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妃不讲理:妖孽王爷且放过 > 第七七三章 番外之魔女初长成(五)
  叮叮咚咚美眸幽幽,定定地看着钟离风,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是他和叶恋雪在一起的身影,还有和叶恋雪一起时他脸上的笑容。
  一直以来,在她的心里,她虽然希望钟离风可以快一点将叶恋雪放下,可她还是认为,这世间,与他最般配的,便是叶恋雪了,他们两个才是天生的一对。
  在情爱的世界里,钟离风就该与叶恋雪在一起,而她自己,只是一个看官而已。
  只是此时此刻,钟离风却将她牵扯进了这场感情纠葛里,她甚至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和钟离风发展到这种地步。
  而现在,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一瞬间,叮叮咚咚只觉得好可怕,她还是那个她呀,为什么她的钟离哥哥要这么对她?
  “不是这样的,钟离哥哥,不应该是这样的。”她摇着头,轻轻地说,推开他,一步步向后退。
  钟离风面色深沉,“不应该是哪样的?叮叮,我不应该爱你吗?”
  叮叮咚咚心中无比的混乱,“你爱的,应该是恋雪姐姐,你爱的应该是她,钟离哥哥,我不是……”
  “我没有把你当做是她。”钟离风几步上前,双手紧紧扣住了她的肩膀。
  叮叮咚咚眉心越蹙越紧,钟离风低着头看她,“叮叮,你就是你,在我心中,你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你到底明不明白?”
  “可是……”叮叮咚咚不解。
  所有的一切,她都不明白,为什么钟离风会对她产生这种令她感到恐惧的感情?
  到底,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钟离风看着她茫然的小脸,无声一叹,拿了件自己的衣裳为她穿上。
  叮叮咚咚却仍旧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间屋子,出去了,她身上穿着的是钟离风的衣服,大家一定会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的。
  可是不出去,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
  “无论如何,你……我不会原谅你。”沉默了许久,她这样说道,终是推开那扇门,出了去。
  就算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也无所谓了,因为,她要离开这里。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立刻去了浴室,将自己洗净了,穿戴妥当,便收拾了包裹。
  钟离风是不会让她离开的,她当然知道,所以,她要等到晚上再离开。
  这么多年了,钟离风对她的恩情她一直记在心里,而就在那一刻,他夺走了她清白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两清了。
  至此以后,他们,两不相欠。
  终于,黑夜如期而至,叮叮咚咚背上小小的包裹,从暖阁的窗子飞了出去,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一路来到了山下,她仍旧没有停下脚步,速度却慢了下来。
  即便是等一下钟离风追了上来,她也不怕,谁都无法阻止她。
  “叮叮!”一道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传来。
  叮叮咚咚脚下的步子一滞,转过身子,皎洁如水的月光下,季澄干净俊朗的容颜那般清晰,映入了叮叮咚咚的眼帘。
  “季澄?”叮叮咚咚微微有些惊讶。
  季澄上前,轻轻一笑,“我说过,我会带你走,我一直就在这等你……你怎么……”
  叮叮咚咚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轻轻眨了几下,甜美至极的容颜之上掠过一丝黯然,她立刻低下头,掩掉自己复杂的神色,再次抬起头来,微微一笑,“没什么,我要离开了。”
  季澄立刻说道,“我跟你一起。”
  叮叮咚咚眉心微微蹙起,“可是……”
  她当然知道季澄对她的心意,可是,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而此刻,她还不知道到底要怎样跟季澄说,到底,要不要跟季澄说。
  季澄干净的容颜之上隐隐含笑,上前一步,牵住了叮叮咚咚的手,“我跟你一起,我们走吧。”
  叮叮咚咚心中思绪复杂至极,低头看着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心中微微动容,沉默了一会才点点头,“走吧。”
  季澄带着叮叮咚咚找到了他的马,两人上了马,连夜赶路,天大亮之际,已经走出离星圣神教几百里的距离了。
  而此时此刻,星圣神教之内,全体人员均已出动,全力缉拿叮叮咚咚。
  钟离风说的就是“缉拿”两个字,整个星圣神教之内,所有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钟离风发这么大的脾气。
  钟离风自己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则是自责,昨晚不应该让她自己单独留在房里的,他应该想到的,她早已有了要离开的心,都是他自己一时粗心大意,才让她有了逃离这里的机会。
  这天大地大,她到底去了哪里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呢?
