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004,琅琊仙
  大楚尚未立国时,前朝有位文采出众的名士曾执笔写下一篇游记,里面言说灵州一带山水之美不在壮伟而在奇秀,尤其点出了琅琊峰与酿泉两处,用尽了赞美之词。
  苏冲曾读过这一篇游记。那时他对文中描述的景致颇为向往,最初来到灵州时,还不忘嚷求着黄家人引路到山中去转上一转。
  此刻他再次坐到琅琊山下,除下鞋袜的一双脚就泡在酿泉之中,然而心境却大异从前,畅快、惬意统统不见,只觉胸中有一股燥气无从发泄,憋闷得厉害。
  苏冲入的山中已有七日。
  连日来,他借着山形地势遮掩,轻易便躲过了捕快公差们的数次搜捕。
  眼下他并不担忧会被捉拿定罪,只是苦恼于转遍了周遭数座山头却仍然没有发现丝毫仙家的痕迹,生恐自家求仙问道的心愿落空,故此心生烦躁郁闷之气。
  仙家事迹并非是捕风捉影之说。这世间为人所知的仙家道场便有两处。
  其一乃是太乙山真一教,掌教真人俗家姓王,乃是有名活神仙,许多人亲眼见过他施展腾云驾雾的手段,当今天子更是将这道人封为了国师。
  另一处乃是龙虎山正一派道场,道统传承了千余年,历朝历代的天子都将其掌教尊为天师,年年派人送上供奉。
  苏冲生就一副跳脱的性子,对自在逍遥的仙家风光自是向往已久,过去也多曾想过要拜入真一教又或正一派,去习得一身玄奇道术。
  但他自知那两处仙家道场择徒的规矩严苛,兼之六剑观也算的上是真一教的下门,其中门道他倒也知道一二,是以并未寻上门去。
  似那真一教,掌教王真人只收了七个弟子,号作真一七子,自那以后便封了山门,任是何人入山苦求仙缘都不理会。
  龙虎山一脉的规矩更是严苛,非嫡亲血脉不能得其真传,旁支亲族只能学到些许皮毛小术,无关人等连登山都不许。
  这两处仙家道场虽不收徒,毕竟还有门户可见,有志求道之人总还能存个念想;与之相比,那些隐迹世外的仙宗却更让人无奈,便是决心穷尽毕生之力去找,也未必能在老死前有所收获。
  苏冲家中父母健在,有孝道要守,自是不能学着闲人一般五湖四海去碰机缘。
  拖得久了,他求仙问道的念头也就淡了,退而求次开始专心练剑,指望着有朝一日剑术大成,能够做个无人敢辱的武林大豪,得偿一生快意。
  这一回身上背了命案,他思及总归已是孝道不能尽、有家不能归,不如一边躲避着官府的缉拿,一边寻找仙门求个前程。
  一旦能有成,困局便能轻易扭转,世间再没有多少事能为难住自家。
  重拾旧念之后,他的心思就变得急切了起来,这才会因寻觅无果而生出烦躁。
  “呼……”吐出一口闷气去,苏冲收回了泡在溪中的双脚,用衣摆擦干水迹,重又穿上鞋袜站起身来。
  溪边地势极高,不用费力便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他手搭凉棚眺望了一眼,见得四下并无官差的形迹,心中便忖道:“当日没人看见我躲进了这里,捕快们入山几次搜寻无果,应该不会再尽心尽力地钻林子受罪了。想来此刻官府已将我的容貌绘影图形张贴到了各处要道关口,一时半刻还真不能犯险出山……等日后风声渐弱,我再乔装一番出去走走,看那官府的张贴的画像到底与小爷像是不像。”
  这般想着,苏冲低下头去看溪水中的倒影。
  还没等他将自家面孔看个真切,却先瞥见有一道银光经天而过,陡然折落到了身后里许远的一处山坳里。
  耳根一跳,苏冲忙地回头,圆睁双目朝那方向望去。
  随后就见银光再次腾起,隐约裹着柄短剑,错乱无章地在半空中划了几下,忽而一沉,接连撞断许多颗大树,发出极大的声响。
  “仙家手段!”苏冲惊喜难言,心道:“那一道银光似是传闻中仙家所御使的飞剑?空穴来风必有因由,无怪乎传言说此间山中有剑仙修行!”
