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历史小说 > 我家王爷很傲娇 > 番外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完)
  楚恒的视线仿佛被人钉到了夏优宁的脸上一样,怎么也移不开。
  她的脸上满是汗水,看着他的眼神,一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
  他的心,撕裂一般痛。
  不管是夏优宁,还是尉迟欢,他都不允许她们任何一个有事。
  可是,钥匙只有一把。
  “哥!”尉迟欢的声音忽的响起,打断了那两个人的对视,“时间不多了,你别浪费时间了,快点带优宁走吧,我知道,你不能没有她,哥,我……”
  尉迟欢忽的蹙了蹙眉,小腹处涌起了一阵剧烈的痛楚。
  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
  鲜红的血顺着大腿簌簌流下,染红了楚恒的眼睛,也染红了夏优宁的眼睛。
  “欢欢!”夏优宁大喊了一声,泪水瞬间湿了双眼,“楚恒,你快点,孩子重要,你快点打开门带欢欢出去。”
  楚恒依旧紧紧攥着那把钥匙,天秤的两边,他真的不知道该倾向谁。
  尉迟欢已经痛得几乎快要晕厥过去了。
  “楚恒,你快点,不然欢欢和孩子都保不住了!”夏优宁焦急地催促道。
  孩子是无辜的,更重要的是,她也不想再让楚恒为难了。
  “楚恒,我不会生气,这辈子爱上你,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们下辈子一定会重逢的,你快点去就欢欢,她快要不行了……”夏优宁的声音也越来越沙哑。
  高温让她的身子一点一点虚弱下去,已经站不起来了。
  楚恒心痛地看着夏优宁,咬紧牙,终于坐下决定,猛地来到夏优宁的火笼前面,将钥匙丢到了火笼上方。
  金色的钥匙落下一抹金灿灿的光束,照到火笼上,火笼上的火苗瞬间熄灭,笼子也在下一刻消失。
  “欢欢!”夜希在这时候赶到,大步跑了过去,将尉迟欢打横抱起。
  楚恒又大步跑到了夏优宁的火笼面前,“优宁,我这就救你出去。”
  “你要干什么?”夏优宁似乎猜到了楚恒的用意,神色一滞,连连摇头,嘶哑着声音说道,“楚恒,你不要做傻事……不要!”
  她忽的嘶吼了出来,看着楚恒的双手握住了火笼,硕大的泪滴顺着脸颊,簌簌落了下来。
  剧烈的痛楚让楚恒的心一阵颤抖,他觉得自己的手已经糊烂了。  “不要!楚恒,我求你,不要,你快点走吧,楚恒……”夏优宁已经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大声喊去阻止楚恒,“楚恒,我不纠结了,我不会再纠结我在你心里的重要性,
  求求你,快点松手,求求你……”
  她大声哭喊着祈求,可是楚恒的双手,依旧紧紧攥着火笼,用力往两边拉扯。
  火已经烧到了他的手臂上,剧烈的痛楚让楚恒痛苦地嘶吼了一声,“啊!”
  “不要……不要……”夏优宁用力闭上双眼,泪水已经簌簌下落。
  其他人也都冲到了山洞内。
  “啊!”楚恒再次大声嘶吼了一声,终于,将火笼拉开。
  终于打开了。
  他欣慰一笑,看了眼痛苦之中的夏优宁,终是再也坚持不下去,晕倒了。
  “恒儿!”凌七七大步跑了上来,连忙将楚恒扶起来,看着楚恒那双血肉模糊的双手,眼前闪过一秒钟的黑暗,险些晕倒。
  ……
  十天后。
  “哥,你和优宁怎么回事啊?你这边刚好,她就消失了,到底去哪了?”楚久儿看着楚恒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
  尉迟欢抚了抚自己的小腹,有些内疚地说道,“如果不是优宁,我的孩子可能已经保不住了,只是……她是不是生你的气了?”
  楚恒现在心里已经燃起了一颗巨大的愤怒火球。
  夏优宁,你又走了,这一次让我找到你,我一定好好教训你一顿。
  那夏优宁现在在哪了呢?
  她一个人回到了神州大陆,来到了那个小岛上,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放到了箱子里,又回到了悬净大陆。
  她把这些东西取回来,以后,她就再也不跟楚恒分开了,等楚恒好了,她就冲重新跟他表白。
  他们两个,是不是该结婚了呀?
  身边的人都结婚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要不,凑合凑合就在一起得了。
  夏优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想边将东西收拾好,放回自己在半山的卧室里,便离开了。
  一切都结束了。
  楚恒也回到自己家。
  夏优宁是打电话给楚久儿,才知道楚恒在家的……打电话给楚恒,他的手机关机了。  楚久儿还在电话里怒气冲冲地说:“你走了怎么不知道说一声呀?我哥生气了,回家去召集人手了,准备要三个大陆追捕你,你快点回去跟我哥道歉,这一次我可不站
  在你那边了。”
  楚恒生气了?
