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002,走为上
  现在嘴上虽然是赢了一场,但是他仍然不肯罢休。
  念头一转,便又有主意冒上了心头。
  只见苏冲摆出一副恍然耽误的神情拍着大腿道:“呀呀呀,刚才看走了眼,没看清这一道痕迹的形状,现在仔细看来,莫不是当初你降生的时候不爽利,脸面被令慈的胎门给夹的太狠了?不知道前生造了多少孽才会有有此恶报,不幸,真真不幸啊,要不是着痕迹坏了你的天格,休说是个侯爷,就是一字并肩王你也做的。”
  先前苏冲的那个封侯之言已经让众人暗笑不已,此时听了苏冲的这一番言语,哪里还忍得住,全都笑了出来,就连那两个被苏冲打在地上的书生也都忍俊不住了。
  怒火中烧的侯七听到众人的笑声,面上顿时一僵。
  当然这并非是他心寒于同乡们亲疏不分,而是想到了自家的身家前程。
  似他这等人物,以为作恶耍狠为谋生手段,遭人记恨有如家常便饭一般,恨他骂他之人越多,于其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能更添其凶名。
  然而若是成了众人口中的笑柄,只怕多年为恶耍狠积攒下的凶名转瞬便要消散,这恶狠之名一旦消散,不次于铁匠没了铁锤,将军见了白发,末日将至也。
  想到日后一旦上街便会有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说“那个便是臀缝生在脸上的侯七”,又或“看!此人落生时被他老娘的胎门夹出了一道疤瘌在脸上,你说奇是不奇,怪是不怪?”
  侯七想到这里,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心中生出无尽的悔意:“若真如此,老子我必定威严尽丧,便连往日里同恶相济的那帮兄弟也要弃我而去,说不得觊觎侯爷威名的人还会借我威名一用……到时这灵州城里哪还有我容身之地?”
  “早就听说读书人使起坏来字字如刀,杀人不必见血,那时我还不以为然;可如今看这黑袍小子的模样,分明是之前就已料到凭借这两句辱人之言便能坏尽我的名声”
  “我刚说过要让这小子无法在灵州立足,他便狠狠还了一招回来……早知他心肠如此之黑,如此之毒,我怎会去得罪于他……”
  那边侯七心中念头连转,这边苏冲便观其神情变化,心下不禁讶然:“这泼皮面色连变,似乎是看穿了小爷我的用意所在?倒还算是有几分头脑。只可惜你不识利害,枉自出头,还想从小爷这里讨些好处,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不叫你跌个大跟头,如何能显出我的手段来。”
  苏冲假意挥手掸了掸衣袍上的尘土,不动声色的悄悄的将手横在了腰间佩剑上,心道:“似这等泼皮无赖,既已知晓我用计断绝了他的衣食来路,必然恨我入骨。此刻须防他怒火攻心,狗急跳墙,生出杀意来。倘若我要是在这等货色手下大意吃了亏,可没有脸面回家见我那灵儿妹子,更没有颜面见我家乡六剑观中那几位传我剑术的道长。”
  他刚刚想到此处,对面那侯七便已扑将上来。
  苏冲学剑之初专门练过一阵眼力,目光之敏锐,世间少有,此刻目光从侯七脸上一扫,便瞧见侯七眼中带着杀机,麻袍袖里也暗藏着凶器,看形状该是一柄市井之徒常用的解腕尖刀。
  “他娘的……这泼皮无赖居然还真敢下狠手?好大的胆!”
  见得对方要痛下辣手,苏冲怒意上涌,拇、食、中三根手指一抓一提,便将木剑从腰间束带下取了出来。
  旋又松开前面三根手指,用无名指与尾指合力一勾,手腕同时翻转,那涂满朱漆剑身顿时被托在掌心滴溜溜转动了起来,宛如一个风车在擎在了手中。
  不过一息的工夫,那侯七便冲至身前尺许的地方,藏着凶器的那只胳膊狠狠朝着苏冲挥了过来。
  苏冲便在这时陡然握拳,犹如风车般旋转的剑身顿时停了下来,斜指向前的剑柄正正顶在了对方胸前檀中穴上。
  但听“砰”的一声,侯七身子一震,胸中一口气息被顶得凝滞在了当中,上上不得,下下不得。
  一时间,他只觉两眼发黑、耳中作响,仅距苏冲面颊一拳之遥的胳膊便无力地垂落了下去,双膝随即也是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檀中穴乃是人身要害,一旦被打中,心脉必然受创,周身血液逆转,铁打的人也吃不消。
  苏冲见这侯七下手狠毒,竟是要用凶器破了他的面相,恼怒之下才以重手相还。
  好在苏冲并非不知轻重之人,这一击已是手下留情,动用的是剑柄,手上也没加力道,只借着对方的冲撞之力给他个教训,要他在床榻躺上一般个月。
  若是动用了剑尖,再施加两三分力道上去,饶是用的木剑,那泼皮也逃不过一死。
  可不知是侯七造孽太多阎王欲收他归案,还是苏冲锋芒太盛老天要加以消磨,便在侯七倒地之际,那藏在袖里的一柄五寸长的解腕尖刀不偏不倚地扎穿了他的心口。
  苏冲不单是眼尖,耳力也是不差,先是听到“噗”的一声,跟着又闻得“咝咝”轻响,心头顿时“咯噔”一跳,暗道:“这杀猪放血的动静……莫不是眼前的泼皮倒霉到了家,竟被自家的凶器扎穿了身子?”
  他急忙俯身将侯七的身子搬起一些,顿时就见这人心口处插着刀子,一条血线奋力向外喷涌,已然断绝了气息。
  “坏了坏了坏了……这人虽非被我所杀,性命却是坏在我的手上不假。回头官府找回来,便是不须偿命,也有罪过要受,一场牢狱之灾该是免不了的。早听说这灵州府衙的主簿与我那未来的岳父老泰山有仇怨,若被他得知我的来历,想用钱都难打点,小爷的下场定会凄惨无比……”
  苏冲心中叫苦:“为今之计,也只有趁着不曾事发抢先逃出灵州去。唉……我原已拍着胸脯向灵儿妹子许诺,说是日后要风风光光娶她过门。这一去,我也没面目再见她,却要失信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