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藏书 > 都市小说 >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 第462章平凡篇—大结局
  皇上要动手砍风平,没等风平反击,风天泽已经从屋顶上闪身而下,瞬间挡在风平前面,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刀锋,不让刀子往风平身上砍。
  风天泽的出现,让现场众人惊讶不已,尤其是皇上,眼里布满了惊恐,拿着刀子的手颤抖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怎么会……”
  他居然不知道风天泽也在场?
  “爸爸,你什么时候来的?”风凡惊喜地说,才刚说完就看到一抹飘逸的身影从金銮大殿的屋顶上飞下,当看清楚飞下的人是谁时,眉开眼笑了,欢喜大喊:“妈妈……”
  听到喊声,风平也抬头望去,看着月听灵从屋顶上飞下,身上的煞气减少了几分。
  月听灵从屋顶上飞下,暂时不理会其他人,着急地走到风平身边,蹲下身子,和他平齐,握着他的手,心疼的安抚他,“小平,别怕,别担心,妈妈就在你身边。”
  月听灵的声音,让风平的怒意和杀气慢慢减轻了,眼睛变回如墨的黑色,生硬地说:“妈妈……”
  “妈妈在呢,小平最厉害了,什么都能战胜,什么都能克服,剩下的事交给你爸爸去做就好,咱们到一边去看戏,好不好?”
  “好。”
  “这才是妈妈最爱的儿子。”月听灵将风平搂入怀中,慈爱的拥抱他一下。
  风凡在一旁吃味了,伤心的抱怨,“妈妈,我就不厉害么,我就不是你最爱的儿子么?”
  月听灵一手拉着风平,用另外一只手去摸摸风凡的脸,然后也拉着他的手,亲昵地说:“当然,小凡也很厉害的,也是妈妈最爱的儿子,你们都是妈妈的宝贝。”
  “这还差不多,嘻嘻!”风凡得到满意的答案,得意嘻嘻的笑着,很是满足。
  “好了,咱们别在中间挡道,到旁边去看戏,走。”月听灵拉着两个儿子往旁边走去,心里只想着保护好自己的两个儿子,至于其他的事,交给风天泽去处理。
  她可以肯定,今天晚上他们将会和皇上做个了断。
  风平、风凡乖乖的跟月听灵走,到一旁的椅子去。
  现场只有两张椅子,月听灵没坐,让两个儿子坐,“小平、小凡,坐下。”
  但风平没坐,风凡也没坐。
  “妈妈,你现在肚子里怀有妹妹,应该你坐才对,你坐。”风凡轻轻的将月听灵推去坐下,剩下一张椅子,他则让给风平,“哥哥,你现在情况特殊,剩下的一张椅子就给你坐,等过了今晚,我得烤一只山鸡给我吃。”
  “……”
  风平什么都没说,两眼空洞无神,直接坐到椅子上,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和事,一只手一直都拉着月听灵不放,仿佛在依赖着什么。
  月听灵没有放手,也握着风平的手,给他想要的东西,确定两个儿子都没事之后才把视线移到风天泽和皇上身上。
  因为今天是十五,南冥王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担心传说中的血煞魔鬼会出来杀人。
  南冥王一旦变成血煞魔鬼,只怕现场所有的人都必死无疑。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事,南冥王从十年前就已经不再会变成血煞魔鬼。
  皇后很担心自己的儿子,于是提醒他,“麟儿,回来,别靠那么近。”
  “母后,放心吧,没事的。”风麟不怕,硬是要站近一点看,虽然惊讶风天泽的出现,但并不害怕。
  他就是相信南冥王,没有理由,就是相信。
  雷少凡也一样,站在原地不动,看着风天泽和皇上,并不担心风天泽会变成血煞魔鬼乱杀人。
  如此情况之下,皇后也不好再多说,所以决定先观察观察情况,再做决定。
  皇上手中的刀依然还被风天泽夹着,不管他怎么用力抽,都没能抽回来,风天泽脸上那阴狠的表情,让他看了害怕,但还是逞强怒吼,“天泽,你这是要跟朕动手吗?”
