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第15章 015,萝莉请求
  对于阿娜丹的目的,苏冲疑惑颇多。若非受人恩惠因果难偿,他绝不会与之多做牵扯。
  道法修行,妙由心生,一旦心中有愧,便会滋长心魔,到时魂散功消,下场凄惨。
  阿娜丹送香一事,虽有算计之嫌,但恩惠却不作假。苏冲若不能断定她是意在谋害,便只有认账,须将这人情还上,于是按捺心中烦躁,出言问个究竟。
  “世间有种丹药,名为‘涤尘丹’。此丹能够扫除欲|念、净澈神魂,助人修为精进。天龙香便是这涤尘丹的主药之一,我家中那些懂修行的蜈蚣也因此而遭厄难,神魂被人收走,躯壳拿去入药。”
  阿娜丹神情含怒,“会炼这丹的人,名唤李长白。他原是住在鸡鸣山蝼蛄洞的一个散修道人,后来加入冥河剑派,做了个炼药长老。苏冲哥哥,我想求你的事情,便是要你去盗取那李道人手中的一件法器‘炼妖壶’,要他不能再加害精怪。”
  “怎么个盗法?”苏冲苦笑道:“我虽年长于你,但入道还不足年,论起修为、见识,应是远不如你和寨主。可依你所言,那李长白的手段显然还要高过你们一家,否则也不能这般取索无厌。以我的本事,如何能在那人的身上占到便宜?”
  顿了顿,他又问:“明知我本事不济,阿娜丹妹妹为何还拿这事来找我?”
  “苏冲哥哥有所不知。那李长白虽成就了阴神,但手段也只寻常。我阿爸和家中长辈却都胆小怕事,碍着冥河剑派,一向不敢惹他。而我找上你,是因为红头说你剑术高明,能帮我做成这事。”
  “红头是什么人?”
  “红头是我家的蜈蚣,那日见过你与真一教的道士斗剑。”
  阿娜丹答了一句,又解说道:“冥河剑派乃世外仙流正宗,择徒一向严格,只选年纪二十以下,且又有用剑天分的少年男女。我听家里人说,九月初九,冥河剑派会在南海鹿儿岛开山门收弟子。你若能拜入其中,就有机会向李长白下手,更能学到那里传承着的几门上乘道法。”
  苏冲心中暗道,这世间之事真可谓时巧之又巧,纵然就算没有这件事,自己也还是要拜入冥河剑派的,如今正好卖个人情,日后也好相见。
  苏冲放下心来,“如此说来倒不是没有机会……只是我即便能够拜入冥河剑派,一时怕也奈何不得李长白。毕竟他是宗门长老,定位绝不会低,等闲弟子说不定想见一面都难。”
  阿娜丹见苏冲没有推拒,先是一喜,旋又苦涩地说道:“我根本也没想着一两天就能做成这事。只要苏冲哥哥你能拜入冥河剑派,十年二十年我也等得。”
  苏冲深深看了她一眼,“阿娜丹妹妹,我看你最多不过六七岁的年纪?便是赖着家传的道术和见识,能有这般心思也是难得。”
  转又道:“你阿爸不敢做的,你却敢谋划,就不怕我去告密?”
  阿娜丹白了他一眼,“我求你做这件事,对你也大有好处。日后你若能修行有成,我也算你指路之师,恩情大小不论,总不能恩将仇报吧?道心岂是可欺?况且日后你若将炼妖壶拿到手,也不必交给我,只管留藏自用,叫那李长白失了迫害精怪的手段就算帮了我。”
  “是极。”苏冲笑着点了点头,而后正色道:“得天龙香之助,我修为大有精进,神魂凝练之下,连剑术也更进一层。如今我的剑术修为已到了得法而忘法的境界,跳出剑招的窠臼,剑出心念相合,自负同龄之中难寻敌手。若依你所言,我拜入那冥河剑派应该是有几分把握的。到时真能如愿的话,我必寻机取了李长白的炼妖壶,叫他不能为害。”
  阿娜丹喜道:“你有把握就好。拜入冥河剑派只是第一步,总要在里面出头才方便做事。”说到这里,她从腰囊里取出一样事物摆在桌上,“然而要想在人中出头,必定少不了争斗,这件法器倒可助你防身对敌。”
  苏冲注视过去,却见桌上放着一根锈迹斑斑的黑钉,长不过寸许,实在看不出什么神异来。
  “此物唤作‘攒心钉’,也有叫它‘棺材钉’的。别看这物件不起眼,炼制起来却十分不易,要在聚尸之地孕养十年才算成胎,然后又得以神魂洗练十年。此物性阴,用以寄托神魂,能够抵挡阳和之气,又可飞纵伤人。”
  阿娜丹看了看苏冲,见他颇有几分欢喜,便又道:“苏冲哥哥,比这好些的法器我家也不是没有,可你要拜入仙流正宗,用这品次的法器就正合适——既不至于让人眼红宝贝,亦或怀疑来历,又能添些与人争斗的手段。”
  “是这道理。”苏冲也不做作推拒,径自将攒心钉拿在手中把玩了起来。
  “你这两日可先熟悉这攒心钉的用法,三日后便出发往南海鹿儿岛去吧。对那冥河剑派的根底,我所知也是不多,再没什么好讲了。”
  阿娜丹今日似是急着回家,只叮嘱了一句,便要转身离去。
  苏冲听着她讲家中法器甚多,心中一动。
  自己此去冥河剑派还需穿州过府,只是自己现在正被官府捉拿,自己固然不怕,但实在是不便。
  因此,苏冲开口道:“阿娜丹妹妹,且慢,我还有一事相求。”
  阿娜丹停住脚步,疑惑的看向苏冲。
  苏冲展眉一笑道:“阿娜丹妹妹,不知你可有改容换貌之术或者之类的法器吗,借我一用,日后还你。”
  阿娜丹虽不知苏冲要这种法器何用,但也没有多问。
  在怀中掏摸了一下,拿出一个透明面具来递给苏冲:“苏家哥哥,这蝉翼面具乃是我秘制的一件法器,虽然级别不高,骗不得仙家高人,不过凡夫俗子断然是识不破的,不知道合不合苏哥哥所用?”
  苏冲心中一喜,接过那蝉翼面具,对阿娜丹笑道:“多谢阿娜丹妹妹,正和所用。”
  阿娜丹见苏冲无其他事了,便转身跑去开门,回头又道:“苏冲哥哥,你在路上千万小心;若出了事,我不知到何时才能再找到一个懂剑的少年高手。”
  苏冲哑然无语,目送阿娜丹身影消失之后,才嘀咕道:“这丫头还真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