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某剑魂的无限之旅 > 第五百六十四章 为胜利而战
  望着神色微怔的远坂凛,林易眉头一挑:“你看上去很惊讶,是发现熟悉的普通人忽然变成了自己的同类,所以心有落差吗?”
  “……不!”
  远坂凛回过神来,摇头道:“我知道卫宫体内有魔术回路,但他应该只会一些最基础的投影魔术才对,连我在学校近距离碰到他的时候都察觉不到他身上的魔力,你是怎么在这种距离上看出来的?”
  远坂凛不愧是此次圣杯战争中素质最优秀的御主之一,面对林易突兀的发问,居然还能迅速反应过来,甚至反客为主问起了林易。
  林易笑了笑,没有在卫宫士郎的问题上继续调侃远坂凛,转而抬起手臂,指了指自己的双眼。
  “所谓剑中圣者,兼具剑骨剑心剑之魂,四肢百骸,万般一切皆由剑所铸,这双眼睛自然也不例外,我将之称为无我剑瞳,可洞察一切弱点,看破世间虚妄……”
  平静的话音落下,漆黑的眸子缓缓转化成银白色的竖瞳,一股锋锐而又极度危险的威压弥漫开来。
  刹那间,远坂凛只觉得林易的目光宛若凝成了实质,好似两柄真正的利剑一般刺向她的双眼,当即眼睛一痛,连忙移开视线,不敢与其对视。
  好在林易及时收起了外泄的剑气,银白色的竖瞳虽然还在,但那股宛若利剑般咄咄逼人的锋锐凌厉感却已然消失不见。
  林易微微一笑:“如何?”
  “……厉害!”
  远坂凛揉着有些发红的眼眶,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这种宛若实质般凌厉锋锐的目光,的确不愧剑中圣者之名,也难怪会以特殊职阶之名降临圣杯战争……真是抽中上上签了啊!
  远坂凛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心中越发期待即将开始的圣杯战争。
  “看起来即便是眼神这方面,你也能完美伪装archer了!”
  “那是当然。”
  林易笑了小,其实何止是archer,就算是其他职阶他也自信能完美伪装。
  caster可以使用五行之力和引力操控能力,rider可以变成御使飞剑的剑仙,lancer无非是给钝器棍棒加个枪尖,berserker就更不用说了,疾影手的效果虽然被他隐藏起来了,但那毕竟也是正统的鬼神之手,只是剔除了鬼神的力量而已。
  至于assassin……
  呵呵,身为某育信条系列的资深玩家,林易早已深谙刺客暗杀的精髓,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真的以assassin的职阶降临此世,必然能秉承无数刺客玩家的信念,以一对袖剑在圣杯战争中杀出一条血路!
  当然,要论相性和实力的发挥继承,无论哪一个职阶无论都比不上林易的本命职阶,也就是如今降世的特殊职阶剑圣(剑魂)——blademaster。
  林易双手抱胸倚着栏杆,目光好奇地投向了远坂凛。
  “忘记问了,master,你的愿望是什么?”
  “愿望?”
  “是啊,圣杯是能实现一切愿望的万能存在,其中拥有着足以征服世界的强大力量,身为家境优渥的大小姐,你一定是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才会参加如此残酷的圣杯战争吧?”
  “原来你是指的这个啊,那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为什么?”
  “因为愿望这种东西,我才不需要呢!”
  远坂凛微微一笑,双手背在身后,神色俏皮地开口道:“什么征服世界,统治地球都太麻烦了,为了这种事情去许愿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圣杯是远坂家传承了数代的夙愿,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目的的话,你就当我是为了胜利而战吧!”
  “为了胜利而战……”林易神情微怔。
  “怎么样,是不是有些费解。”
  “恰恰相反。”
  林易回过神来,微笑着摇了摇头:“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为什么能将我召唤过来——我也是为了能跟不同时代的强者战斗,才会响应召唤而来。”
  远坂凛眼睛一亮:“你也没有愿望吗?”
  林易笑着摇了摇头:“不,应该说,能够来到这里,我的愿望就已经实现了……所以如果我之后有什么为了战斗忘乎所以的行为,你可一定要原谅我啊~”
  “哼~”
  远坂凛轻哼一声,双手抱胸斜斜地瞥了他一眼:“那得看你能不能打赢,如果打不赢还要死撑的话,可不要指望我会原谅你!”
  “这就够了。”
  林易笑着走过来,温热的大手微微抬起,落在了远坂凛的脑袋上:“放心吧少女,胜利一定属于像你这样信念纯粹的人!”
