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神算赘婿 > 第363章 冤家路窄
  孟浩之前是坐出租车过来的,所以在他走出去的时候,陶卫东也撵了出来,先开车送他离开,之后再回来接了尘。
  陶卫东太清楚眼前这位小大师的本事了,刚那一屋老家伙对孟浩的态度,的的确确让人生气。
  不过想起他自个儿在第一次见到这位小大师的时候,也曾对这位小大师极端无礼,他又忍不住地暗暗惭愧,也暗暗庆幸。
  庆幸他从前对孟大师的鄙视与嘲笑,跟今儿这一屋子老家伙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所以今儿孟大师反手一巴掌打回去,也是打得痛快淋漓。
  估计现在那一屋子老家伙,必然吐血的吐血,晕死的晕死。
  陶卫东想象着老家伙们的精彩表情,开着车都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孟浩一点没将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反正巴掌也打回去了,要生气要恼怒,也该是那几个老家伙了。
  所以孟浩心情松快,从车窗沿路欣赏两边的风景。
  手机铃声响起来。
  孟浩掏出手机,看到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不过像如此简单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孟浩太过费心,“飞凰棋仙”四个字,就已经从他脑海里边浮现出来。
  “丁小姐,突然打我电话,可是有事?”
  因为前边还有陶卫东在开车,所以孟浩没有直接唤出“飞凰棋仙”,而是很礼貌的称呼“丁小姐”。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手机号?我好像没留手机号给你吧?”
  一个冷清却好听的声音,从手机里边传出来。
  “我也没告诉你我的手机号呀,你现在不一样打过来了吗?”
  “你没告诉我,可你告诉了我弟丁鹰!”
  “所以呀,你的手机号跟丁鹰是一个地区的,但又不是丁鹰的号码,况且现在也快到你说的那个围棋赛了,我自然能够猜出这是你打过来的了!”
  “你还真够聪明的!”
  丁凰在那边略显娇嗔,“既然你还没有忘记围棋赛,那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中南市了?”
  “是到了,要不要请我吃饭啊?”孟浩呵呵一笑。
  “请你吃饭……也不是不可以,正好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如果你已经到了中南市,我们就见个面吧!”
  “行啊,你说……你准备在哪儿请我吃饭吧,我现在就赶过去!”
  “那就到……XX路的味好餐厅吧!”
  丁凰将手机从那边挂上了。
  正好从目前这个位子赶去XX路非常方便,仅仅十分钟之后,陶卫东的车子便在味好餐厅门口停下。
  孟浩下了车,陶卫东自掉头回去接他师父。
  这是一家高档餐厅,一楼是雅座,二楼是包间。
  餐桌并非中式的圆桌,而是西式长方桌,不能四面围坐,只能两边对坐。
  像这种餐厅远比一般的中式餐厅要安静,想在吃饭的时候聊天谈事的食客,大部分都喜欢选择这里。
  孟浩找了一处能一眼看到餐厅门口的餐桌坐下,先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水喝。
  然而没等丁凰出现,先有两男两女,从餐厅门口说说笑笑走进来。
  两个男的都不太年轻,有一个超过四十,肥头大耳,还腆着个圆肚皮。
  另有一个只有三十来岁,倒还有几分儒雅俊朗之气。
  两个女人却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娇艳。
  但,正所谓冤家路窄,最娇艳的那个女人,正便是昨天刚刚见过的孟浩的初恋情人桑兰朵。
  而那个俊朗男人,恰恰是跟孟浩有仇的朱家大少爷朱向前。
  不过孟浩知道,桑兰朵还没贱到人尽可夫的地步,不过是朱向前正在追她,而桑兰朵对邢家父子轮流将她当玩物暗怀不满,正好朱向前对她一见钟情,她也就将朱向前当个备胎先挂着。
  朱向前本身已经结婚,就算追她到手,也不过当她是二奶,可那也总比完全无名无份的跟着邢家父子强。
  也不怪朱向前对她一见钟情,更不怪邢家父子舍不得对她撒手,这女人确确实实能让男人神魂颠倒。
  少年时期的青涩感早已褪尽,如今的她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勾人的风韵。
  满餐厅男人的眼光,从她方一走进餐厅,便不约而同投注在她的身上。
  但孟浩,当然不会再次为她而心动。
  可偏偏她的眼光,却在第一时间落在了孟浩脸上。
  “孟浩,你你你……怎么这么巧?”
  她失声惊呼出来。
  昨天一见面,她就曾经大失常态,没想到今天还这样。
  大概是因为初恋之时,她也曾真真切切踏踏实实付出过感情。
  而在之后的每一个,她的选择条件,都已经不是男人本身,而是附加了太多其他的东西。
  以至于到如今孟浩已经对她漠然而视,反而先提出分手的她,在内心深处,依旧藏着初恋的身影。
  “这是谁呀?”
  朱向前立刻皱眉一问,眼光落在孟浩身上。
  “他呀,他是我的老同学!”
  桑兰朵迅速回过神来,冲着朱向前嫣然一笑,“他在两年前家道败落,好像去了外省给人当上门女婿了,真没想到会在这儿突然遇到他!”
  她还是这幅贱德性。
  为了掩盖她的失态,不惜先将一盆污水,从头浇到孟浩身上。
  “上门女婿呀?我说这么瘦巴巴的样儿,恐怕也只配给人当上门女婿了!”
  朱向前立刻露出鄙夷之色,吐出一句刻薄之语。
  “干吗说得这么难听?毕竟他是我的老同学!”
  桑兰朵娇嗲地轻轻捶了朱向前一下,这才笑盈盈地再次看向孟浩,“老同学,有事常联系哦!”
  然后她一边亲昵地跟朱向前说着话,一边有服务员领着,一行四人走去楼上。
  另外那一男一女,在从孟浩身边走过的时候,同样露出鄙夷之色。
  尤其那个女人,她也不过是那圆肚皮男人的二奶而已,可是看她那高高扬起的下巴,简直像是高傲的公主,看到了卑贱的臣民。
  孟浩也没放在心上。
  毕竟桑兰朵的真实境况,比他孟浩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
  所谓的高傲与鄙视,不过是为了遮掩她们身为男人玩物的自卑而已。
  而且孟浩很清楚,桑兰朵必然还会背着朱大公子下来找他说说话。
  不为别的,只为昨天他孟浩所展露的超级功夫,在桑兰朵眼中,他已经有了待价而沽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