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002,辜负佳人
  他口中的灵儿,却是灵州一个黄姓商人之女。
  那黄员外守着江水贩鱼起家,曾行商钧州,与苏冲的爹爹结下了不浅的交情。
  早在各自孩儿落生之前,他们便有约在先,只说若是日后育有一男一女,便结成儿女亲家。
  苏冲性子跳脱,头脑机敏武艺又不错,此前在钧州着实闯了不少祸。
  苏父怕他如此下去会坏了前程,便将他遣来灵州,指望他能在没过门的媳妇的督促下收敛收敛野,日后便是读书不成,也好接手家业,继承那客栈的营生。
  这段时日来,一对少年男女相处得不错,都不曾对这婚事有何不满,背着黄家长辈独处时还说过不少亲近体贴之言。
  如今祸从天降,苏冲思及对黄灵儿的承诺都要落空,难受之处无法言表。
  转而是那前程功名,倒不被他看重,与科考中举相比,他更愿意无拘无束自在逍遥。
  正当苏冲心烦意乱时,身旁传来两声短促惊呼。循声望去,却是先前被他打倒的两个同窗,恰因伏着身子看到了插在侯七胸口的利器,齐齐被惊到了。
  见此情形,他心中便又有邪火蹿升,当即张口骂道:“你们两个王八犊子,想死便去城门口上吊,为何偏偏将霉气带到苏家爷爷的身边来?”
  今日之事,全因那二人看不惯苏冲刚到灵州不久便连连在学馆里大出风头,嫉妒之下,等到学馆一放学,两人便前来堵路,想要教训他一通。
  可惜这两个书生全然没没料到苏冲居然有武艺在身,以至各自吃了几下狠手,灰头土脸地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此事说来不过是少年人的意气之争,可最终却引出了泼皮侯七,阴差阳错之下,使得苏冲手上沾了人命。
  一来,苏冲恨这两个同窗引发祸事,二来也是怕这两人惊慌之下喊出声响使得众人皆知侯七已死,于是他大步赶了过去,连出两脚落在那二人的颈项上。
  他所用的力气不少,听声音好似砸响了牛皮鼓,直踢得两人各自翻了个身便都昏死了过去。
  一旁看热闹的路人见得这黑袍小子先是一招打倒了颇俱凶名的侯七,又下狠手踢晕了两个书生,已然知晓这钧州来的少年果然武艺不凡,而且心黑手辣,此时生怕站得近了惹他恼怒,吃了老拳,可没处说理去,故此都不约而同地退后了几步。
  “呼!”苏冲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心思一转,身形再动,用手中木剑在地上划了个大圈子,将自家两个同窗与泼皮侯七的尸体一同圈了住。
  随后转睛望向一旁人等,恶狠狠的道:“就让这几个王八犊子昏死着!若被我得知谁敢踏进圈子将他们救醒,下场要比他们更惨十倍。若有不信邪的,只管试试看,哼!”
  言罢,他将剑收回束带之上,而后果断的转身,沿着来路大步而去了。
  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我,面面相觑之下,自觉彼此皆非爱管闲事之辈,于是也就无人再去理会那三个躺在地上的,没多久便散了个干干净净。
  苏冲一路赶的甚急,不一刻便返回了黄家的宅院外。
  瞧见门口有个青衣青帽打扮、唇上挂着两道鼻涕的小童儿正在扫洒地面,他连忙挥手叫道:“虎子虎子,来来来,我有话与你说。”
  黄家仆童见是姑爷在召唤,微微一愣便迎了过去。
  “虎子,你苏家哥哥我倒了大霉,这灵州是呆不下去了,只好出城逃避,日后兴许还要被官府绘影图形四海缉捕……”
  摇了摇头,苏冲极为苦恼地叹了口气。
  又道:“你帮我给灵儿妹子带个话,就说我不能娶她过门了。若她问我下落,你便说我要进山去寻仙求道。若是我真能遇见仙家异人,学了神鬼莫测的道术在身,或许还能回来娶……算了,你还是叫她不要等我,若有有好人家来提亲便嫁了吧。还有,我家人若来问询,也是这般答复。”
  话一说完,苏冲不待那小童应声便撒腿跑了出去。
  下一刻,院传出一声问话:“虎子,我似乎听到冲哥儿的动静,可是他在门外和你说话?都这光景了,他还没去学馆上早课么?”
  小仆童扭头一看,见是个身着青花夹袄、百褶棉裙的少女走了出来,正是自家小姐黄灵儿。
  他张口要应答,可想到自家那小姑爷方才讲过的话,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为难之际便扭头朝街尾看了过去。
  黄灵儿顺着自家仆童的目光望去,只见得一个背着书箱的身影跑得飞快,一晃便没入了一条巷子里。
  没来由地,她心中一紧,空落落似是缺失了什么。
  仆童虎子跟着自家小姐一同呆立了片刻,总算是想好了说辞。
  他先吸了下鼻涕,而后讷讷言道:“那个……姑爷他说要进山求仙问道去,也不知多久才能回来。刚刚是他让我捎话,叫小姐你……那个……拣个好人家嫁过去吧。”
  “啪”的一声,黄灵儿挽着的菜篮脱手滑落。她也无心去管,只泪湿了眼,跺脚喊道:“苏冲……你个小混蛋!”
  另一厢,尚未事发的苏冲穿过刚开禁不久的北门出了城。
  他驻足回望一眼,转瞬又收回目光,快步下了官道钻进路旁矮林里,气闷地道:“晦气,晦气,真真是晦气!小爷今日出门应是恶了哪路神明,故此才遭此灾祸,以后出门小爷必定要将那黄历翻个十遍八遍的。”
  苏冲先是发了一番牢骚,随后便嘀咕道:“唉……从前听六剑观里的道士们说灵州一带的山里有剑仙出没,却不知是真是假。我如今落难,便去碰碰运气,保不齐祖先庇佑之下真能混个长生不老的仙家前程。”
  “若是没那福缘,便寻个匪寇群集之地落草我这一身剑术虽远还没练到藐王法、绝仇寇、任游侠的地步,但想来也足可倚之安身立命。只等过上几年变了相貌再想法子联络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