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一百零五章有点狂啊
  大食附属国也门。
  也门国又名萨巴王朝,虽然由现在的也门国王上萨那统治,却又依附与黑衣大食的统治。
  也门西南疆土沿海位置亚丁斯港口,是西洋诸国海上船队停驻也门国往来贸易的重要港口之一。
  大龙承平三年十二月初二。
  这一日的亚丁斯港口千帆竟过,万船云集,穿着各种服饰,肤色,相貌各异的西洋人带着自己的货物,乘坐小船往来于海船上和亚丁斯港口之间川流不息。
  各国商人正在港口里的市集上自由的贸易着货物,一声声悠扬悦耳的号角声霎时间回响在港口内外。
  令来往亚丁斯港口的各国商人,下意识的朝着港口东南方方向的海岸线上张望过去。
  一些商人经过了短暂的愕然,登时喜上眉梢,眼中带着浓浓的期待之意探着身子朝着碧蓝的海洋上张望过去,仿佛自己的亲爹娘到来了一般。
  悠扬的号角声此起彼伏的持续了约莫半柱香的功夫才停息下来,在一些商人期待的目光注视下,海岸线上渐渐地出现了一道道迎着海风舞动招展的旌旗。
  继而一条条犹如岛屿一般的海船渐渐露出了它们的半边船体,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左右,好像移动的岛屿一样的海船露出了全貌,缓缓停靠在了距离亚丁斯港口数里之外的海平面之上。
  一个个硕大的船锚溅起一道道浪花沉入海水之中。
  望着高大桅杆上迎风飘扬的龙旗,站在港口上的七成各国商人登时手舞足蹈,击掌相庆起来。
  “真主保佑,真的是大龙的宝船来了!”
  “真的是大龙的宝船回航了,是大龙的宝船!”
  “完了,我好不容易赚来的金币又要消耗一空了,可是能购买到那些大龙的瓷器跟宝物,我又好恨真主没有让我拥有更多的宝物。”
  “快,快去禀报城主,通知国王陛下,大龙的宝船回航了。”
  “朋友,咱们别再继续纠缠了,这些香料我不讲价了好不好,你说三十个金币就三十个金币。”
  “不不不,我亲爱的朋友,现在他们值四十个金币了。”
  “你这也太奸诈了,我的朋友,你一点都不诚实,佛祖会惩罚你的!”
  “朋友,他们是什么人呢?你们为什么这么高兴?天主啊,海面上的那些是海船吗?怎么会跟岛屿一样大小。
  不不不,简直比岛屿还要庞大!”
  “什么?你连大龙的船队都不知道?”
  “我是第一次随叔父来也门的亚丁斯港口贸易,从来没有听说过大龙的船队。
  他们到底是什么喷啊?”
  “天呢,但愿真主保佑你不会在见到了大龙的货物之后迷失了心智。”
  在港口上嘈杂的交谈声中,一只只小船缓缓地离开了大宝船,运送着数以万计的木箱子朝着港口驶去。
  安狗儿正了正头顶的官帽,整理了一下衣襟,牵着娘子露娅的手乘坐上了属于船队总兵官的船只驶向了港口。
  露娅神色幸福的依偎在安狗儿的肩膀上:“夫君,一年半了,咱们终于又回到了也门了,再过几个月,咱们就可以进入爱琴海了。
  然后咱们便可以回航大龙京师,见到咱们的女儿黛儿了,露娅好想她啊!”
  安狗儿淡笑着拍了拍露娅的肩膀:“是啊,马上就可以回航见到女儿了,希望这次在也门的贸易不要让为夫失望,可以带回去大量的宝物给大哥。”
  “欢迎大龙国使!”
  “欢迎大龙国使!”
  “欢迎大龙国使!”
  港口上一些知道大龙船队的西洋商人见到了安狗儿的身影,立刻用各种礼仪行了一礼,口中说着蹩脚的汉话。
  安狗儿淡笑着抱了一拳:“本国使见过诸位西洋朋友,谢谢你们的欢迎,你们可以尽情的购买任何你们想要的货物。”
  “哦!愿真主祝福你!”
  安狗儿牵着露娅的手臂跳下了小船,看着面前的商人淡笑着摇摇头。
  “朋友,你的大龙话说的不错,看来是没少下功夫,但是本国使不信真主,保佑我们的是我们的大龙皇帝陛下。”
  “这……这真是太遗憾了!”
  安狗儿抬手一指那些搬运着箱子朝着港口走去的大龙船队官兵,似笑非笑的摇摇头:“朋友,见到箱子里的东西,你就不会觉得遗憾了。
  你再不过去的话,你会见到比本国使不信真主更加遗憾的事情出现在你的面前的。”
  安狗儿身边的西洋人神色一变,悻悻的对着安狗儿夫妇行了一礼,迫不及待的朝着大龙搬运货物的将士们跑了过去。
  “夫君,看那个人的穿着,好像是是苏门答腊国的商人呢!”
  安狗儿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管他呢,为夫没有兴趣知道他的身份。
  走,咱们去市集上转转,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东西,为夫买给你!”
  “嗯嗯嗯,夫君最好了!”
  吃了一肚子狗粮的船队副总兵官谭清海幽怨的看着夫妇俩远去的背影,对着身边几个将领郭洋他们招招手。
  “走,咱们也去买点首饰什么的给自家婆娘带回去,不就是娘子吗?跟谁没有似得!”
