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第9章 009,真一弟子
  黑袍少年颇为享受,一一微笑回应,竟还惹来几个女子开口兜搭,可惜又听不懂苗家话。
  他有心求助老苗人,却见这老苗子只顾快步赶路,全无帮忙翻译翻译的意思。
  这便惹得他暗骂道:“赶着投胎么?真个无趣。”
  心中不快,苏冲便上前找那老苗人的麻烦,伸手拉了一把,问道:“老先生,你且说说寨主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也好让我心中有数。”
  听到客人问话,老苗人就不便走得那么快了,当下只好放缓脚步,答道:“是南边桃花寨寨主的儿子铁九边少爷,带着一帮武士来找主人比武提亲。明面上是要娶我家的小姐阿娜丹,实际上是想借此插手天蜈寨。依照我们苗人的规矩,这比试不好拒绝。主人请您过去,就是为了求个帮手。”
  “天蜈寨如此兴旺,寨主身边岂会缺少高手?想必是那铁九边带来的帮手极为厉害……这样也好,与高手较量才能印证所学,更能显出我的手段来,而后找那寨主办事也有底气。”
  苏冲自负剑术不凡,近来又得了闻香教的经书,与养神一道也有些进益,以往施展舍神剑用个一次就要神魂暗淡,如今却是没有大碍,勉励之下,施展个两三次也不会伤了根本了,自然不惧什么高手勇士,反而有些期待将要面对的比试。
  那老苗人说到这事就啰嗦了起来,“那铁九边手段阴狠毒辣、心思歹毒无比,带来的帮手也都是面孔凶恶,孔武有力。贵客若与他们比试,万万不可心存善念,一旦打蛇不死,怕是就要受反噬。桃花寨毕竟人少,依着规矩比试,就算他们被打死几个帮手也绝不敢闹事。”
  而后又叹了口气,“咱们天蜈寨势大,反倒不好以大欺小。外面许多山寨都盯着这里,就怕他们有借口联起手来找麻烦。”
  “还是不够强大,如果足够强大,就算是欺负他们又如何,周遭谁敢多话?”苏冲腹诽了一句,却不愿开口接话。
  又行了大约一刻钟的功夫,来到了一座有寨丁护卫的宅院面前,他心知这就到了寨主的住所。
  苏冲定睛朝里面一看,却不由的奇道:“似乎有中原的武林中人?咦……看那服制,还有真一教的道士?”
  与此同时,院落中也有人朝门外看去。
  当先是一个面带傲态的锦衣公子,见得苏冲身影,顿时轻轻哼了一声,按着腰间长剑转过身去,对着旁边的一个中年道士说道:“看装扮,咱们等的帮手竟也是个道士?这般小的年纪,也不知断没断奶。你认得这是哪家出来的么?”
  那道士的目光在苏冲腰间扫过,瞧见那柄漆朱木剑,面色也阴沉了下来,开声道:“剑长二尺,厚一指,内以铁木,外涂朱砂——用这般形制的剑,当是本门下院六剑观的弟子。”
  这中年道士唤作李铭罡,乃是真一教的外门弟子,只因为了获取门中善功,领了外务职司,常年在天蜈寨中收购炼丹的草药。
  这一日他是受了天蜈寨寨主之请,来与那桃花寨的人比斗论胜负。
  此事正合他的心意,如果能够借此卖出个人情去,日后在这寨子里行事也便利些。
  原本他做好要与人交手的准备,一心博个头彩,可是忽有寨丁带来消息,那寨主听过之后便叫停了比试,说是有高手前来帮忙,等人到了再比不迟。
  李铭罡只觉是被那所谓的高手抢了风头,心生不快便从大厅走了出来,欲要抢先见识一下来的是何方高人。
  等到发现寨主手下带过来的竟是个少年人,来路又似乎是真一教的下院,面色阴沉得当真快要滴出水来。
  苏冲这时进了院落,也已瞧见那李铭罡的神情,心道:“真一教一向将六剑观视做下院,动辄颐指气使。眼前这道士该是从佩剑上认出了我的来历,这才黑着一张脸等我上前行礼?嘿!真一教的狗东西还真是自尊自大惯了。”
  他故意视若不见,只跟紧老苗子行路,与那李铭罡错肩而过。
  “站住!”李铭罡含怒喊了一声,却只看到寨主手下的老苗人止步回身,而那黑袍少年虽也停下了脚步,却没连头都不曾回转一下。
  如此举动已是令他大怒,更别说一旁还有个锦衣公子在看着笑话。
  李铭罡心头真火一生便再难遏制,探手拔出剑来就要给这不知尊卑礼数的小道士一个教训。
  苏冲听到身后声响,就知是真一教的道士出剑刺了过来。他本也是个不容人欺的性子,这时猛地拔剑转身,口中骂道:“还真是犯贱!”
  就见红光一闪,朱漆木剑已格住了道士的铁剑,同时一压一送,身剑合一往那道士喉间撞去。
  这一剑他虽留了手,可一旦刺中,对方也定会落个喉骨开裂的下场,少说也要修养上个月才能顺畅进食。
  “以攻代守,攻守相合——这是舍身剑的路数?”
  李铭罡连退两步躲避过去,心中惊疑不定,“舍身剑是本门祖师亲传弟子长春真人毕生剑术所得,只流传于祖庭和外支龙门一脉,非剑术种子难以练成。先前便觉这小子是来自六剑观,如今看来是错不了了。可他才多大年纪,竟有如此天分?想我自幼修行,只论剑术却还不如这小子么?”
  这般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李铭罡盛怒之外又添了一丝嫉妒,真正动了杀心,当头一剑又劈向苏冲。
  他对这一剑极为自信,心中发狠:“练剑不练功,终是一场空!真一教之所以是道门正宗,凭的是丹道真传,并非是什么剑术!我自幼修习丹术,养炼一口真气,贯通大小周天,奋力一剑重如千钧,任你诸多花巧又如何能破!”
  真一教的丹道功法,传自真仙吕岩,乃是直指长生的仙道根本法。
  这功法的筑基功课,需要搬运周身气血,以贯通奇经八脉,最终在丹田中养炼出一丝真气。
  这时虽还不能使动道术,却已能使人脱胎换骨,力胜常人数倍;若在对敌时将真气调动起来,还可将周身气力化入一击之中,当真猛如龙虎。
  在外人看来,这一剑仅仅是够快而已,再就难见高明之处。
  然而苏冲却知晓真一教的根底,此刻又是直面剑锋,气机感应之下顿知此剑不可力敌,哪怕沾个边都会受到重创。
  危急之下,他使了个铁板桥的把式向后躺倒,不等后背着地,双腿又奋力一蹬,整个人顿时倒飞丈外。
  “砰”的一声响,去势用尽的苏冲重重躺倒在地,随即又向后接连翻滚出数丈,一路尘土飞扬,身影很是狼狈。
  这两人交手,一来一去只用了数息光景,那带路的老苗子到这时才回过神来,慌忙对李铭罡说道:“都是自己人!这位小道长也是我们家的帮手。”
  那李铭罡见到对方狼狈逃开,自觉是已给了这小道士一个教训,加上有苏来旺开口,更不好当面打杀,于是拿出名门风度,收剑回应道:“因这下院弟子不知天高地厚,学……”
  话没说完,就见那黑袍少年捏了个剑诀,就那么盘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朝着自家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