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天师造孽 > 第43章 被拖下水的沈毅
  黑刑甘也没料帮里这些年轻人,看起来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打起来就半柱香的功夫便萎了,众堂主瞧见这个情况,商议了一下,只得喊停。
  不过,打是打不下去了,但这副堂主还得选出来,正好剩下的四个人分别是四个堂口的,四个堂主当即为此争执了起来。
  那黑龙堂的堂主龙傲天当即发难,对众人道:“若是如此挑选,那这王铁石是不是该避避嫌啊?”
  王铁石正是那几个年轻人里飞鹰堂的人,是范老二的手下。
  范老二还是以往那性子,听到这话顿时心里不忿,一瞪眼,拍桌子骂道:“龙傲天,你这是什么意思?凭啥让老子的人退出!”
  沈毅一听便知道要遭。
  果然,那猛虎堂堂主王老虎抓住了范老二话里的把柄,当即阴阳怪气道:“范堂主,你这话可让人听不懂了,什么叫你的人?难道不是帮主的人吗?”
  王老虎当年败在范老二手中,帮派被血煞帮吞并,最后入了血煞帮当堂主,心中却一直记恨当年的旧事,沈毅刚开始掌管库房的时候,黑刑甘还拿这人诈过沈毅,说他送了范老二一千两银子。
  “就是!范老二,那王铁石即将加入血煞堂,不再是你飞鹰堂的人,更何况,我们难道不都是帮主的人吗?听你这话,你是想造反吗?”龙傲天骂道。
  “去你娘的!”范老二这才知道被这王八蛋激的说错了话,怒道:“少在这里阴阳怪气,谁不知道你那尿壶里打的什么主意!你俩想合伙排挤老子?你算什么东西!”
  胡老三跟范老二都是原先跟黑刑甘的老人,二人平时里也是老一派的,这时候见范老二吃亏,马上出声相助。
  “龙傲天,你若是想要你的人当那血煞堂堂主便直说,何必在这里挑拨离间!二哥跟随帮主多年,东征西讨立下了赫赫功劳,岂容得你在这里污蔑!”
  “呸!”龙傲天啐一口,指着胡老三骂道:“你俩少给老子在这里倚老卖老,你不就是仗着进帮时间长吗?还赫赫功劳?废物一个!”
  “狗东西!你说谁是废物!”胡老三也怒了,当即拍桌子起身。
  “说的就是你!”龙傲天见状,却是丝毫不怂,站起身道:“今天帮主在这里,你要想知道老子是什么东西,不若你我下场比划两下,也好让帮里的兄弟们看清楚,你是什么东西!”
  眼瞅着这马上就要打起来了,一直看戏的黑刑甘终于出声。
  “好了好了!都是自家兄弟,当着我这个帮主的面儿,吵成这样,成何体统!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帮主了!”
  黑刑甘这话一出,二人当即偃旗息鼓,各自冷哼一声坐下。
  这些年,他们平日里没少争吵,众多头目也都习以为常,只是吵归吵,终究还是没有撕破最后那一层面皮,没有打起来。
  只是这一次,这王老虎与龙傲天,显然不甘心这样罢休。
  王老虎见黑刑甘出声之后,马上在一旁煽风点火。
  “帮主,可不是属下二人不识抬举,只是这范老二做的太过了!他那徒弟如今已经掌管着咱帮中的库房重地,兄弟们都未曾说什么,如今又这般说话,莫不是想让这血煞帮改名叫飞鹰帮?”
  黑刑甘听得一挑眉。
  沈毅正吃着菜,听这群人骂街,忽地听到矛头指向了自己,只得停下嘴来,不由得看向了那王老虎,心道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
  他如今虽说才十六岁,过了今天也才十七,但是掌管帮里的库房却已经有八年之久了。
  虽然他平日里办事算公道,不曾偏颇,也少与帮里人打交道,可库房这种地方,是众人眼里的肥差,他一个人稳坐了八年,自然有人眼红。
  今天这二人眼看着要被黑刑甘刮一刀肉,心里自是不甘,马上调转了枪头,将矛头指向了沈毅。
  看来,他们是想把沈毅从这库房总管的位置上拉下来了。
  不等沈毅开口,他师父范老二便先骂上了。
  “滚蛋!”范老二听到他把自家徒弟扯下水,怒不可遏,指着王老虎骂道:“少在这里装腔作势给老子扣帽子,不服下来跟老子比划比划,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虽然范老二跟沈毅说过,自觉不是这二人对手,但他到底是江湖中的老手,真要动起刀枪来杀个你死我活,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我呸!”龙傲天骂道:“你即说不是因为私心,那今天帮主亲口说了血煞堂遴选,你那徒弟沈毅年龄正好合适,为何不参加!你还不是打算一个人独占了!”
  “滚你娘!”范老二马上骂道:“龙傲天!老子徒弟有本事,会算账,这职位是凭本事干的,这么多年将库房打理的井井有条,虽然是老子徒弟,却未有偏颇,帮里哪个堂口吃过亏!难不成你也会算账?要不你来当!”
  “会算账的多了去了!凭什么让你徒弟当了八年!”
  黑刑甘自然不会放心把库房交给别人打理,不过话说到这头上,沈毅自然是坐不住了,今天算是甭想隔岸观火了。
  沈毅放下了筷子,看向了龙傲天。
  “龙堂主,我身体有疾,无法修炼,也就只能玩些花拳绣腿,替帮主看看库房,自然是入不得血煞堂的,而且我这职位也是帮主亲自定的,你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服帮主喽?”
  龙傲天被沈毅一句话呛的熄了火,
  那王老虎却是一笑,道:“沈毅,我等自然是服帮主的,可你师父也说了,吃饭凭本事,如今我帮中的诸多管事的,都是为我帮里立下过赫赫战功的,这世上会算账的可不止你一个,你又为帮里出过什么力?”
  沈毅听到这里,暗中看了黑刑甘一眼,却见这老小子却沉着脸不说话,只在上面冷眼旁观,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难道这老小子也不想他管库房了?
  知道今天这遭是躲不过了,沈毅只得道:“那王堂主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