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天师造孽 > 第48章 黑刑甘的好心
  “哈哈,好了,你随我来吧。”
  黑刑甘说着,便要带沈毅去密室,沈毅疑惑道:“是要去密室吗?”
  “嗯,如今帮内人心不定,还得小心隔墙有耳。”
  沈毅心里闪过一丝犹豫,这老小子到底要干什么?传个功法还要去密室?
  难不成是垂涎老子的美色?
  沈毅打了个寒颤,却还是跟着黑刑甘去往地下的密室。
  至于危险,沈毅不是没有想过,密室内空间狭小,黑刑甘这老小子,要是真对他动了什么歹念,恐怕不好脱身。
  但是沈毅却也不怎么怕,以他如今的一身修为,即便不是黑刑甘的对手,但是这老小子应该也讨不了什么好,他也是有手段的。
  去到了密室中,黑刑甘倒是没有如沈毅所想的那样,要对他做什么,只是让他盘膝在榻上坐好,自己则坐在了密室中的圆桌旁。
  “我以前探查你状况,发现你体内也有一丝真气,可是以前修炼过?”
  “是的,但是只练出了一丝真气,便无法继续了。”
  “人体的周身穴窍可熟知?”
  “熟悉。”
  黑刑甘闻言,点点头,道:“那就好办了。”
  说完,黑刑甘伸手取下小桌上香炉的盖子,取出了几块儿灵石,对沈毅道:“此物叫做灵炉,这石头叫做灵石,这你应该知道,将这灵石投入灵炉之中后,这灵石便会缓缓燃烧,释放出天地灵气,供人修炼。”
  沈毅目光一凝,心中称奇,原来这灵石是这么用的,可是这黑刑甘为什么知道?
  还有,这老小子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
  难道真的打算让他当血煞盟的帮主?
  一时间,沈毅心里满是疑问,却见那黑刑甘又取出一颗血红色的丹药来,递给沈毅道:“待会儿我会教你入门修炼之法,有这灵石辅助,事半功倍,定可修炼出第一道真气,一会儿你听我口诀,跟着修炼,真气出现时,服下这颗丹药。”
  “是,孩儿知道了。”
  沈毅接过丹药,握在手心。
  他倒是不担心这黑刑甘在丹药里做手脚,这些年他日常修炼,早不知道吞了多少丹药,甭管什么丹药,进了他胃里,那就是一团灵气,什么药效都没有。
  “此功法,叫做血煞种玉功,接下来我念口诀,你可听好了。”
  说罢,黑刑甘便让沈毅静气敛神,开始给他诵读这血煞种玉功的口诀。
  沈毅一边儿听着,一边儿跟着口诀开始练功,很快一个周天完了,黑刑甘问道:“可有气感?”
  “有的!义父,孩儿有了一丝真气!”沈毅假装激动道。
  “那便对了,接下来才是我血煞种玉功的精髓,服下那颗丹药!你可要听好了!”
  沈毅马上服下丹药,同时黑刑甘也给沈毅念了一段儿口诀。
  沈毅本以为这颗丹药也会犹如过往一般化作一团灵气,可是谁知道,这丹药一入腹中,顿时化作一股沈毅从未感知过的力量,并不与他的真元交融!
  与此同时,沈毅心中默念黑刑甘教他的口诀,这股力量顿时动了起来!
  这股力量一动,沈毅瞬间感觉浑身的气血也随之动了起来,心脏开始飞快的跳动,是平日里速度的数倍之多,浑身的血液开始飞快的流转,甚至感觉口鼻之中都全是血腥味儿。
  与此同时,那股不明的力量立刻融入到沈毅的周身血液中去。
  沈毅顿时震惊。
  这是竟然是气血之力!
  沈毅原本略显苍白的脸,随着这丹药化出的气血之力融入了周身,立刻变得红润了起来,沈毅感觉浑身都一瞬间充满了力量,白日里动手所带来反噬的那种虚弱感,一扫而空!
  这什么丹药!
  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
  沈毅强行压下心头的震惊,继续跟着黑刑甘给出的口诀运功,直觉那一团气血之力开始慢慢的在体内汇聚,最后竟然聚集在他的小腹处!
  那里是丹田的位置!
  那团气血之力化作一团,与他周身的经脉相连,竟然化作了丹田的模样!
  这……这!
  一时间,沈毅差点儿激动的喊出来,浑身都在发抖,他多年的夙愿终于一朝得尝,以他的资质,自此以后仙途再无坎坷,他怎么能不激动!
  沈毅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操控着一丝真元往那团气血之力变化的丹田潜去,那道真元进入“丹田”之后,仿佛回家一般,立刻便开始沉寂回旋。
  真的可以!
  密室内,黑刑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闭目的沈毅,见他面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喜色,眼中爆出一丝精光,嘴角也勾起一丝笑容。
  烛光下,他的神色异常的深沉。
  片刻后,沈毅睁开了眼睛,惊喜的看着黑刑甘,道:“义父!我有真气了!我有丹田了!”
  黑刑甘哈哈大笑,道:“怎么样,义父没有骗你吧?”
  “孩儿多谢义父!”
  沈毅当即拜倒,眼中满是怀疑。
  黑刑甘对他越是如此,他越是心中难安。
  可如今他又确确实实的有了“丹田”,这个做不得假,修炼了这么多秘籍,沈毅的见识不同以往,知道身体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异样。
  但这就更诡异了。
  让沈毅颇有种被黄鼠狼拜年的感觉,而在黑刑甘那阴沉的目光中,沈毅感觉自己就是一只鸡。
  而且还是特别肥的那种。
  “这就是老夫这血煞种玉功的神妙之处了,它能调动人体气血之力,在丹田内化作一个假丹田,以此来存储真元。”
  沈毅假装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不过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黑刑甘对沈毅道:“对于寻常人来说,这气血之力化作的丹田会生长在丹田内,等于是开辟了第二处丹田,但是对于你来说,这丹田却是无中生有。”
  “义父是说……”沈毅不解道。
  黑刑甘缓缓道:“这无根之物,是难以长久的,没有丹田作为根,气血之力化作的丹田,时间久了,会自行消散。”
  沈毅目光一凝,心道这老小子要摊牌了。
  “那该怎么办?”沈毅佯装慌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