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第8章 008,六剑皆明
  苏冲也没多多事,老老实实的按规矩排队,很是好了一些功夫才走到寨子的大门前。
  就在苏冲想要入门的这一刻,一个守门的家伙却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刀往身前一摆,把苏冲拦了下来。
  这家伙操着生硬的中原话问道:“你从哪来的,瞧着这么面生呢,身上带了什么?来这里做什么?”
  苏冲眉头一皱,心中就有不快。
  妈的,小爷是来给你们帮忙的,居然还这么对我,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东西。
  苏冲迎着身前的腰刀,冷声道:“我是来救你们寨主性命的,你去通禀一声,就说钧州徐胜之友前来拜访。”
  得知来人说是救自己寨主性命的,本来想把苏冲当作肥羊宰的这家伙顿时熄了这心思,不管苏冲说的是真是假,都不是自己可以招架的了。
  连忙吩咐同伴将苏冲带到门楼里候着,自己则去向寨主禀报消息去了。
  苏冲被几个寨丁看着,一时间哪里也去不得,当然这些人是困不住他,可是苏冲不是来打架的,而是来帮忙的,所以只能暂时收着自己的性子。
  无聊之下,苏冲欣赏起这外乡的风物来,不时的跟这些寨丁说两句话,一时间烦躁之意倒也消去不少。
  不多时,那先前出去的家伙就带着一个面带忧色的老苗人快步走了回来。
  苏冲见此心中暗道:“回来的如此之快,看来大宝这小子的面子着实不小,再看此人面色,看来所遇事情非小,小爷须得见机行事才好,为了救人而把自己搭进去的这种赔本生意,小爷可不做。”
  这老苗人态度十分恭敬,依照中原习俗跟苏冲行过礼,随后便用十分流利的官话对苏冲道:“客人远来相助,我家主人十分欢喜,感激不尽,只是此时有客人在堂,不便亲自前来迎接,只能派老奴前来相迎,还望贵客勿怪。”
  苏冲从这老苗人的话里听出来,此人乃是寨主的心腹奴仆一流,对于寨主没有亲自来接倒也不怎么见怪了,因此开口道:“无妨,有客在门,自是应当款待,我贸然前来,但也怪不得贵主人,还请带路,引我拜见寨主。”
  这老苗人见苏冲像是一个好说话的,心中不由松了口气,生怕苏冲好似平常所见的中原人一般高傲。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老苗人没有立即引路带苏冲进去,反倒是紧皱起了眉头,似有什么难处。
  苏冲早就看出这人有些不对劲,此时再看他在哪里作难,哪里还猜不出是天蜈寨寨主那里出了问题。
  苏冲虽然心思玲珑剔透,但并无跟着天蜈寨有深交的意思,因此直接问道:“可是有什么为难的?有事但说无妨。”
  老苗人闻言便有了决断,先是对门楼里的寨丁们斥道:“一个个都没眼力见!看到我在与客人说话,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转瞬寨丁全部退走,他才对苏冲说道:“主人恰好遇到一桩麻烦。听说是徐胜仙长的朋友前来,主人大喜过望,便差我来问一句话。若是贵客合适出手,便请入府做个帮手;如不合适,便将客人暂且住在偏院,只等麻烦过去,主人再上门赔礼致歉。”
  苏冲乃是心思灵动之辈,心中一转便咂摸清楚这老苗人的意思了。
  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你虽然是仙人的朋友,但不见得也有仙人的本事,二是如果你有仙人的本事就请出手相助,如果没有这本事,那就从哪来回哪去。
  苏冲心中笑了,六剑观道士的本事,那就只有剑术了,论这点我苏冲不比任何人差,此时正好显显我的本事,赚个人情,顺便弄些好处。
  心中一定,苏冲笑道:“寨主要问什么?”
  ”寨主请问贵客可是六剑观高第?“
  苏冲疑惑道:“寨主竟也知道六剑观不成?”
  老苗人没有解答苏冲的疑惑,反而继续问道:“主人说六剑观有六门剑术,让老奴问问道长练成了几门?”
  “哦?寨主他不仅知道六剑观,竟然还知道本观有六门剑法?”
  击剑之术千门万类,堪称绝学的在江湖中少说也有几十种。以世人所知,六剑观便有四门剑术绝学,分取水、火、风、雷意态,名为秀水剑、烈火剑、清风剑、春雷剑。
  而在这四门剑术之上,更有舍身剑与舍神剑,层次均都超乎绝学之上。
  如那水火风雷四剑,讲求个剑招变化合乎自然,立意虽高远,却还不能跳出一招一式的套路。
  而舍身剑就不同。这门剑术并无固定招式,只教人在生死一线间修持一个“勇”字,能够应势变化、以进代守,剑剑攻敌破绽,可谓直指剑道根本。
  舍神剑更是道术一流,就算对手周身罩着铁甲,只要不通养神之术,神魂一出就能扑杀。
  只因神魂无形无影,观中道士又称此为破体无形剑。
  有那天分、悟性皆高的武林人士,虽不知此中玄妙,年深日久却也能自行摸索出来,是谓以武入道。
  不过这般人物百年中也出不了几个。
  这二剑,六剑观里也没几个道士能练成,等闲更是无缘得闻。
  故而苏冲听到老苗人代传的问话,才会感到讶异:“这位寨主与我那大宝兄弟交情还真是不浅……”
  这念头一闪而过,他对老苗人说道:“蒙师长看重,悉心指点,门中几路剑法我都已学全了。”
  换成是江湖中人,听了这话或许就会认为他是在大言欺人,毕竟练剑讲究个功侯,一个少年郎也敢说练全了六剑观里所有的剑术?
  可那老苗人不通武艺,也就不知个中艰难,虽然也有疑虑,却不便再质疑什么,当下只道:“既如此,就请贵客跟小人去见主人。”
  苏冲自无意见,便与那老苗人赶往寨主府邸。
  天蜈寨实也不大,好在外围有着货场,倒不至于被各处来的车马占满街道。
  苏冲一路随人走着,所见的多是商贩,入耳的则是些吆喝、还价的声音。如此热闹景象,在中原也不多见。
  最妙的是寨中苗女,三两结伴婀娜穿梭,瞧见苏冲这等中原来的清秀少年,目光便不肯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