  太阳越升越高,叮叮咚咚与季澄两人赶了一夜的路,也是累了,此刻,两人已经来到了忘忧崖上。
  叮叮咚咚站在崖边,指着下面说道,“那里就是我以前生活过的地方,我已经好久没有回去过了。”
  季澄眼前一亮,“是吗?那我们下去看看。”
  叮叮咚咚摇摇头,小脸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霾,“不了,钟离哥哥一定知道我会回来这里的,我不想让他找到我。”
  季澄微微一怔,“你和他……发生什么事了?”
  叮叮咚咚顿了顿,微微侧头看他,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没什么。”
  刚才,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说出来了。
  她在想,若是她说出来了,季澄会怎么看她,会不会嫌弃她?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季澄的看法,难道,她真的喜欢他吗?
  “走吧。”半响,她又开口说道,声音飘渺如烟,似是叹息一般。
  季澄细细地看着她,“叮叮,你舍不得他是不是?”
  叮叮咚咚胸口一窒,季澄的这个问题像是一只锤子,重重地砸在她的心间。
  她看着忘忧崖下,好一会,终于开口说道,“走吧,我们走吧,我想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季澄点点头,上前,握住了她的小手,“叮叮,无论你想去哪里,我永远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这一句话,曾经她好像也对钟离风说过。
  叮叮咚咚暗自心道,可是最后,她还是离开了。
  忽的,她将自己的手从季澄的手中抽了出来,“季澄,我……我不想欺骗你,其实我已经……”
  她犹豫着,还是无法说出口,可是又必须说出来。
  季澄说出那些话,是因为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若是他知道了,说不定,他现在已经离开了。
  叮叮咚咚不想那般自私,欺骗季澄的感情。
  季澄听不到她的下文,问道,“什么?你想说什么?”
  叮叮咚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其实我已经……我已经是钟离哥哥的人了。”
  季澄一怔,接下来便如遭晴天霹雳一般,他找不到了自己的声音,只是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她。
  叮叮咚咚抬头,迎上他的视线,再次低下了头,“我先走了。”
  话落,她转身离开。
  季澄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崖边,叮叮咚咚的身影渐行渐远,她的每一步,都像才在他的心头一般。
  双手紧紧攥成了拳,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季澄忽的迈开脚步,追了上去,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了怀里,“叮叮,我……你让我留在你的身边,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叮叮咚咚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她想过将事实告诉他的后果,他有可能嫌弃她,有可能直接走人,有可能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没事,甚至还有可能劝她回到钟离风的身边……
  唯独这个结果,她想象不到。
  季澄见她没有反应,轻轻推开了她。
  几年不见,他长得可真高,叮叮咚咚只到他的肩膀,他低头看着她,双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叮叮,这几年来,我一直苦练武功,只是想等我足以和钟离风对抗的时候,就去找你,带你走,一直到这一刻,我的决定仍旧未改变,所以叮叮,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叮叮咚咚似是被他这一番话震撼到了,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季澄收了收手中的力道,“叮叮,跟我走,好不好?”
  季澄的声音一直在叮叮咚咚的耳边回荡着,她不说话,他就静静地看着她,许久,对季澄来说,似是天长地久一般,叮叮咚咚才终于点点头,“好,我跟你走。”
  季澄心下欢喜,唇边笑容展开,“我们走吧。”
  “嗯。”叮叮咚咚轻轻应了一声,两人再次上马。
  只是,这天大地大,两人真的不知道去哪里,更不知道有什么地方是钟离风找不到的。
  又赶了一天的路,此时已经是傍晚了,天色隐隐暗了下来,叮叮咚咚筋疲力尽,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季澄见了,轻笑一声,看着前面路边那间小小的客栈说道,“今晚我们就在那里歇息吧。”
  叮叮咚咚点点头,下了马,向客栈而去。
  两人定了两间房,季澄又点了些吃的东西,叮叮咚咚却直接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便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