  风天泽冷屑一笑,松开手指,不再夹着刀锋。
  皇上还在用力的抽刀,他本可以直接放开手,但手中的刀是他如今唯一的防身武器,他不能放弃,只好一直握着,风天泽的突然松手,致使他重心不稳,后退了好些步,差点就倒在地上了。
  “你……”皇上站稳之后,恐惧又不甘的瞪着风天泽,即便知道自己不是风天泽的对手,还是用刀指着他,愤怒的质问:“你要亲手杀朕吗?”
  “我只保护我要保护的人。”风天泽冷肃的回答,身上并没有一点杀气,只有警惕和警告,警惕皇上的一举一动,警告皇上不准伤害他的家人。
  对于他来说,家人是最重要的,其余的无所谓,为了这些家人,他可以不惜杀害自己的亲哥哥。
  “当年朕是也你要保护的人之一,对吧。”皇上把刀收回来,和风天泽说起以前的事,还妄想着风天泽能变回十年前那样,帮他撑住一切。
  只要风天泽回心转意,现在的一切都将变成他的一场梦,梦醒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将恢复到十年前的摸样。
  殊不知,这只是异想天开。
  皇上提起十年前的事,风天泽听了无动于衷,毫无所动,眼里的警惕和警告并没有消失,冷漠地说:“物是人非,再谈当年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天泽,你不要被月听灵那个女人给骗了,女人的感情都是不可信的,都是有时限的,总有一天,她会弃你而去。回来帮朕吧,就像当年一样,我们兄弟两联手,坐拥天下。只要拥得天下,还怕没有女人吗?朕给你找十个、百个、千个、万个比月听灵强的女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天下的女人再好,在他心里也比不上灵儿一个。
  “天泽,你别傻了,你整天都躲在南明王府里不出来,自然不知道这天下有多少奇女子,只要你帮朕杀了这些反贼,朕就给你找千百个比月听灵好的女人给你,一直找到你满意为止。”
  “有她一个就够了。”
  “你又何必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一切?”
  “错,因为有她,所以我才拥有一切。”
  “你……”皇上还是诱骗风天泽,但月听灵不让,打断了他的话,“皇上,你够了吧,你就不能做点有修养的事吗?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老是想毁掉我和小风幸福的婚姻,目的何在?亏你当了怎么多年的君王,居然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真是庸君一个。”
  这个该死的皇上,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一点都没边,实在讨厌,居然老想着让小风抛弃她,可恶可恶。
  月听灵越想越生气,脸上的五官都挤到一块去了,恶狠狠的瞪着皇上,恨不得冲上去撕掉皇上那张嘴。
  皇上很生气月听灵的插嘴,对她怒吼,“朕没和你说话,你给朕闭嘴。”
  “好,我闭嘴,反正我也不想和你这种人浪费唇舌,就让我儿子来会会你吧。小凡,你上,发挥你的三寸不烂之舌,炮轰他,最好把他气得吐血去。”月听灵用幽默的话语将事情丢给风凡去做,自己在一旁悠哉地看戏。
  风平本来想要生气怒吼,但月听灵一说让风凡出马,他立刻把怒火控制做,静静地看。
  “好嘞,正好我嘴痒了,嘻嘻!”风凡神气一笑,一脸的歼诈,阴邪地看着皇上,一副戏弄人的样子,调侃地说:“皇上,咱们斗嘴的时间又到咯,让我看看你嘴皮上的功夫进步了多少?”
  “哼。”皇上冷屑一哼,不理会风凡,面向风天泽,继续诱骗他,“天泽,我们是有血缘的亲兄弟,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女人?想想十年前,这个女人闹出多少事端,她根本就是个灾星,你别再痴迷不悟了。”
  风天泽不理会皇上,沉默不语,只是冷眼看着他,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儿子出马。
  他的嘴上功夫确实不如灵儿和小凡,所以这些事让他们应对就行,他要做的事就是保护好他们,其余的,不管。
  风凡搓了搓手,歼笑歼笑地说:“皇上,你别哼呀,我可是南冥王和南明王妃派出来和你比嘴上功夫的人,你要是说不赢我,他们可都不理你哦。”
  “朕没时间和你这个黄毛小儿斗嘴。”。
  “什么黄毛小儿,我的毛已经全黑了好不好?我到觉得你比较像黄毛小儿,做事幼稚、说话幼稚、心里幼稚,全都不像个大人,我看你应该是毛还没长齐,所以才那么幼稚吧?”