  连日苦寻终于有了进展,苏冲再不犹豫,卖力发足像那山坳跑去,一心要求个结果。
  六剑观的武学出自道家一脉,虽比不得仙家道术厉害,但在世俗武林中也要归为上乘一列,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江湖门派不过聊聊十数间而已。
  苏冲当初之所以会被观里的道士收在门下,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一身根骨不差,天生适于修习这一脉的剑术。
  要练成高明的剑术,所需学的必定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运剑之法,目力、耳力、身法、步法皆须修炼到出众的地步。除此之外,周身气力也要依法打熬,外练筋骨,内壮气息,如此才能有长力与人较技搏杀。
  苏冲自幼便下过苦功,此刻全力展开身法,整个人便如似一硬弓射出的箭矢,眨眼间便能跑出两三丈远。
  约莫赶了一半路,眼瞅着再跑百十丈远便能感到山坳的边缘,可那银光却在这时坠了下去,数息过后仍不见动静。
  见此情形,他心下着急,忖道:“可别是那施术之人要走了吧?我须再快些,若是错过了这次,下回还不知等到哪年哪月才能遇上世外高人。”
  如此想着,他步伐又加快了些,真如将吃奶的力气都用了上,约莫过了十数息的工夫便已经跑到了山坳边缘。”
  只因奔跑得太急,他冲一时间脱了力,气喘喘地蹲了下去,同时不忘伸出脖子张望。这一望便看到了一个五尺高下、长脸凹腮的锦袍青年,其人鬓侧还插了一朵牡丹。
  不知为何,苏冲见了这人便觉有些面熟,可再一看他捧在手里摩挲着的一柄精光闪闪的短剑,认出那正是先前在天上刚显过威风的事物,不由又摇了摇头,心道:“我所认识的人物里,可没谁有福气能有这等飞腾自如的仙家宝贝。下面的定然就是先前施展道术神通之人了……我该却如何上前相见才会不显得失礼?”
  他既怕贸然上前惹恼了仙家高人,又怕耽搁得久了对方会忽然使出法术离去,左右矛盾之下,脑子竟嫌不够用了。
  便在苏冲犹豫时,站在山坳里那人却先开口了。但见他眉头一皱,面现肃容,屈指往剑上一弹,伴着嗡嗡剑鸣声说道:“赵师妹,可你知我这一招‘凤点头’为何施展得如此凌厉?”
  苏冲见状一怔,转睛四顾却不见有人在,当即心道:“还有个使了隐身法的?以我的眼力,竟看不出有丝毫痕迹,仙家手段果然奇妙……”
  他正惊奇感慨着,却见那锦衣青年闭起双目缓缓摇头,接着用一种很是悲壮的语气又道:“唉……身为七尺男儿,我原本是羞于对你讲说的。可我被爹爹接引入道之前乃是个书生,读过好几车的书——都是儒家的。从那些书中我明悟了君子之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因是之故,哪怕再羞上千百倍,我今日也要壮起胆对你讲出来。”
  睁眼来回踱了几步,他面显追忆神情,缓声道:“头一次见你练剑是在去年重阳,当时你立身在秃笔峰上,施展的正是一招凤——点——头!”他抖腕撒手,短剑化作一道银光飞出,忽高忽低先后斩断十余颗大树,最终撞上了一块青石,被弹落在了地上。
  “不成不成……”锦衣青年皱眉摇头,手上捏了个印诀一招,短剑便又回到了手中。下一刻,他肃容再现,屈指弹剑,张口道:“赵师妹,可你知我这一招‘凤点头’为何施展得如此凌厉?”而后又换了悲壮神情,道:“唉……身为七尺男儿,我原是……”
  似是觉着语气还欠些味道,他又摇了头,静立酝酿片刻,重又道:“赵师妹,你可知我这一招凤点头为何施展得如此凌厉?唉……身为七尺男儿,我原本是羞于对你讲说的。可我被爹爹接引入道之前乃是个书生,读过好几车的书——都是儒家的。从那些书中我明悟了君子之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因是之故,哪怕再羞上千百倍,我今日也要壮起胆对你讲出来……”
  苏冲听他反复啰嗦,终于明白了究竟,忍不住开口低声骂道:“是哪派仙宗的高人坏了脑子?竟将这等货色也给收进入门下了?明明只有五尺出头,居然然自称是七尺男儿,不知是不是那几车书将他害成了如今这痴傻的模样……既然脸皮如此之厚,何不索性说自家身高丈二,乃是庙里降魔金刚转世投胎,或许那位赵师妹听过后便会以身相许啦。”
  苏冲言语的声音原本极小,仅是嘟囔嘀咕,却不知怎么被下方那锦衣青年离着老远听了见。他只见对方猛一转身,目光便锁住了自家的落脚之地,接着一声怒喝:“谁在偷看你家徐胜爷爷炼法?给我滚出来!”
  声音方一入耳,一道银光也刺到了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