  夏优宁一阵无奈。
  她只是回去收拾东西,然后快点回来,想要跟楚恒求婚嘛,谁知道她刚离开,他就好了。
  当然,这是好事,可他怎么那么愿意生气呀?
  早知道走之前告诉他们一声就好了。
  她想说去神州大陆收拾东西就回来的,事实证明,有时候真是喝个凉水都塞牙。
  不过,不管怎样,楚恒安然无恙就好。
  夏优宁一路想着自己的求婚计划,来到了楚恒的家。
  “好痛,你轻点!”
  刚走到门口,尉迟欢的痛呼声便传了出来。
  这声音听上去,带着哭腔,就像她每晚在楚恒身下发出的声音一样。
  这是……
  正想着,楚恒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你忍着点。”
  这对话,不是他们之前每天晚上都上演的吗?
  楚恒和尉迟欢……
  夏优宁只觉得“唰”的一下,自己的头皮都开始发烫,一颗心痛到让她无法呼吸。
  晶莹的泪滴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夏优宁抬手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才不让自己哭出声音,转身大步跑开了。
  刚跑到大门,她便撞到了楚久儿,却也没有停下,大步跑走了。
  楚久儿被撞得转了一个圈,迷茫地看着夏优宁的背影,“怎么了?又跟我哥吵架了?真是的,楚恒是怎么回事呀?”
  怒声说完,楚久儿大步就跑了进去,一脚踹开玄关的门。
  客厅里坐着三个人,楚恒,尉迟欢,还有夜希。
  夜希正在给尉迟欢揉微肿的脚脖子,一边揉尉迟欢一边大喊,“你轻点,轻点,痛啊!”
  楚恒不耐烦地抿了抿唇,“叫你忍着点,要不你们两个就回去,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  “我来见你,把脚都扭了,你还这么说,夜希你轻点啦!”尉迟欢狠狠白了夜希一眼,又看向楚恒,“优宁离开,一定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说你找那么多人去追捕她
  ,要是她……”
  “哥,你把优宁怎么了?她哭得可伤心了。”楚久儿一脚踹开门大声质问道。
  “你说什么?”楚恒猛地站起身。
  她回来了?
  不等楚久儿回答,楚恒已经化雾消失了。
  夏优宁跑出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来,一把抹掉脸颊之上的泪水。
  没什么好哭的,为了他不值得。
  刚思及此,楚恒便出现了,一脸焦急地过来。
  夏优宁的心现在已经凉透了,连看都不看楚恒一眼,大步往前走。
  “优宁!”楚恒一把握住夏优宁的手腕,又给她扯了回来,“你哭什么?你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你放开我,楚恒,你放开我!”夏优宁拼命挣扎,“别碰我,我嫌你脏!”
  “……”楚恒无端端被骂,一阵懵逼,“什么?”
  愤怒至极,夏优宁的泪水再次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我都听到了,楚恒,你放了我吧,也放了你自己,算我求你了。”
  楚恒看着夏优宁脸上释然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还是一阵害怕,“优宁,你到底怎么了?你听到什么了?”
  “我听到你跟尉迟欢……”那些恶心的事情,夏优宁说不出口,“你放开我。”
  “跟我怎么了?”尉迟欢的生意突然响起。
  其他四人也追了上来。
  楚久儿和龙泽走在后面,夜希则搀扶着一瘸一拐地尉迟欢上前。
  “优宁,你说,我哥他怎么了?我老公可都在,你不能冤枉我呀。”
  夜希也在?
  夏优宁也是一阵懵逼。
  那她刚才听到的是什么?
  不是楚恒和尉迟欢两个……
  又看了眼尉迟欢微肿的脚脖子,夏优宁好像明白了什么。
  呃……
  好尴尬呀。
  “我……我……”她有些内疚地看着尉迟欢,紧紧闭上了嘴巴。
  那些话,她真的说不出来。
  尉迟欢故作生气,“夏优宁,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快点把话给我说清楚!”
  夏优宁真的很内疚,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咬了咬下唇,实在是没办法了,她又哭了出来,转身扑到了楚恒的怀里,“亲爱的,她欺负我。”
  楚恒立刻心疼地搂紧夏优宁,瞪了尉迟欢一眼,“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
  话落,他又低头看向怀里的夏优宁,柔声问道,“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夏优宁哭着摇头。
  她到底在说什么,她一辈子都不会告诉楚恒的,知情的大家要帮忙保密呀。  拜托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