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妃不讲理:妖孽王爷且放过 > 第七七零章 番外之魔女初长成(二)
  “他不是玩具。”叮叮咚咚迅速反驳出声。
  “玩具”这两个字,真的很可怕。她一直以为钟离风对季澄很好,现在却发现,若不是因为她,季澄可能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她突然就觉得钟离风好可怕,想要离开的念头再次坚定了。
  原来,她真的长大了。
  原来,大人的世界,一点都不好玩,爱与恨都那般复杂。
  钟离风低头看着叮叮咚咚笑,突然抬手,轻轻揉着她的头发,一如往常,“再等等,等你再大一些的。”
  叮叮咚咚眉心微微蹙起,仰着一张甜美至极的容颜,迷茫地看着他。
  钟离风轻轻拍着她的小脑袋,意味深长地一笑,转身离开 。
  叮叮咚咚目送着他离开,一直到那抹大红色的身影消失,她的眉心都不得舒展。
  再等等,等她再长大一些,难道她现在不够大吗?还要等多长时间?
  这一瞬间,她突然发现,她和钟离风之间,一切好像都变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是那个每天带着她到处玩耍的大哥哥,而是一直困着她,不许她这样做,不许她那样做,甚至,不许她再和夜玩耍,不许她和其他的男人玩耍,当然,除了他和季澄。
  叮叮咚咚的一颗心渐渐沉重了下来,躺到了床上,却是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晨,她与钟离风一起用了早膳,便去找季澄玩。
  到了季澄的房间,敲了门却未得到任何回应,又喊了几声,叮叮咚咚担心季澄生病了,便直接推开了季澄房间的门,却发现他的床整整齐齐的,却不见季澄的人影。
  “季澄呢?”她出了门,正好有丫鬟路过,她便问道。
  那丫鬟顿了顿答道,“季澄已经离开了。”
  叮叮咚咚着实一惊,一时之间又有些无法接受,“你说什么?什么叫‘季澄已经离开了’?他去哪了?”
  丫鬟摇了摇头,“小姐,奴婢也不知道季澄去哪了。”
  叮叮咚咚耳边忽的响起钟离风的话,闪身便来到了大殿。
  钟离风就坐在殿首,单手支颌,浑身透着一股高贵无比的气息,他貌似是在等她。
  叮叮咚咚几步上前,“季澄离开了。”
  钟离风幽幽看定她,并不言语。
  叮叮咚咚心中已是明了,“是你让他离开的对不对?钟离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不喜欢他。”钟离风低低地说道。
  叮叮咚咚心中愤怒无比,音量上扬了几分,“你不喜欢他?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把他带回来?”
  钟离风缓缓垂下眼帘,“不是说过了吗?他只是你的玩具,你现在长大了,已经不需要玩具了。”
  叮叮咚咚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中隐隐含着泪花,“长大了?你终于承认我长大了,那我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吧?”
  话落,她转身便要离开,人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口,手腕却忽的一紧。
  叮叮咚咚自然知道是钟离风,回头看他,“你还有什么事?”
  钟离风握着她手腕的大掌渐渐加重了力道,叮叮咚咚轻笑一声,“钟离哥哥,你真的以为你可以阻止我?这么多年了,我不是无法离开这里,只是因为你是我的钟离哥哥,姐姐离开之后,你伤心难过,我想让你开心,所以才留下来。可是钟离哥哥,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越来越讨厌了?”
  钟离风定定地看着她笑,叮叮咚咚接着说道,“这次不是开玩笑,钟离哥哥,我这的很讨厌你,很讨厌现在的你。”
  钟离风眸色沉静,将那抹复杂的情绪掩盖得很好,缓缓松开了她的手腕,“再等等。”
  叮叮咚咚双目垂泪,“你到底把季澄送到哪里去了?”
