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妃不讲理:妖孽王爷且放过 > 第七七一章 番外之魔女初长成(三)
  转眼,夜色已深,漆黑的夜幕之上燃起了满天的星斗。
  夜里的寒风仍旧刺骨,叮叮咚咚躺在床上,想着季澄现在在山下等着她,那刺骨的寒风直直地往他的身子里钻,那滋味一定很难受。
  等了这么长时间了,钟离风仍旧没有出现,他今天晚上应该不会过来了。可她又害怕有个万一,便找来了一个和她很贴心的小丫鬟碧涵钻进她的被窝里装睡,她自己则去了暖阁,打开窗子,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外面茫茫的夜色之中。
  月光皎洁如水,照得大地一片通亮,叮叮咚咚来到了山下,大喊了几声,半响却也没有得到季澄的回应。
  她又顺着山路往下走了一段距离,一路呼喊着,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冰冷至极,吹得她露在外面的生嫩皮肤刺痛无比。
  她又大喊了几声,暗道季澄应该是离开了,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他也不可能傻到在这挨冻还要等她。
  其实他离开了,她反倒放心了,不然这夜实在太冷,真的会冻坏一个人的。
  又四下环望了一圈,叮叮咚咚放弃了,转身,正欲回去,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异动。
  她美眸幽幽,眼波微动,甜美至极的面容之上闪过了一丝与她十分不搭调的冰冷笑容。
  两边树影晃动,越来越剧烈,根据黑暗中的呼吸,她已经辨别出来来人的数量一定不少。
  正想着,只见眼前“唰唰”窜出了重重人影,均是一身夜行衣,如鬼魅一般。
  黑衣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刺眼的寒光晃花了叮叮咚咚的眼睛,她微微眯起双眸,一个闪身便向那由黑衣人手中的剑编织成的剑网中钻了进去。
  厮杀在这一刻便展开了,叮叮咚咚身形娇小,灵活至极,手下更是不留情,没几下,大约三分之一的黑衣人便倒下了。
  叮叮咚咚神色狠戾,双拳紧紧握起,纵身一跃跳到了半空之中,却在这时,视线的角落里闪过了一抹大红色的身影,紧接着,她所熟悉的身影一一出现在她的眼前,与黑衣人展开了厮杀。
  钟离风飞向她,一把环住了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带着她回到了星圣神教。
  离得他如此之近,叮叮咚咚自然感觉得到钟离风周身所散发出的那股强大的怒气与令人胆寒的杀气。
  一落地,她便挣开他,一个闪身与他分开一段距离,面对面看着他,仰着一张至美容颜问道,“你去过我的房间了?”
  钟离风一双如黑曜石一般乌亮的深眸之中早已没了往日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大的黑暗的力量。
  他声音低沉而又冰冷,“若不是我去过了,恐怕你早已死在那些黑衣人手中了。”
  叮叮咚咚有些不服气,“我的武功有那么差吗?你真的以为那几个人是我的对手?是你自己太杞人忧天了。”
  “杞人忧天”这个词,还是钟离风给她请的教书先生教她的,如今终于用到地方了。
  “我只是……只是想去见见季澄,你送他离开这里,我只是想去跟他告别而已。”叮叮咚咚在心里暗道好险将沈安卉说出来了。
  钟离风冷冷一笑,“只是告别而已?你见到他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黑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经钟离风这样一提醒,叮叮咚咚神色一亮,倒是想到了什么,钟离风幽幽看定她,沉声问道,“想到了?”
  叮叮咚咚双眉微蹙,难以置信地看着钟离风,“你都知道了?”
  话落,她又觉得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问出来的必要,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过现在的重点反倒在沈安卉身上了,叮叮咚咚暗想着,是沈安卉骗她下山,然后命令黑衣人杀了她?
  可是,叮叮咚咚有些不明白,她和沈安卉无冤无仇,已经和平相处几年了,为什么沈安卉会无缘无故对她下手?
  到不是无缘无故,一定是有原因的,那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钟离风见她陷入了深思,上前一步,握了她的小手,“走吧,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不过,倘若你再敢私自离开……”
  他话说到此,顿了顿,低下头,不出所料,叮叮咚咚正皱眉看着他。
  弯唇浅笑出来,钟离风接着说道,“你如果不在乎那些帮助你逃跑的人的xing命的话,就离开好了。”
  叮叮咚咚脚步一滞,正欲开口,钟离风却忽的弯身,将她打横抱起,向她的房间走去。
  她的心跳在这一刻停了一拍,紧接着心头传来了一阵抽搐。她看着他俊朗的侧颜问道,“你把夫人怎么样了?”
