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天师造孽 > 第十九章 修仙就是炼自己
  “补……”
  李飞光这一字出口,原本万里无云的青天白日,忽地天光大暗,乌云滚滚。
  “天……”
  雷声阵阵,狂风呼啸,万里不见阳光,一道道雷电犹如蛟龙般,在那硕大的乌云间盘旋翻滚。
  沈毅不由得抬头看天,疑惑这天地为何在这一刻变色。
  李飞光叹一口气,知道最后那一字,自己定然是说不出口了。
  他一指天,天地瞬间静止。
  花鸟鱼虫定格,奔腾江水定格,雷光不闪,乌云不游,身旁的沈毅还张着嘴,满是期冀的看着他。
  他脸色有些阴郁,不耐烦的看一眼天空。
  “我又没说什么。”
  “怎么就坏了规矩了?”
  “放你娘的屁!”
  缓缓拔出身后桃木剑,一剑向天。
  “滚!”
  木剑划过,一道剑光飞天而去,将那满天的乌云雷电划开,将那璀璨的日光划开,将那天空划开。
  天,裂开了。
  一剑飞光,天清气朗。
  沈毅满是期冀的看着李飞光,问道:“道长你刚才说的功法是什么?”
  “呵呵,我没说什么功法啊。”
  “可我明明听到你说……嗯?我怎么不记得了?”沈毅一脸懵逼。
  李飞光哈哈大笑,道:“我是说,修仙嘛,简单,炼就完事儿了。”
  “练?”
  “是啊,没丹田也不打紧的,修仙就是炼自己,换个炼法不就成了?”
  二者说的炼不是一个字,沈毅此刻也不甚明白,只是牢牢将李飞光这句话记在心里,细细品味,渐有所悟。
  是了,修仙不就是练自己吗?
  自己换个练法不就成了?反正只是没了丹田,又不是不能吸收灵气,自己铁打的胃,灵石都能给融了,还有什么可发愁的?
  末了,沈毅感慨一声,道:“这世间功法如此之多,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到适合我的那一本。”
  李飞光微微一笑,不曾言语。
  下午,沈毅重整旗鼓,振作起来重新修炼那本未成的乾元功,昨日看完了那本穴位注解,沈毅受益匪浅,此刻修行起来更是得心应手,不到两个时辰,便将那乾元功运转到了九层。
  心法运行完毕的那一刻,沈毅经脉内的真气鼓荡不休,开始自行流转,在他体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真气护体。
  沈毅有些好奇的看着体表的一层微弱真气,伸手戳了戳,轻轻松松就戳破了,跟戳气球差不多。
  沈毅有些气馁,道人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那一层护体真气,笑道:“有点儿意思,这般厚度,大概以后不怕蚊虫叮咬了。”
  沈毅听得脸黑了。
  感情自己苦练了三天,最终就换来个不怕蚊子叮?
  虽说听起来好像也不错……
  “没想到就练出这么个玩意儿。”
  沈毅有些失望,这乾元功的护体真气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虽说是自动形成,但是需要真气按照这乾元功的运功路线运转。
  但这乾元功比起他的补天功差太多了,吸收天地灵气的效率低的令人发指。
  太鸡肋了。
  “你现在真气尚未化元,能有这般厚度,已经算是难得了。”李飞光倒是没觉得如何,毕竟沈毅的修为摆在那里。
  沈毅停止运功,体表的真气自动散去,这时候他明显感觉到有一股真元流回了自己的经脉内,顿时眼睛一亮。
  要是自己能把这护体真气的运功法门,从那乾元功中剥离出来就好了。
  最好是能融入自己的补天功里,岂不美哉。
  沈毅当即便开始重新运转这补天功,开始一段经脉一段经脉的实验,最终,被他发现,其实九重功法的运转路线里,只有一截经脉运转真气,会在体表形成这护体真气。
  而在那一截经脉内,真气一共流转过三个穴位。
  沈毅停止运转乾元功,心念一动,开始运转补天功,操控真气运转到那条经脉,然后按照那个法门控制真气流转,果然在体表形成了一层护盾。
  “成了!”
  沈毅欣喜,刚想与李飞光说自己所悟,忽地天空暴起一声惊雷,他抬头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乌云密布,看样子快要下雨了。
  马车上还拉着一个重病的范老二,沈毅也不敢冒雨前进,可是瞧着这荒山野岭的,又该去哪里避雨?
  “再往前走走吧,或许有什么落脚的地方。”李飞光对沈毅道。
  沈毅见状,也只得挥鞭策马,让马车快些往前走,有趣的是不论沈毅的马车赶的多快,李飞光座下的那头灰色毛驴总能轻松跟上,让沈毅连连称奇。
  又行了片刻,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天空中也随着一声雷鸣,下起了雨,好在初时这雷雨的声势虽大,雨水却并不密集,三人沿着路继续冒雨前进,又奔驰一段儿之后,前方隐约看到了光亮。
  “前头好像有个村子!”沈毅冒雨大声道。
  “快些过去,寻一户人家避避雨!”
  雨势渐渐大了起来,沈毅赶着马车前进,道路泥泞不堪,走的不快,等他们好不容易走到村口,这才发现,刚才看到的火光,竟然是有户人家着了火,火势之大,雨水都不曾浇灭。
  与此同时,沈毅还隐约听到了村子身处隐隐约约的传来了阵阵打杀声。
  沈毅也懵了,这他娘的,下雨天都跑出来打劫?
  自己也是倒霉,白天看着天气晴朗,下午就忽然下起了雨,好不容易找到了避雨的地方,又碰到了土匪打劫。
  “这该怎么办?”沈毅看向李飞光。
  李飞光对沈毅道:“看这伙人这架势,多半是已经打劫完了,雨势这么大,你师父扛不住淋雨,咱们随便找间屋子进去避避雨,等雨小一些便走。”
  沈毅这时候有些慌乱,只得听从李飞光的建议,驱赶着马车悄悄进了村子。
  好在这天黑又恰逢暴雨,那群土匪估计是已经洗劫完这半片村子了,并无人发现沈毅三人的行踪。
  在村口寻了一户院子,院门上还有刀斧劈砍过的痕迹,沈毅上前敲了敲院门,低声喊道:“有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