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一剑证永生 > 001,黑袍少年
  夜雨渐收,天将破晓,东方一抹鱼肚白挂上了天空,无情的撕裂了灵州城上空的沉沉暮色。一处农家院落中,一只锦色雄鸡应势而动,抖擞翎毛,便要引颈高啼。
  就在这时,外间传来的一阵响动,顿时吓得它趔趄着缩回了自己的后宫之中。
  “我是谁?我是钧州苏冲!小爷我落地会吃奶,睁眼能叫娘,三岁识字,五岁成诗,七岁时跟着‘六剑观’里的道长们修习剑术,盖压同辈无敌手,钧州治下一十五座城池里,论文论武都有我一席之地!”
  那开声嚷嚷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人。
  但见他头带赤巾、身着黑袍,腰间束带上挂着一只黄皮葫芦与一柄赤色的木剑,看质地应是涂了朱漆,不知是哪家哪派的特色。
  看上去倒像是一个要出门做法事的弟子,只不过身后背着的书箱昭示了他却是一个书生,妥妥的儒家弟子、孔圣门徒。
  眼下这黑袍少年脸上满带讥讽之色,一只手伏在木剑之上,另一只手则指向躺在地上呻吟的两个书生,嘴皮翻动,恶语犹如江海一般滔滔不绝的向外涌出:“就凭你们两个小王八犊子,竟也敢来找你家苏冲爷爷的麻烦?莫非以为苏家爷爷到了灵州便倒了威风,成了任人揉捏之辈了?若不是看在大家同窗一场的份上,非得让你们伤筋动骨见见红才能显出你家苏爷爷的威风来!”
  此间天色虽然还早,但是已经上街行走的人却是不少,一条街上就这个地方动静最大,自然而然的就吸引了一些看热闹的人来,将此间围了起来。
  这些围观的人中,有一个人名唤“侯七”,其是一破落户,在城中也是个有名号的泼皮无赖,平日里靠坑蒙拐骗为生,有时也做些欺凌弱小、杀人取货的勾当,当然杀得人一般都是外乡人,外乡人好欺负吗。
  因为侯七脸上有一道从眼眉斜贯而下的刀疤,故而被人取了个诨号:“刀疤侯”,在灵州市井之中名号很是有些响亮。
  今天他早早出门,本来是想捡几个好欺负的商贩搞一些铜钱来压压口袋,晚上好去大通赌坊里耍耍,当当大爷,那大通赌坊之中的小娘真是令人想念的紧。
  除此之外,在讹诈一些糖水、糕点,一天的饭食就有了着落。
  此刻,他听出了苏冲外乡人的口音,看到他与本地的书生动起手来,心中便有了计较:“这穿黑袍的小子,来灵州求学,必然会带一些盘缠在身上,倘若是平时有不得欺凌书生的律法在,我侯七还不敢轻易为难于你,但是现在你动手打了两个书生,合该你家侯爷发威。不仅能从你身上割下块肉来,而且这也算是行侠仗义,说出去还能涨涨你家侯爷爷的威风,就算是官府问起话来,你家侯爷也有话讲。”
  想到此处,侯七推开身前的看客,从人群中跃将了出来,站在场中,甩开膀子,三角眼一瞪,开口叫道:“兀那小子,就是你,穿黑袍的,居然敢来你家侯爷的地上撒野,欺负我灵州书生,你是活腻了还是想死了?还在我面前吹嘘什么文武双全,现在你家侯爷伸出脖子不动手,你敢显显你的手段,取我性命吗?”
  说着,侯七将头伸出,随后一歪,拿手拍拍自己的脖子:“来来来,用你手中的那玩意,给我脖子上扎个窟窿看看,你要是扎了,那算你的本事,你若是认了怂,灵州虽大,也绝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哟呵,竟还蹦出个侯爷来?”
  若是旁的少年,看见侯七摆出这么一副凶神恶煞的架势,也许就给吓到了。
  但是苏冲何许人也,家里乃是开客栈,而且又经常在市井之中厮混打闹,自小就见惯了三教九流的人物,一眼便看穿了这侯七的虚实。
  早年间,钧州城里闹过一场大瘟疫,苏冲不幸染上了,自此便伤了自身的元气,身子骨一日比一日弱,大病小灾的不断。
  苏父经营着一家客栈,家中也算是颇有积蓄,不惜钱财的延医问药,上香祈祷,但都不见好转。
  也是苏父经营客栈,见多识广,后来听人说练武强身或许能够治好苏冲的病症。
  爱子心切的苏父舍下家中大半财物开路,将他送进了钧州有名的“六剑观”中,让他随着观中的道人门练武习剑。
  也是苏冲头脑机敏,天分高绝,没有多久便获得了观中道长们的喜爱,虽然碍于家中亲人尚在,没有真个出家当了道士,但是却也得了观中剑术真传,等闲个人休想近的他身。
  在钧州城里,苏冲依仗自己一身不俗的剑术,很是收拾过几个没有眼力见的泼皮无赖,六剑观的剑术杀气很重,多是与人搏命之术,出手毫不留情,因此,苏冲在钧州城中混了一个“绝情剑”的称号。
  如今虽然是背井离乡,由钧州来到着灵州城中,但是“绝情剑”名号岂是说笑的。
  苏冲眉头一拧瞪了回去,开口讽道:“看阁下尊容,獐头鼠目,可称得上是世间独有,更兼有一条臀缝挂在脸上,当今天子许是稀奇的很,深觉此等容貌天上少有、人间难得、百年未必一见,这才下旨封侯嘉赏?”
  侯七混迹市井多年,听过许多恶毒的咒骂,但恶毒到这等地步,将刀疤说成是臀缝的,还真是头一回见识。
  若是别人遭骂,他一定会抚掌大笑,称赞苏冲骂得好,骂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日后与市井里的兄弟们吃酒胡侃之时,还要反复拿将出来当做谈资取乐。
  可这刀疤是长在自家脸上的,想到这里,他便笑不出来了,直气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一张难看的脸红了个通透。
  苏冲年少气盛,又跟着六剑观的道长们学了一副不拘俗礼的野性,绝不似自己那些一同专心读书同窗们懂得隐忍,若有人惹了他,必要十倍报偿回来才得舒心,才能念头通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