  钟离风并不看向她,人畜无害地笑了出来,“你想怎么处置她?”
  叮叮咚咚微微一怔,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钟离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叮叮咚咚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轻轻忽闪了两下,顿了顿问道,“那……她死了吗?”
  钟离风收回了唇边的笑容,低低地问:“你很关心她?她想杀了你。”
  “可是她是你的妻子。”叮叮咚咚声音小小的,柔柔的,像是一颗羽毛,轻轻划过钟离风的心间,痒痒的。
  他迈过大厅门槛,一路将她抱回了她的房间,“谁都不可以伤害你。”
  叮叮咚咚似是被这句话震撼到了,心中动容,唇角不由扯起,像小时候那样,环上了钟离风的脖子,甜美的小脸埋进了他的颈窝之中,“钟离哥哥,谢谢你,谢谢你还对我这么好。”
  钟离风对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微微惊讶,却是欣喜万分,已经好久了,他们之间没有这样的亲密了,一瞬间,时光仿佛又回到了最初,他们最亲密的时刻。
  钟离风温润一笑,开了她的房门,耳边又传来她温温软软的声音,“钟离哥哥,你告诉我季澄去哪了还不好?”
  钟离风唇边笑容一僵,渐渐沉寂下去,面色越发的沉了下来,碧涵还跪在叮叮咚咚的房间内,看到钟离风沉沉的面色,更是吓得浑身发抖。
  叮叮咚咚听不到钟离风的声音,抬头看他,正好迎上他阴沉至极的俊朗容颜,视线却落到了跪在地面上的碧涵身上。
  “碧涵?”叮叮咚咚惊呼一声,跳出了钟离风的怀抱落了地,将碧涵扶了起来。
  她又看了眼钟离风,轻轻拍了拍碧涵,“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碧涵不敢,低着头,偷偷瞄了钟离风一眼,叮叮咚咚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眉心微微蹙起,将碧涵推了出去,“我说没事就没事了,你回房休息吧。”
  碧涵福身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叮叮咚咚见钟离风并没有为难碧涵,也是松了一口气,“是我强迫碧涵帮我忙的,你要是生气的话,就怪我好了。”
  钟离风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休息吧,别再到处乱走了。”
  话落,他便转身出了叮叮咚咚的房门,叮叮咚咚看着他的背影,心内幽幽一叹。
  其实,他们之间还是可以回到过去的,就像刚才那样……只是,那快乐的瞬间实在是太短暂了,不知道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
  又是一声无声的叹息,叮叮咚咚去了浴室,洗漱罢,便上床休息了。
  眼前又浮现出季澄那张干净的容颜,再想到沈安卉,叮叮咚咚眉心又渐渐皱了起来。
  她真的想不出沈安卉陷害她的原因,可沈安卉死不足惜是一定的,那样的人,确实该死,她不是什么圣人,才不会选择原谅呢,而钟离风帮她报了仇,她的心里很高兴,至少,在她和沈安卉之间,钟离风还是站在她这边,即便沈安卉是他的妻子。
  只是季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他一面。
  乱七八糟的东西想了许多许久,叮叮咚咚眼皮渐渐下沉,便睡了过去。
  之后的日子,没有了季澄的陪伴,叮叮咚咚总觉得缺少了什么,总是闷闷不乐的。
  就这样,这个冬天就这么过去了,转眼,天气便暖和了,天地间吐出了新绿,桃花也开了。
  钟离风见她这样闷闷不乐也不是办法,这天用过早膳之后,便说道,“叮叮,今天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叮叮咚咚神色一亮,这一次她立刻便点头,兴奋地说道,“好啊好啊。”
  好久不见她笑得这般甜美了,钟离风的唇角也是不自觉地就跟着扬了起来。
  两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上了马,离开。
  马儿漫步在山间,整整走了一上午,钟离风才停下马,叮叮咚咚立刻跳下去,看了看四周,心中积压已久的阴霾在这一刻被眼前的美景洗去了一大半。
  她的面前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四周是刚刚放绿的树木,草地上已经有各色的小野花开放了。
  叮叮咚咚跑到了小河边,又转身向钟离风招手,“钟离哥哥,你快过来。”
  阳光晴好,灿烂而明媚,照得叮叮咚咚唇边的笑容熠熠生辉,钟离风一时晃花了眼,那记笑容亦是迷醉了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