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第11章 011,天龙奇香
  寨主府的客堂里,苏冲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全然没想到居然会被这小姑娘看穿了伤势。
  前文已经说过,天下修行之道分为三种真玄神三种,这三种道法对应生灵精、气、神三宝而来,各有玄妙,皆可证就长生道业。
  如那真一教的道统,自然是真部道法。
  而苏冲所学的舍神剑,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神部道法中的入门小术。
  神部道法入门最快,但走这条路也最为凶险。
  皆因神魂之中蕴有本性灵光,一旦受损,便有灵智消逝之危。
  且神魂不似肉|体,受创之后无从用药,若无恢复之法,便只能依靠本身的气血慢慢温养。
  苏冲施展舍神剑,实则是以自家神魂去冲撞对方的神魂,拼的是谁的神魂更凝练,谁的技巧更出色。
  想那李铭罡,修习真部道法二十余载,体魄已是极为强健。又因本身气血能够滋补神魂,虽不通神部道法,神魂却也比常人坚韧许多。
  苏冲以神魂对神魂之法将他灭杀,虽掌握着主动,但应有的损耗却也减免不了多少,并不像在林中扑杀花狸那般轻巧。
  此刻他心神萎靡、思维漫散,若是再拖久些,便会幻念丛生、心智混乱,最终如阿娜丹所言,落个心死魂消的下场。
  “神魂伤势并不外显,这阿娜丹不过六七岁的年纪,如何就能看出我的伤势来?”
  惊讶于此,苏冲心中有了个猜测,“或许这一家人也都修习道术?”
  这猜测一生,他便又想到了一些天蜈寨中所见的异常。譬如这寨中丁勇的人数,似乎并不太多,来时仅在城门口见过几个。
  这点或还可用藏兵于民来解释,但寨主府邸的寨丁似乎也只有二三十人,便是加上奴仆,用做守卫也远不足够。
  两相印证之下,苏冲已能断定这寨主另有手段,“囤金聚银之地,岂是好把持的?这位寨主既然未养大军,那定是懂得道术,亦或是精通滇南之地流传的巫蛊之术,否则断然坐不稳这天蜈之主的位置。”
  想到这里,他又对自家卖人情的做法感到好笑,起身拱了拱手,说道:“原来前辈并非凡流,小侄先前却有卖弄之嫌了。”
  寨主也不遮藏,当即豪放一笑,道:“贤侄闻一知十,真是玲珑心窍。其实我也只学过些家传的粗浅道术,若非痴长些年纪,必然不如你。”
  说着,看向自家女儿,“倒是我家阿娜丹,生得有几分灵性,比我这个当爹的强过许多。”
  对后面一句话,苏冲丝毫不疑,当下赞赏地看了一眼过去。
  小姑娘对这目光很是受用,报以甜甜一笑,转头又向她爹爹催促道:“阿爸,你不要小气,快拿天龙香来。”
  “阿娜丹别急,”寨主安慰一句,转睛看向苏冲,“我听徐胜仙长说,舍神剑非生死关头不能轻出。先前那情势,有老苗子做阻,又有我在身后,贤侄必定性命无碍。可即便如此,你还是用出舍神剑,想来该是自有修养神魂之法,不惧这等损伤?”
  苏冲闻言,也不隐瞒,回道:“的确是有着修养神魂的法门,这等损伤过上几天也就无碍了,倒不需前辈援手。”转而有好奇地问道:“听阿娜丹小姐话里的意思,那‘天龙香’似乎对我这伤势有益?小侄通读《道藏》,仅知几样飘渺难觅的天才地宝能够壮大神魂、治愈创伤。不知这‘天龙香’是何物?”
  “贤侄有办法养伤就好,期间就住在我这里,不会有人打搅。至于那天龙香嘛,哈……那是我族中老辈人传来下的伤药,如今所剩已是不多了。”
  寨主显然是不想细说,打个哈哈就要敷衍过去,不料这却将阿娜丹惹到了。
  小姑娘气得转身就走,一边嚷着:“阿爸太小气,我以后都不向你要东西了!”
  因有外人在场,寨主尴尬一笑;苏冲则权当没听到那气话,随意挑起一个话头当做台阶送上,又与主人家谈笑了起来。
  又过了一阵,苏冲告辞而出,仍是由来时带路的老苗子引领着,往寨主家的偏院去落脚。
  等到进了屋子,苏冲关门上闩,目光寻梭一圈,便走到床头盘坐了下去。接着又从怀中取出一册经书,正是《醒神经》,这《醒神经》乃是教人借助异香壮大神魂、恢复创伤的法门。
  传说闻香教立教祖师王森,是因为狐妖报恩才得了道法神通,依仗的就是狐妖留下的一截带有异香的尾巴。
  这经书之中便绘着一截狐尾,此外不立文字。
  也不知绘画之人使了什么样手段,只要以目光注视狐尾,杂念便会渐渐平伏无踪,不久入定,隐有异香循鼻窍而入,嗅之顿生喜乐安宁之念,神魂因而丝丝壮大。
  这便是苏冲施展舍神剑后还能迅速恢复神魂损伤的依凭。
  在今日之前,他已多次尝试,如今即便是不看经书中的图像,只凭自心观想狐尾,也能嗅到异香,同样收获安宁喜乐。
  只是眼下伤势稍嫌重了些,思维漫散难控,他试着观想狐尾,却总是半途就告失败。
  苏冲也不逞强,这时又翻开了《醒神经》。
  狐尾图再显灵验,过不多久,他便感到杂念渐渐消失,已是极为熟悉的异香也有一丝钻进了鼻窍之中。
  就在他刚生喜乐安宁之念的瞬间,一阵扣门声忽地传了起来。
  苏冲猛然惊醒,心中一阵气恼,怒道:“是谁在敲门?”
  “小哥哥,是我啊,阿娜丹。”
  苏冲闻言一皱眉头,动手收好床上的经书,随即下了地。开门一看,就见阿娜丹站在门前。
  面对这小姑娘,他便是心中再不痛快,也不好去使什么脸色,于是强作笑颜问道:“阿娜丹妹妹,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说着,侧身让出一条入门的路来。
  那阿娜丹进到屋里,便自行动手关上了房门,跟着还有些心虚地透过门缝张望了一眼,最后转过身来,从腰囊里取出一样事物,递向出去说道:“我给你送‘天龙香’来啦。阿爸小气,我却不像他那样。这是库中药力最好的一支香。”
  苏冲低头看去,眼皮不禁一跳,只因那阿娜丹手中托着的竟是一只盘缩成团的金甲蜈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