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错嫁之盛世王妃 > 463.第463章 命里多劫(2)
  七岁生辰前一夜,那嬷嬷高高兴兴的来告诉他,母后要为他摆宴。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翌日一早,他便骑马出宫,去了郊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越来越厌恶他的母后。
  在郊外他碰到了他尚不知道的真正生母楚夫人。那个素雅高洁,有温婉端庄的女人,第一眼看到他便认出了他。
  楚夫人的马车停在了他的面前,缓缓的走到他的身边:“太子,今儿不是你的寿辰么,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楚夫人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湖面清风下飘拂的柳絮,让他心头莫名的一暖。自五岁后,他厌恶任何人的触碰,更是讨厌与他母后一般年岁的女人,可是对上这个温婉的女子,他不但不讨厌,甚至有一股想要扑进她怀中的冲动。
  可是他压制了这一股冲动,也没有理楚夫人。
  “太子不开心?”她一个一品夫人,竟然也不嫌弃草地污泥,就那样从容而又自然的坐在了他的身边,随手拔了几根草。
  他看了看楚夫人,她的靠近,让他升起了一股眷恋,从未有过的眷恋,让他不知如何形容。于是他没有立刻起身离开,而就是那样静静的坐着。
  楚夫人也没有再说话,在他旁边也没有声音,让他感到很奇怪,忍了一会儿,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转头看了过去,却见她专注的在用草编织着什么,瞬间他有些不高兴了,看着她忙着几根野草也不愿理会他,于是气呼呼的站了起来。
  猛然一站起来,他才惊觉,有多久他没有这样情绪冲动过了?
  “不高兴啊,就要生气,憋在心里可不好。”这时楚夫人也站了起来,目光柔和的如同春日阳光的看着他,而后将手摊开在她的眼前,“太子今儿生辰,送你一份礼物,祝愿小太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白玉般的手,在斜过树梢的阳光,甚至晶莹的可以看到她莹润的血肉。手心里静静的立着一只蚱蜢,是用绿草编织成的蚱蜢,手工很精巧,编织得栩栩如生。足见编织之人的用心以及珍视。
  一看到,他就欣喜的伸手将它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手心,仔细的端详着。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收到如此用心,如此喜欢的礼物。
  “小太子既然开心了,就快回宫吧,指不定这会儿有多少人急着找你。”对她柔柔的笑了笑,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
  等他回过神来,马车已经走远。看着远去的马车,心中顿时升起了浓浓的不舍,于是他便提步跟了上去。
  没有想到马车竟然在君府的后门听了下来,自幼身在深宫他,直觉其中有什么秘密,所以他没有上前去,而是转身隐在进出的一个转角。
  君夫人亲自走了出来,将楚夫人揽入怀中,因为隔得不是很远,他清晰的听到楚夫人叫了君夫人一声娘。
  他顿时惊愕了,因为他知道君家只有一个女儿,那便是镇宫将军聂啸的未婚妻,只可惜未过门便已经故去,梁都因为聂将军数年来不肯再娶的长情,对聂啸更是赞扬不止,同时也让无数女子对聂啸倾心不已。
  可是如果楚夫人叫君夫人娘亲,且楚夫人不愿意正大光明的走进君府,那么这其中的隐秘便是不言而喻。
  楚夫人并没有久留,只是看了看君夫人就走了,他看到楚夫人的马车打眼前走过。正打算悄悄的离去,却在抬眼对上了聂啸的一双冰冷的眼眸。
  聂啸竟然要杀他,为了不让楚夫人的秘密曝露,聂啸不惜弑君。
  “太子,回宫吧,今日你什么也没有看到。”聂啸眼中的杀气很浓。站在七岁的他面前,就让他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看到了就是看到了,又怎么能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激怒聂啸,也许是他王者的高傲不允许他被威胁,也许他对这个人世很厌恶,但是却有不愿怯懦的用软弱的方式了结。
  眼前黑影一晃,聂啸的掌风顿时罩下来。
  “啸哥,住手。”千钧一发之际,一抹身影飞跃而来,聂啸的大掌在他的头顶一寸之距被拦截了下来。
  他没有想到楚夫人会去而复还,显然聂啸也没有想到,否则聂啸的眼中不会出现慌乱的情绪。
  “留着他,会对你不利。”聂啸收了手掌,别开目光轻声说道。
  楚夫人转过身,细心的看了看他,确定他没有收拾后,才对聂啸摇头道:“我相信太子不会对我不利。”
  她说得没有根据,语气却笃定;他诧异她的自信,却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事实。
  这便是母子之间的天性。
  楚夫人救了他,他却赖着楚夫人去了楚将军落脚的驿馆。
  “太子?”
  当他正在享受楚夫人亲手为他煮的寿面时,楚将军回来了,显然看着这个被宫里传出抱恙在身,不宜出席的太子好端端的出现在自己家里很诧异。
  然而,也只是诧异了一下,而后看到楚夫人后,什么都没有再说,一双锋利如刀的眼睛霎时变成了两泓温热得泉水,眼中柔情四射,丝毫不避讳有他这个外人在场。
  楚夫人大致的说了说如何遇到到,而后为何带他回来,令他诧异的是,楚夫人竟然没有隐瞒她去见了君夫人,甚至半路遇到聂啸之事。那样的坦诚,让他震撼。要知道楚夫人与聂啸之间的关系,这世间有几个男人能够坦然接受自己心爱的妻子竟然私下见了曾经青梅竹马的未婚夫?
  然而,楚将军却只是关怀的问了几句,而后便没有说其他。他可以看出楚将军眼中那种绝对的信任与宠溺,是他从未在那个男子身上见到过的。就如他的父皇对她的母后不可谓不爱,然而却也没有这般深刻的让他震撼。
  那晚,楚夫人留下他用膳,与他们夫妇同桌,直到多年后,当那样血淋淋的事实被掀开,这一夜成了他最美最永恒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