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第7章 007,我就是天才
  徐大宝搓搓手道:“冲哥儿,不是兄弟我不信你,不如你耍两下子看看,我给你把把关,免得到时候你选不上平白丢了咱钧州双英的面子。”
  苏冲一想也是,毕竟六剑观只是真一教的下院,那些道长们毕竟还不真个是仙道中人,眼力有限。
  六剑观之所以名为六剑观,乃是因为以六种剑术著称。
  秀水剑、烈火剑、清风剑、春雷剑、舍身剑、舍神剑。
  这六种剑法中,前五种剑法还只是世俗剑法,唯有舍神剑已经算得上仙道之法。
  舍神,舍神,就是舍出神魂,击出一剑,这已是简单的神魂出窍之术。
  这舍神剑修炼的法门倒也简单,只要需剑不离手,睡觉时也抱剑而眠,蕴养剑意杀心。
  等到功法到了,便在心中观想自己身处在一个卵胎之中,而自己身死一柄利剑,誓要打破这卵胎以见天日。
  一旦练成,自家神魂便可挣脱肉身束缚,以杀心剑意我依凭,离体攻杀敌方神魂。
  这种剑术已经超脱世俗剑术之上,算得上仙家入门剑法。
  只不过,这种剑术非寻常人可以练就。
  整个六剑观,除了苏冲,也就六剑观观主茅时秋等两人得以练成。
  故此,苏冲要显示自己的剑术天分,以舍神剑最为合适。
  苏冲想罢,抽出腰间点朱漆木剑,捡了块青石盘坐在上面。
  抱剑瞑目片刻,然后猛的双目圆睁,作势前刺。
  只听到啪的一声响,头顶之上之上的赤巾炸开,俄尔见他长飞垂落,双目失神,头顶处似有一道阴风刮过,”呜“的一声转进了林中,直吹的树叶晃荡不止。
  下一刻,林中响起一道凄厉的嘶吼声,似是野兽受创。
  之前出去的阴风又扑回了苏冲身上,只见他身子略微晃了一晃,然后突出一口长长的浊气,是已回过神来。
  苏冲睁开眼,对着徐大宝一笑道:“克敌兄,我这一手舍神剑如何?可还入得你这仙家高弟法眼。”
  徐大宝略微有些震惊,他知道自己这兄弟素来天资不凡,文武兼备,却没有想到他的剑术天分如此高绝。
  还没有修炼仙家功法,便能使出这等仙家剑术,实在是不凡。
  徐大宝一拍手道:“冲哥儿你这剑术天分实在是绝了,只可惜不适合我鸿蒙道宗的修炼之法,不然就凭你这天分,就是加入我鸿蒙道宗都没问题。”
  苏冲很是得意,一摆嘴角:“那是肯定的啊,咱兄弟这剑术纵横钧州无敌手呢。”
  徐大宝也不在意苏冲的胡吹,彼此之间都是闹惯了的。
  “只不过,冲哥儿,你这剑术缺陷不小啊,只有用神之法,没有养神之法,不可多用,不然会损伤神魂的。”
  苏冲点头道:“你这话,六剑观的道长们也跟我说过,寻常的时候最好不要使用这舍神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用得多了,后路就断绝了。”
  徐大宝想了一下:“冲哥儿,你此去冥河剑派,一路上还要遇到一些艰难险阻,说不得这舍神剑还要用上几次,这三本经书中的《九莲经》和《水火阴神秘要》与你没有什么用处,放在你身上还徒增一些凶险,只是那养神经的修养神魂之法倒是很适合你,我就送给你了,免得你还没走到冥河剑派,就神魂湮灭而亡了,我徐克敌可不想有一天看到你臭烘烘的身子,给你家徐胜爷爷没来由的添堵。”
  苏冲知道徐大宝是担心自己,只是不想说那些矫情之言。
  苏冲哈哈一笑:“那不能,咱绝情剑就算是死,也必须拉一个垫背的,大家一起去见阎王爷,不然岂不是弱了咱钧州二英得名号。”
  苏冲一边说着,一边把《九莲经》和《水火阴神秘要》还给了徐大宝,顺手把《养神经》揣到了怀中。
  徐大宝接过两本经书,想了一下对苏冲道:“冲哥儿,你此去南海,必然要经过滇南,那里有一个天蜈寨,那寨主跟我有些牵绊,近来他遇到了一些难事,我一时抽不开身,冲哥儿你如果有暇的话,不妨帮一帮那寨主,以你的身手应是无虞,也算是了了兄弟一个因果。”
  苏冲自然满口答应。
  徐大宝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将手中剑往背上一插:“冲哥儿,我此次出来还有要事要做,我们就此别过,希望下次再看到你,你已是我辈中人。”
  说完,徐大宝脚下一跺,三尺白云出现在脚底,徐大宝将身一跃,便起在了半空之中:“冲哥儿,我走了,你多保重啊。”
  说着,徐大宝身影便已远去了。
  苏冲看着徐大宝脚下的白云,艳羡不已,心中想着,啥时候小爷也能坐上这么爽利得飞天法宝,那可真就是威风之极了。
  羡慕了一会,苏冲对于此地也没有多留恋,连日来在此间跟那些捕快捉迷藏,早就厌烦了,只是苏冲没有去处,所以才在此间逗留。
  此时有了目标,哪里还肯在这山沟里多呆,身形腾挪之间,瞬间便远去了。
  滇南,天蜈寨。
  此地出于滇南哀牢山中,原本是当地苗族用以栖身的一处土寨子。
  只因茶马古道延伸至山下,有了这东风,这寨子摇身一变成为了各路商队补给、交易的场所,故此兴旺发达起来,论繁华倒也不逊于中原名府大镇。
  只是,时长日久,自本朝献宗皇帝始,严厉禁商,中原商队日益断绝,因此再不如当初模样。
  幸好,还有一些小宗的贸易未曾断绝,各寨子也习惯于到此地来交易,故此倒也还算热闹,没有彻底衰败下去,但是比起当初当然不能同日而语了。
  经历了近二十多天的长途跋涉,翻山越岭以及躲避各州府捕快捉拿,终于赶到了这天蜈寨下。
  苏冲走的是崎岖狭窄的近路,并不知道有能通行车马的商道,故此到了山寨前,不免对商贩扎堆、骡马成群的现象感觉有些惊讶。
  苏冲自幼在酒楼客栈长大,早就练成了一幅玲珑剔透心肠,与人交涉自然更是无碍。
  扯来附近的几个人闲聊一阵,便将这寨子的局面打探出了一个大概,了解的越多,他心中越是惊异。
  囤金聚银,易守难攻,这天蜈寨当真是一个宝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