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修真小说 > 户外直播间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这鸽子怕生,看到人都飞跑了
  昆仑山脉。
  昆仑山在华夏的文化历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华夏“龙脉之祖”,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而且,在华夏的神话故事中,昆仑山居住着一位神仙“西王母”,是道教的正神,掌管男女修仙登引之事。
  宁飞在进昆城前,就远远的看到了昆仑山。
  如果说,秦山山脉看上去郁郁葱葱,绵延万里,显得生机勃勃。
  那么昆仑山与之相比,满目白雪皑皑,仿佛雪域仙境,更加苍茫了很多。
  “昆仑,雪域。”
  宁飞望着远方,眼神都亮了起来。
  且不说昆仑和华夏道家有渊源,宁飞一直以来,都想去真正的雪域看一看。
  雪山之巅上,又会有怎样奇妙的风景。
  宁飞按照白远澈发来的地址,一路赶过去。
  车里面已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包括他的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小家伙们的玩具、毯子之类的东西,户外探险用的装备等等。
  当然,也包括给师父师娘准备的礼物。
  传统的文化中,对师父向来是非常尊敬的。因为师父不仅从小拉扯徒弟长大,还会教徒弟做人的道理、必备的技能等等。
  既是老师,又是慈父。
  宁飞一路进去,终于是来到了白远澈现在所在的地方。
  白远澈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带着大院子的乡村小别墅,外面种着果树和农作物等等。
  白远澈也养了些动物,不过他养的比较简单,一个是鸽子房,养了大概三十多只鸽子,小别墅旁边还有一个马场,养了十几匹马。
  宁飞开着车开进院子,一下车,白远澈和一个女人一起走了过来。
  “师父。”宁飞下车叫了一声。
  这里说一句,清风观以前一共就两个人,所以白远澈和宁飞之间向来没那么多繁文缛节,还要拱手作揖这种,就是正常农家的父子关系那样罢了。
  “我让你带的山阴普洱带了没?”白远澈笑呵呵的问了一句。这茶他喝了很多年,所以十分惦记。
  “带了,今年的还有很多。”
  白远澈年近五十,不过因为调理的比较好,看着精神健硕,像是个中年男人。他是那种很温和的性格,看着没有什么攻击性,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的旁边,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正是宁飞未曾见过的师娘。
  不得不说,师娘就算也上了些年纪,但是风味犹存,反倒是更显的有味道一些了。
  “师娘好,我给你带了些礼物,这是从山里采来的灵芝和风干的冰幽花,都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宁飞又从车里取出礼物。
  林楚笑着收下了,她一直看着宁飞,越看越觉得喜欢。
  有一说一,宁飞是那种很招长辈喜欢的风格。
  气质儒雅,身材样貌出众,为人彬彬有礼,尊敬长辈。
  这样的特质自然容易让人有好感。
  “你一路赶过来,累了吧,先去屋子里休息,一会儿听师娘的准备吃饭就成。”林楚温和的对着宁飞说道。
  师娘的气质确实很好,而且看着真诚。
  据说当年在那个门派里也不少弟子追,不过最后还是被他的师父白远澈拿下了。
  “好。”
  到了长辈家里,一切就变得轻松了很多。
  这个时候,小家伙们也是从车里纷纷跑了出来,来到院子里,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处农家小别墅环境很好,院子足够大,纵然是冬天,地面上也都是青青的草坪,看样子是白远澈也是花了一番心思。
  “哦,对了,师父,你不是爱吃桃子吗?我专门买了个大桃子给你。”
  这个时候,宁飞又是想起了什么,从车里取了一个袋子出来,里面装着一个看着又红又粉的大桃子。
  这桃子,正是宁飞钻石抽奖抽出来的蟠桃。
  上一次钻石抽奖,宁飞抽出来蟠桃和人参果,人参果的造型太过独特,给别人吃不好解释,宁飞就自己吃了。
  蟠桃的话,看着只是比寻常的桃子大了一些,造型没有变,所以拿出来也好解释一些。
  宁飞想的是自己有强身健体丸,又吃了人参果,这蟠桃延年益寿的作用对自己了大于无,还不如给自己的师父,也能让师父长命百岁一些。
  谁知,看到宁飞的桃子,白远澈立刻惊讶的说了一句:“蟠桃?”
  听到白远澈这话,宁飞的神色之涌上一抹错愕。
  师父知道这是蟠桃?