  钟离风长臂一伸,将叮叮咚咚搂进了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叮叮咚咚小小的心灵传来了一股悲凉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止住了泪水,鼻尖充斥着钟离风身上好闻的气息,那气息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此时此刻,却是那般的排斥。
  这一天,钟离风都在陪着叮叮咚咚,寸步不离。
  晚上,他将她打横抱起放到了床上,见她缓缓闭上了双眼,她不稳的气息却告诉了他,她未睡着。
  他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眸底渐渐涌起的,是他一直不肯流露出来的迷恋与占有欲。
  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底一开始存在的那个人,渐渐模糊了,渐渐的,那个位置,被另一张甜美出尘的容颜所代替。
  只是,她的美,觊觎的人实在太多了,季澄就是一个,所以,他绝对不能让那个男孩留下来,甚至,他不敢让她离开他的视线之内。
  叮叮咚咚自然也知道他一直没有离开,却不明白是为什么。
  他们之间,真的变了,从前那单纯纯粹的快乐,已经一去不复返,再也找不回了,就像流逝的时光一样。
  心内幽幽一叹,叮叮咚咚转过身子,背对着钟离风。
  其实,若是她真的能够做到从心底里讨厌钟离风就好了,她便可以离开这里,谁都无法阻止。
  这么多年了,他对她好她清清楚楚地知道,即便有些东西并不是她想要的,她仍然心存感激,所以,他说再等等,她便一直等着。
  这一次呢?她真的还要等下去吗?
  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叮叮咚咚心中烦躁无比,却是无法发泄。
  夜色渐深,她仍旧一点睡意都没有,而钟离风,也一直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她。
  “你回去吧,我不会走的。”半响,叮叮咚咚终于开口,声音也是飘渺如烟,如同那寒夜里的风,一吹,便散了。
  钟离风微微一怔,心中似是被什么击中了。
  他留下来,真的是因为怕她离开……没错,他就是如此害怕,怕她离开他的身边。
  他已经等不及了,等不到她长大的那一天,可是又必须等下去,等到她可以接受他,接纳他。
  “钟离哥哥在这里陪你不好吗?”他轻轻地问,那语气之中似乎往外渗出了一丝丝的无奈之感。
  叮叮咚咚心思还在牵挂着季澄,听到他的话,她无声一叹,“随便吧。”
  钟离风不再言语,这样一坐就坐了一夜。
  叮叮咚咚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隔天早晨睁开眼睛的时候,身后已经没了钟离风的身影。
  她起了床,洗漱妥当便去与钟离风一起用早膳。
  钟离风抬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小脸,顿了顿问道,“今天带你出去玩,去吗?”
  叮叮咚咚低着头,眼前一亮,钟离风并未看得见,他等了好久都未听到她的声音,正欲开口,她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响起,“钟离哥哥,我听你的话,不离开这里,你告诉我季澄在哪,好不好?”
  钟离风神色一滞,伸手夹了一块她最爱吃的芙蓉糕放到她的小碟子里,“多吃点,你真的太瘦了。”
  叮叮咚咚眸底闪过一抹痛色,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么多年了,你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你真的舍得将他送出去?季澄曾经跟我说过,这里已经是他的家了,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钟离风面色沉沉,一双黑曜石一般乌亮的深眸之中渐渐涌起了强大的力量。
  叮叮咚咚垂下了头,“钟离哥哥,你真的变了。”
  话落,她放下了筷子,起身离开。
  钟离风看着手中的筷子,深眸之中无波无澜,心中却是波涛汹涌。
  他是变了,变得自私,占有欲强……是不是在自己真正爱的人面前,人都会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叮叮咚咚已经开始讨厌他了,连他自己都开始讨厌自己了。
  叮叮咚咚向自己的房间而去,途径花园,正好碰上了迎面走来的沈安卉。
  沈安卉笑容满面地走过来,柔声说道,“这么快就用完早膳了?”
  叮叮咚咚点点头,扯起唇角勉强一笑,越过她离开。
  “叮叮……”沈安卉唤住了叮叮咚咚,转过身子看着她。
  叮叮咚咚脚步一滞,回头问道,“夫人有什么事吗?”
  沈安卉看了眼四周,遣了所有的下人,上前一步,小声说道,“你想知道季澄去哪了吗?”
  叮叮咚咚神色一亮,立刻问道,“你知道他去哪了?”
  沈安卉浅笑着点头,“当然,季澄临走之前,还说他舍不得你,他说他会一直在山下等你。”
  叮叮咚咚面容之上的表情稍稍凝结,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沈安卉轻笑一声,“我只是想帮你,不过……你千万别告诉教主,说是我将季澄的下落告诉你的。”
  叮叮咚咚点点头,心中暗道,钟离风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一直派人暗中跟着她不是吗?
  沈安卉温柔浅笑,缓步走出了花园。
  叮叮咚咚站在原地,眼波微动,思考着怎样才能下山见季澄一面……其实,她的速度之快,人的肉眼根本看不清的,若是她离开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发现的。
  只要在钟离风发现之前回来,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般想着,叮叮咚咚也在心底下定了决心,她必须见季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