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龙墨爵与任纤羽对视了一眼,任纤羽又上前说道,“既然遇到了,叮叮,你跟我们回水云谷吧,明天带你进宫,皇上和粉蝶一直都念着你呢,还有你的弟弟妹妹,你是不是也很想念他们?”
  叮叮咚咚神色一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唇边溢出了一抹浅淡的笑容,点点头,“好,不过……纤羽姐姐,七殿下,你们不要告诉钟离风我跟你们一起,好不好?”
  任纤羽看了龙墨爵一眼,秀眉微微一蹙,点点头,“放心,我们都会为你保密的,我们走吧。”
  “嗯。”叮叮咚咚轻轻应了一声,与两人一起回到了水云谷。
  任纤羽又立刻命人为叮叮咚咚准备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叮叮咚咚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吃了些东西。
  任纤羽这才问道,“叮叮,你和钟离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叮叮咚咚早已经将任纤羽当成了自己的亲人,顿了顿,她便将与钟离风之间的一切,包括季澄和沈安卉,她丝毫没有保留,全部告诉了任纤羽。
  讲完,她已经是泪流满面。
  任纤羽听了,也是幽幽一叹,“怎么会这样?钟离他……”
  叮叮咚咚摇摇头,“他变了,他真的变了,纤羽姐姐,我很讨厌他,你别告诉他我在这里,千万不要告诉他。”
  任纤羽沉默了一会,喟然一叹,“叮叮,我不会告诉他,只是,你们两个……不会就这样结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