  而后,白远澈也意识到了什么,迅速改口道:“你不觉得这桃子这么大,很像西游记里的蟠桃吗?”
  宁飞也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我当时也觉得这桃子独特,才买了下来,。”
  白远澈接过桃子,又道:“这么大的桃子我吃过,味道还不错。”
  “还是留给依依吧,她也喜欢吃桃子。”
  白远澈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依依?”
  “哦,我女儿,你妹妹,叫师妹也行,随你。”白远澈又笑着说了一句。
  “师妹?”
  有一说一,在现代化的年代,听到这个词,还是有些违和的。
  纵然是德云社,向来也只有师兄弟的称呼,没有师妹这个词。
  “师什么妹?依依入了你清风观了吗?飞飞你别听他的,就叫妹妹就行。”林楚白了白远澈一眼,白远澈只是耸耸肩,倒也不说什么了。
  宁飞也尴尬笑笑。
  长辈斗嘴,他也插不上话,只能听一听。
  而且,自己的小名也不叫飞飞,白远澈和宁飞向来都是直呼其名的,不过饶是如此,宁飞听到师娘叫自己,也觉得亲切。
  然后,林楚去做饭了,宁飞就和白远澈一起,到自己的房子里收拾去了。
  “这周围你随便转,看上什么和你师父说。”白远澈看着也高兴,说道。
  “师父,那五千万是真的吗?”
  “真的。”
  “京都市也有一套四合院?”
  “额,有两套,一套我放着一些年轻时收藏的古董。”
  “还有什么?”
  “当年出海,在清岛那边留了个海边别墅,现在用不到了,也留给你了。”
  听到白远澈的话,宁飞无奈的道:“这么说,你一直都是土豪来着?”
  “咳咳,清风观有规矩,这个收的弟子必须要穷养二十年,你要理解。”
  “你先收拾吧,我去外面看看。”
  说完,白远澈转身就离去了。
  宁飞倒也没有说什么,他反而觉得以前的生活很不错,只是对自己师父是土豪的事情有些好奇罢了。
  毕竟,宁飞还盘算着怎么给师父养老。
  结果这个时候发现,师父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有钱的多。
  宁飞从车里取出给几个小家伙们买的宠物窝,宠物窝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沙发那样,毛茸茸的,下面是棉垫子,宠物睡在上面也很舒服。
  小狐和三只黑啾睡在一起,小犬和小飞这一对好基友睡在一起,小隼还有小凤则分别有一个立在桌子上的鸟屋。
  而后,宁飞用准备好的小奶瓶,给三只小黑啾分别喂了奶,才又走出院子。
  小犬和小飞跟在他的身后,对哪哪都好奇。
  小隼则迫不及待的冲上云霄,估计是想要在雪域之上驰骋一番。
  “小隼,注意点儿,别伤了师父的鸽子。”
  小隼离开前,宁飞嘱咐了一句。
  白远澈喜欢鸽子,所以建了一个鸽子窝。
  有事没事的时候,就来鸽子窝这边喂鸽子。
  宁飞走到院子外面,也是先来鸽子窝看一看,他对鸟类本就很感兴趣。
  白远澈正好也在喂鸽子,瞧见宁飞出来,说了一句:
  “你动作轻一点,我这鸽子怕生,往往看到生人就都飞跑了。”
  宁飞只是耸了耸肩。
  这个时候,出乎白远澈预料的一幕出现了。
  本来还在地上吃面包碎屑的鸽子,纷纷飞向了宁飞。
  宁飞张开胳膊,这些鸽子从宁飞的肩膀处,顺着胳膊,直接站了一排。
  看鸽子们的样子,竟然是非常亲昵宁飞。
  白远澈惊的长大了嘴。
  “好家伙,这是什么情况?”
  宁飞站在原地,像是张开翅膀一样,举着满身的鸽子,笑着问了一句:
  “师父,你这些鸽子好像并不怕生啊。”
  宁飞胸前带着凤凰玉佩,可以调节鸟类对他的好感,鸽子自然也难挡对宁飞的好感。
  白远澈十分无语。
  自己喂了好几个月的鸽子,宁飞才刚来不到半个小时,结果全跟着宁飞跑了?
  亏他还经常和林楚嘚瑟,说他养的鸽子就认他,别人谁都不认,这就说明他有身上有道韵。
  白远澈望着手里的面包,无奈笑了。
  自己这个宝贝徒弟啊,是真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