  “……”
  远坂凛微微一怔,回过神来后脸色微红,连忙从那只大手下面躲开,转身朝着天台楼梯的大门走去。
  “好啦,我知道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你要跟我去一趟学校,最后一位servant随时有可能被召唤出来,不能放松警惕,还有……不要再叫我少女了,我有名字!”
  “好的……凛。”
  林易微微一笑,望着远坂凛有些僵硬的背影,刚想隐匿身形跟上去,忽然察觉到下方传来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存在感。
  林易顿时皱起眉头,身形一闪出现在栏杆之上,一双银白色的竖瞳居高临下地望向了地面。
  在某个百货超市外的十字路口,倾洒着昏黄灯光的路灯下面,一个穿着黑色长裤,白色衬衫,披着黑色的休闲外衫的金发男子,正双手插兜,步履平缓地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热心市民金先生!’
  林易微微眯起眼睛,既然都这么巧地碰到了,送一点见面礼应该不为过吧?
  想到这里,林易轻轻抬起了右臂,一柄柄银色的长剑从他身后缓缓浮现出来,锋锐的银白色剑芒如流光般覆盖着每一柄长剑的剑身。
  就在这时,林易忽然一皱眉,放下了右臂,身后的银色长剑再度一一消失。
  只见那个双手插兜的金发男子停下了脚步,站在了一个身穿高校校服,头发上系着红色蝴蝶结的紫发少女面前,似乎在跟她说着些什么。
  紫发少女双手提着书包,微微低垂着脑袋,削瘦纤弱的背影看上去就有用柔弱、自闭的感觉。
  “是樱吗……”
  想起第五次圣杯战争时,间桐樱身上已经发生的悲惨之事,林易不禁心生默然,原本刚刚升起的战斗欲望也渐渐熄灭。
  唉,怎么就不是第四次圣杯战争时降临呢?
  算了,既然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再去那些没有什么意义,不如好好想想这个时间线上他能做的都有什么。
  首先卫宫士郎肯定是不能考虑的,万一让他成为了小樱一个人的正义伙伴,岂不是要引发hf线中的黑樱剧情。
  ……不如干掉间桐一家,把小樱接回来让凛照顾?
  唔,这倒是个可以考虑的注意。
  林易摸着下巴,微微点了点头。
  “喂!你还在那里做什么呢?”
  远坂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易微微转头,望向了楼梯门口那个单手叉腰的红衣黑裙的双马尾少女。
  “抱歉,在我那个时代人类还没有如此雄伟的造物,所以一时间有些看得入迷了……”
  “原来是这样。”
  远坂凛闻言恍然,旋即有些好笑。
  “好啦,想看的话之后有的是机会,现在还是赶紧回家吧,我可不想明天再错过上学的时间了!”
  “你很赶时间吗?”
  “那当然!”远坂凛没好气地,“为了能召唤出你,我可是连续半个月都在压榨自己的魔力存入宝石,正需要好好地补一补觉,你应该也不想在战斗的时候忽然被我拖垮吧?”
  “说的也是,不过既然这么赶时间的话……”
  林易微微一笑,余光瞥了下方一眼,见某热心市民的身影已经消失,于是轻轻一扬手,包裹着银色流光的宽阔长剑出现在空中。
  “走吧,咱们用飞的!”
  剑光一闪,门板一样宽阔的大剑顿时出现在远坂凛身前,剑身平稳没有一丝颤动,就好像一个无比稳固的金属平台一样。
  远坂凛面露惊奇,眨巴着眼睛试探性地侧坐在了上面。
  一道道的肉眼不可见的气流之绳从剑身上蔓延而出,将远坂凛的整个身体固定在上面。
  远坂凛先是一惊,然后便意识到了风绳的作用,当即心安理得地坐在了上面,还试探性地挣了挣手,检测了一下它们的安全性。
  林易微微一笑,挥手招出了另一把飞剑,轻盈一跃踩在了上面。
  “凛,坐稳了吗!”
  “嗯!”
  “那就出发吧!”
  话音落下,两道银色的剑光划破长空,眨眼间从云层上方穿梭而过。
  就在剑光经过紫发少女的头顶时,一根闪烁光泽但却微不可查的银丝从空中落下,悄无声息地钻进了少女的紫色长发中。
  紫发少女只觉得脑后微微一痛,下意识皱了皱眉,纤手摸了摸后脑勺,但却没有察觉任何异样。
  应该只是错觉吧……
  紫发少女默默放下了手,低头朝着前方走去。
  在少女看不到的脑后,一根微不可查的银丝吸收了她的一滴鲜血,旋即化作流光与那紫色的长发彻底融合,不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