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 第166章 选个锤子
  唐三葬不以为然的道:“就算是,但是你想想,什么天棚卷帘的,这不就是你小商小贩么?至于悟空,五百年的大龄剩猴,一身的臭毛病。公主,咱们人类之间聊事情,我觉得,这些猪啊、猴啊什么的小动物,就不要参与了,对吧?”
  猪刚鬣、沙悟净、孙悟空只觉得心头十万曹尼玛飞奔而过,心中大骂:这秃子为了减少竞争对手,这是脸都不要了啊!
  孔雀公主见唐三葬如此上赶着,心中也是欢喜。
  只是想到这秃子的战绩,貌似一路走来,嘴花花的多,真落到实际的是一个也没有。
  尤其是当初四圣试禅心的时候,据说当时这家伙可是全程拒绝的……
  若是真是色迷心窍之辈,女儿国那一关也绝对走不出来。
  所以,孔雀公主觉得,这秃子八成就是想将所有徒弟踢出局,然后他自己抗下所有,最后再放她鸽子。
  于是,孔雀公主干笑一声道:“其实,猪啊、猴什么的,我都行。”
  此话一出,别说猪刚鬣等人了,唐三葬都有点懵了,心道:“我曹,现在的女妖精,都玩的这么野了么?”
  孔雀公主继续道:“这样吧,公平起见,唐长老你不要用身份和实力压制徒弟,就让徒弟们自由发挥吧。
  毕竟,爱情这种事情,有的时候,还是看缘分的,强扭的瓜不甜?”
  唐三葬一脸不情愿的嘀咕着:“我一吃瓜解渴的,有水就行,哪管甜不甜……”
  这回孔雀公主的脸也黑了,越发坚定了,坚决不能要这秃子的决定。
  孔雀公主撒娇一般的对唐三葬道:“唐长老,您觉得小女子的建议如何?”
  唐三葬能说什么,嗯哼一声,算是答应了。
  猪刚鬣见此,立马道:“我先来!”
  唐三葬横了他一眼,猪刚鬣顿时全身汗毛倒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脊背发寒……
  孔雀公主马上道:“唐长老,你答应人家的,让他们自由发挥的。”
  唐三葬哼哼一声,收回了杀猪的目光。
  猪刚鬣道:“公主,俺老猪的优点很简单,我老实、靠谱,身强力壮,体力更是极好!
  不信你看俺老猪的兵器,这可不是一般的耙子,乃是太上老君锻造出来的九齿钉耙!
  都说这世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但是在俺老猪眼里,天下没有俺老猪耕不好的地!”
  孔雀公主闻言,俏脸通红。
  猪刚鬣嘿嘿的笑了……
  唐三葬白了他一眼道:“悟饭,你这话说的有伤斯文啊。”
  猪刚鬣不敢反驳,连连点头道:“师父说的是。”
  唐三葬这才对孔雀公主道:“公主,贫僧也没什么优点,不过你应该知道,江湖传闻,只要吃贫僧一点点骨血,就能长生不老,你懂得。”
  孔雀公主俏脸红的跟个苹果一般……
  猪刚鬣叫道:“师父,江湖传闻是吃你一口肉,长生不老,不是吃骨血。”
  唐三葬理直气壮的看着猪刚鬣道:“贫僧的骨血,可是能长大成人的,怎么就不算贫僧的肉了?”
  猪刚鬣哑然……
  孔雀公主揉了揉眉心,干咳一声道:“唐长老,你这个……嗯,我们还是听听其他人怎么说吧。”
  孔雀公主看向孙悟空。
  孙悟空连忙挥手道:“俺老孙一心跟随师父,对女色没兴趣。”
  孔雀公主看向六耳猕猴,六耳猕猴下意识的看向了唐三葬,唐三葬正默默的揉着拳头。
  六耳猕猴咽了口唾沫,眼神里尽是挣扎之色,最后一咬牙道:“公主,其实……我也喜欢母猴子。”
  最终,六耳猕猴没敢继续往下走,他怕有命追妹子,没命享受。
  孔雀公主叹了口气,看向了沙悟净。
  沙悟净一仰头,无比憨厚耿直的说道:“俺老沙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师父说咋的就咋的!不过,我觉得,师父更适合你!”
  唐三葬闻言,对沙悟净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孙悟空、猪刚鬣、六耳猕猴则心中齐声骂道:“操,马屁精!”
  如此一来,竞争者就只剩下唐三葬和猪刚鬣了。
  猪刚鬣顿时慌了,若是有师兄弟一起上,他还想试试。
  但是他一个人跟秃子抢女人?
  只怕洞房花烛夜就是铁锅炖猪时!
  于是猪刚鬣赶紧举手道:“公主,我退出。”
  孔雀公主愕然道:“天蓬元帅,你这是什么意思?”
  猪刚鬣叹了口气道:“我之前之所以有勇气站出来,主要是怕我这几个长的又丑,又没啥优点的师兄弟们乱来,扰乱了你的视线,使你注意不到我家帅气无比,英明神武的师父。
  现在,既然只剩下我们了,那就不需要俺老猪保驾护航了。
  所以,我退出。
  你继续选吧。”
  孔雀公主闻言,脸色是一片乌黑,心说:就tm剩一个了,你让我选?我选你个仙人板板啊!
  猪刚鬣才不管孔雀公主怎么想呢,说完那些话,猪刚鬣明显感觉到,那一直萦绕在他身上的那股子透骨寒气消失了,顿时暗自里松了口气。
  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家的师兄弟们看他的眼神,似乎有点冷。
  所有人都退出了,唐三葬上前道:“姑娘,看来只能咱两凑合一对了。”
  孔雀公主苦笑一声,然后深吸一口气,一脸正色的看着唐三葬道:“唐长老,若是您真的愿意留下来,小女子自然愿意。可是,您真的愿意为了我留下来么?小女子虽然实力不济,但是也想找个真心相爱的人度过余生……”
  看着孔雀公主认真的眼神,唐三葬沉默了。
  唐三葬的性格是,你如果不把感情当回事,他也不当回事,你玩他也玩,一切无所谓。
  但是,如果对方是认真的,唐三葬也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看着眼前这双认真的眼睛,唐三葬想起了某天夜里,坐在房顶上的那双,同样认真的眼睛。
  他忽然发现,他嘴里不说,心里不想,但是有些东西,似乎刻在了骨头里。
  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会想。
  最终唐三葬道:“呃……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