  “副总兵说的不错,不就是娘子吗?谁没有似得,末将有三个呢!”
  “没错,谁没有似得!”
  众将领身边一个六十七岁的年轻副将可怜巴巴的看着谭清海他们:“副总兵,郭将军,诸位将军,我……我没有娘子!”
  “小袁呢!你还年轻,不急,不急!”
  “副总兵,这也门好像也有勾栏院或者青楼一样的地方吧。
  忙完了正事,要不咱们晚上带着小袁去尝尝西洋女人的滋味?
  不准***女,勾栏院的女子给钱了总不算违背陛下的旨意吧!”
  “我……我不去!”
  “嘿,你小子还矫情上了!”
  “先忙正事再说,等天黑了,我去探探总兵的口风再说吧。”
  “是!”
  “好了,众将听令!”
  “吾等在!”
  “各执一部,严密监管各部弟兄和随船商户与西洋人的交易。
  这些西洋人在做生意上狡猾着呢,绝对不能让咱们自己人吃亏了。”
  “吾等领命!”
  安狗儿看着露娅拿着一串贝壳首饰爱不释手的模样,一头黑线的揪了揪耳朵。
  “露娅,咱俩就不说了,船舱里放着那么多名贵金银珠宝的首饰你不喜欢,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了这些贝壳呢?
  到底有什么好的?”
  露娅娇嗔的看着安狗儿不解的模样,将贝壳首饰在脖颈上试了试:“坏夫君,你真笨。
  露娅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我们的国度,贝壳预示着永恒的爱情。
  你送露娅贝壳,就代表着你永远都爱露娅。
  金银珠宝固然珍贵,可是露娅更喜欢夫君你对露娅的爱!
  你就说买不买吧!不买的话露娅生气了。”
  “买买买,我买还不行吗?”
  “那你帮我戴上。”
  素来冷面寒霜的安狗儿脸上难得露出一副尴尬之色,接过贝壳首饰四下张望着,缓缓的戴到了露娅的脖颈之上。
  “好看啊?”
  “漂亮!”
  “老板,你这首饰多少钱?”
  看着摊位前神色迷茫的也门商人,安狗儿从袖口里摸了一会,一个金币也没找到,只好掏出一块一两的金锭直接丢在了一堆他看不上眼的首饰堆里,拉着露娅朝着别处走去。
  摊位老板急忙拿起金锭放在口中咬了咬,顿时神色激动的看着夫妇俩的背影。
  “祝福你,真主的化身。”
  是夜。
  亚丁城主府城堡中灯火通明。
  安狗儿,谭清海等大龙将领,抬手拒绝了捧着葡萄酒要来给自己等人斟酒的漂亮侍女,摆手让自己的亲兵斟满了大龙的酒水。
  “告诉他们,我们喝不惯这些葡萄酒,还是习惯喝自己的酒水。
  他们想喝我大龙酒水我们也不会吝啬!”
  “是!”
  翻译将安狗儿的话翻译过去之后,对面的众人神色尴尬的点点头,坐在中间的一个大胡子中年人轻轻地拍了拍手,城堡外几十个也门国的兵马抬着十个大箱子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城堡之中。
  那些也门国兵马将十个大箱子一一摆在了安狗儿他们这些大龙的将领身边,然后打开了箱盖。
  在灯火的照耀下,十个大箱子中马上露出了各种华光宝气的奇珍异宝。
  安狗儿等人神色一愣,眯着眼睛对视了一眼,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对面的几人。
  坐在安狗儿正对面的中年人起身对着安狗儿行了一个怪异的礼节,然后对着站在安狗儿身边的翻译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
  片刻之后安狗儿端着茶杯看向了一旁的翻译:“萨那国王说什么?”
  “回禀大龙国使,萨那国王说,他的姐夫大食国国王,姐姐大食国的王妃现在正在被来自东方的恶魔军团所侵略。
  希望国使能够带领大龙的船队全体官兵,帮助他们击退来自东方的恶魔军团。
  只要国使你愿意帮忙,事成之后,他们将会再献上十倍的财宝。”
  安狗儿眉头微皱,疑惑不解的看着翻译:“恶魔军团?何意?”
  “回禀大龙国使,按照大龙天朝的说法,就是来自地狱的幽冥大军。
  象征着灾难,象征着恐怖。
  也象征着所向睥睨,无往不胜!”
  安狗儿眉头一挑,跟左右的大龙将领对视了一下,揉着下巴上的胡茬嗤笑了起来。
  “所向披靡?无往不胜?
  未免有点太狂妄了吧?
  就算没有这些宝物,本总兵都想见识见识他们口中说的,这个来自东方的恶魔军团是什么样的了。
  你问问萨那国王,他的姐夫,姐姐现在在什么地方?”
  翻译将安狗的话说了过去,对面的中年激动的看着安狗儿,又是几句也门话语说了出来。
  “回禀大龙国使,萨那国王说他的姐姐,姐夫现在正带着家眷赶来也门国的路上。
  这十大箱子财宝就是他姐夫的一点心意,以后会有更多的宝物献给大龙国使您的!
  希望大龙国使务必帮助他的姐夫夺回王位,歼灭东方的恶魔。”
  “这个东方的国家叫什么名字?”
  片刻以后翻译轻声的说道:“国王说他现在也不清楚,只知道大食国的使者称呼他们是东方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