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383章 天启
  距离荒原数千里之外的草原之上,一个青衣道人自虚空之中出现。
  道人左手捂着右臂齐肩处的断口,断口中血流如注,洒满了虚空,其间还隐隐能见到有璀璨神华在其中流转,道人噗嗤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起来,如白纸金箔,面色更是带着几分震惊,几分后怕!
  道人正欲再度动用无距远遁,可体内气海雪山念力刚动,却迎头撞上了那宛若神华一样的刀光,直接被湮灭为虚无。
  青衣道人面色微变,体内气息再变,气海雪山化作一方世界,一方近乎实质的世界,一方比讲经首座的虚幻世界更加凝实的世界,世界之中无处不充斥着精纯的元气,宛若汪洋大海,随着青衣道人念力涌动,无尽磅礴的元气开始翻腾,形成一个庞大无比的漩涡,内里爆发出澎湃无比的吸力,将入体的刀光大半吸纳入那方世界之中。
  只余些许宛若附骨之蛆一样的刀意,却始终盘踞在青衣道人的体内各处,不断的磨灭着他的生机和元气。
  天魔境!
  这是魔宗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天魔境界,如今却在这位将他们冠之为魔的知守观观主身上用了出来,何其可笑!
  若是让世间亿万昊天的信徒看到此时的情形,若是让那些自诩昊天正道德西陵神官们看到这个画面,不知他们心中所坚持的昊天正道是否会动摇!
  体内虽依旧有刀意残留,可却并不能如同先前一样磨灭观主的念力了。
  可当观主念力透体而出,沟通天地元气正打算施展无距之时,却猛然发现周身虚空已然被一股锋锐至极,霸道无比的刀意封锁,刀意化作樊笼,以念力为栅,元气为篱,一个笼罩住方圆百丈天地的巨大樊笼将观主困于其中,使其无法再施展无距之法。
  昔日柯浩然以浩然剑气化作樊笼,将莲生困在魔宗山门之内二十余载。
  一剑能演万法,一刀同样能够演化世间万般道法,正所谓一法通,则万法皆通。
  “想跑!”
  虚空之中忽然想起一声轻喝,只见浑身黑衣破烂,沐浴在血光之中的卫允出现在虚空之上,手中长刀散发着朦胧微光,如梦似幻!
  观主的面色却是骤变。
  尽管此时的卫允浑身浴血,气息之中夹杂着极强的寂灭之意,那是观主的寂灭剑气,乃是道门之中与佛宗无量和魔宗天魔境同等的高深境界。
  可观主却清晰的感受到卫允身上那凝而未发的强大刀意,还有那股子类似于他此时用出的天魔境界的气息。
  自身小世界的气息!
  “跑?”观主面色虽变,可神情之中却不见丝毫惧意:“你以为你是夫子不成?”
  人世间除却夫子之外,观主自认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包括那位虽同样修成了佛宗无量,还身具不坏金身的悬空寺讲经首座。
  “夫子堪为万世之师,如今的我自然比不上!”
  夫子修为之精深,境界之高远,心胸之开阔,时间无人能及,卫允对夫子是由衷钦佩的。
  “可你嘛?”卫允冷笑着,手中长刀直指观主,刀气凝而未发,可那锋锐霸道的刀意却已如山呼海啸一般铺天盖地朝着观主汹涌而去。
  “哼!”
  观主一声闷哼,浑身涌现一股极为玄妙的气息,一袭青色道袍无风而动,自发的鼓了起来,其内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流动一样!
  “轲疯子死了!夫子已经登天,世间再也不会有另外一个夫子,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昊天,你一个侥幸得了柯疯子传承的晚辈,竟妄想与昊天比高!”
  疯了!
  若不是疯子,又岂会说出这样的疯话,敢把自己比做昊天,这哪里会是一个供奉昊天的虔诚信徒说出来的话!
  可若是没有卫允的话,观主本就是人间无敌的存在,就连号称昊天之下第一强者的柳白,只怕也不是观主的对手!
  话音刚落,只见观主仅剩的左手已然抬起,食指在前,一指点出。
  天下溪神指!
  知守观绝学,书院十二先生陈皮皮的招牌绝学,也是观主的绝学。
  同样是天下溪神指,可若是陈皮皮看到其父用出的这一指,只怕是日后再也不敢用这一招了!
  所谓天下,便是世界,是昊天的世界,也是观主的世界,是观主体内气海雪山化作的小世界!
  小世界之中有无量大海,无量大海之中随处都充斥着寂灭之意!
  这一指与卫允破开讲经首座的精神世界,劈开其识海的那一刀有着先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刀让卫允想起了一个人。
  西方有莲翩然落于世间,自生三十二瓣,瓣瓣不同,各为世界!
  莲生三十二一生曾陆续拜入佛宗、道门以及魔宗,齐集三宗之法于一身,三宗之法合而为一便是神术!
  莲生自以为才高八斗,惊艳世间,乃是千万年来第一位集齐三宗修行之法的修行者,殊不知观主却早已将三宗之法皆修行到了他只能仰望的境界!
  道门的寂灭,佛门的无量,以及魔宗的天魔境境界!
  当着三种极致的力量合而为一的时候,所产生的威力,无法以道理计!
  而当这三种极致的力量汇集在一招天下溪神指当中的时候!
  一指出,风云动,天地变!
  朦胧清光凝聚于指尖,化作一个光团,光团之中是一方世界,是一面辽阔无尽的大海!汇聚了海量的元气!磅礴的念力!
  朦胧光团之外,一股子寂灭的气息悄然溢散着,就连此时盘踞在卫允体内的寂灭剑气也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开始了更加疯狂的肆虐!
  这一指,避无可避!
  这一指跨越了空间,与卫允体内的寂灭剑气共鸣,横渡虚空朝着卫允而去!
  这一指!
  让卫允生出一种心悸之感!
  就像是遇到了天敌的野兽!
  可心悸之余,卫允更多的却是兴奋,胸中的热血好似被点燃了一样,顺着经络血管流至全身各处,就连握刀的手都隐隐有些颤抖!
  这是吸收了轲浩然大半生记忆之后带来的后遗症,能够被世人称作轲疯子,敢于拔剑向天,挑战昊天的人,骨子里就是一个好战之人!
  什么神通术法,什么无量寂灭,卫允统统不会!
  可天下间所有的神通术法,只要卫允看过一遍的,他都能够信手拈来!
  一刀可演万法,一刀同样也能破尽世间万法!
  正应了那一句一力降十会!
  卫允刀已然高高举过头顶!刀身之上,剑符泛着微光,体内体外,磅礴的浩然气和天地元气悉数汇聚于刀身之上!
  内外贯为一气!
  而后!
  一刀劈下!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也没有什么绚丽的符文阵法!
  只有纯粹的一刀,凝聚出纯粹的刀光!
  蕴含着卫允精气神的一刀!
  刀光宛若新月!自半空洒下,迎向那团迎面而来的朦胧清光!
  不对!
  朝阳初生!一轮明日自远方的悄然升起,不知何时已然冒出了头!金色的阳光撒入世间,璀璨的神辉驱散了天地间的黑暗!
  点出一指的观主没有第一时间用道术去治疗右肩的伤势,只是用念力挤压血肉,让伤口处不再似一开始那般血如泉涌!
  掌心向东,五指张开,观主的面色无悲无喜,目光变得无比虔诚!
  左手五指之上同时亮起了微光,如黄豆般大小的光点出现在观主的指尖之上!光芒五彩,那轮自远方升起的太阳之中,有光芒洒下,凝成光柱,正好与观主的五指相对!
  五道璀璨的光柱,分做五色!
  天启!
  昔日卫允咋子长安城外曾见识过西陵神殿的另一神术!
  昊天神辉!而且是从卫光明的手中用出来的昊天神辉,可同为神术,就算是破了五境的卫光明,所用出来的昊天神辉和眼前观主所使用的天启神术相比,却依旧差了许多!
  昊天神辉无形物质,是由无数细小的微粒组成,而这些微粒在以肉眼所无法察觉的极高速度运转之时,便会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威能,将一切都化作虚无!
  天启神术所借用的,正是昊天的力量,是天地间最为纯粹也最为强大的昊天神辉!
  五彩光柱落下的同时,卫允的樊笼也随之而破!
  在昊天的眼中,凡人皆为蝼蚁,人力又岂可与昊天相抗!
  这是昊天的世界,除却夫子之外,谁能抵挡得住昊天的伟力!
  此时的卫允也不能!更何况是卫允以刀气所演化的樊笼!
  尤其是旭日东升之际,昊天的光辉普照世间,驱散世间一切黑暗!正是昊天的力量最强盛的开始!
  天启神术,神辉降世!樊笼破碎,压在观主身上的束缚也随之破去!
  于此同时,天下溪神指凝聚而成清光也与卫允所发出的刀光相遇!
  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只有一道道碎裂的缝隙,那时强大的力量撕裂了空间而形成了缝隙,空间的破碎也将二者相遇之时产生的惊天能量所吸收!一切都好似无声无息一样!
  唯有那道璀璨的刀光和朦胧的清光,在如同镜面一样破碎的虚空之中分庭抗礼!
  连空间都破碎了!此时若是再施展无距的话,只怕难逃被破碎的空间吞噬的下场!
  卫允面色微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观主以天启神术唤下的五彩神辉凝聚为神虹,虹光化桥,而一身青色道袍的观主则立即驾驭神虹远遁!
  卫允看着天边升起的朝阳,目光微闪!
  所谓天启!不过是接引昊天的力量而已,能够从和卫光明的战斗之中学会昊天神辉的卫允,区区天启!难道还会更难不成?
  卫允望着虹光消失的方向,心神一动,念力涌出,一瞬间,远山之上的太阳光芒大方,璀璨的神华凝成一道庞大无比的光柱,落在卫允的身上!
  卫允并没有选择用浩然气吸收天启降下的神辉!
  而是以刀为笔,于身前虚空轻轻一划!
  庞大的光柱,漫天的神华被凝聚成一道剑光!
  卫允身形一动,踏上剑光,与剑光相合,朝着那道五彩神虹遁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一追一逃,由北至南,横渡虚空,跨越千万里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