  这话听得现场的人窃声嬉笑,就连宫女太监也不例外,纷纷嘲笑皇上的幼稚。
  皇上听到了嬉笑声,怒不可遏,大吼道:“你给朕闭嘴。”
  风凡毫不畏惧皇上的怒吼,继续歼笑歼笑、嘲讽地说:“哎呀,都说了咱们现在是在斗嘴,比嘴上功夫,如果闭嘴了,那还怎么斗啊?”
  “你……”
  “我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多的话没说呢,如果不说完,我心里不舒坦,我心里不舒坦呢,就会手痒,我手痒呢,就会想打人,我一打人的话,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叔叔阿姨就全部一起来,你确定你能应付得了怎么多人吗?”
  “天泽,好好管教你的儿子,别让他如此嚣张,再怎么说朕也是他大伯,是长辈,难道你就没教过你儿子尊老吗?”皇上说不过风凡,只好去命令风天泽。
  “你认为你是个值得尊敬的长辈吗?”风天泽冷屑的应了一句,又不说话了,将战场交给风凡。
  风凡耸耸肩、摇摇头,讥讽道:“为老不尊者,何必尊之。”
  皇上懒得理会风凡,只跟风天泽说话,“我们是一奶同胞的兄弟,你居然让那个女人调教出来的孩子如此羞辱朕,你不觉得这也是在羞辱你自己吗?”
  “皇上,你别老是强调说什么一奶同胞,什么血缘关系,我可是我爸爸的儿子,亲亲儿子哟,论关系,我比你亲,论血缘,我比你更亲。妈妈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孝顺的孩子,我就算是羞辱我自己,也不会去羞辱我爸爸的,所以你放一万个心,我是绝对不会羞辱我爸爸的。”
  “朕不想和你吵。”
  “但是这里就只有我愿意和你说话,你要是不跟我吵,那就得自言自语了。你本来就已经够疯,要是再自言自语的话,那还得了?”
  “你……”
  “这些废话咱们就不多说了,回归正题。你刚才不是说坐拥天下之后,就给我爸爸找十个、百个、千个、万个女人吗?那么请问皇上,为什么你坐拥天下几十年,到现在却还是孤寡一人,落魄至此,也无人关心呢?”
  “朕不稀罕这些女人。”
  “可是我听我妈妈说,十年前你可是为了一个女人和我爸爸反目的哦,怎么现在又不稀罕了?”
  “天底下的女人没一个好东西。”皇上越说越气愤,这话明显是冲着皇后说的,那双如烈火般的眼睛一直瞪着皇后。
  皇后毫不畏惧,回了皇上一个阴冷不屑的眼神,还懒得和他争论这个问题,让风凡去说。
  这种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的人,根本不值得拥有任何同情。
  现场没人开口,都让风凡来说,还真搞成像是让他们两人在斗嘴一般,无人插话。
  风凡两手置于胸前环抱,理直气壮地反问:“你说天底下的女人没一个好东西,不也把你的生母骂进去了吗?你的生母就是我爸爸的生母,那也就是我的奶奶。哇,你还真够毒的,敢骂你的母亲我爸爸的母亲我的奶奶。你要知道,如果没有我的奶奶,就没有你,你怎么能骂我的奶奶呢?”
  “你……”
  “再说了,我妈妈嫁给我爸爸十年,除了给我爸爸带来幸福开心,哪里有害过他?你啊,不要把你自己干尽坏事的报应概括到别人身上,那是不对的。”
  “够了,别再说了。”
  “不够不够,我还没说完。还有哦,你老是说我们害得你一无所有,那么请问,我们什么时候害过你了?你老是说因为有我们的存在,所以你才走到今天这一步,那么请问,我们的存在碍着你了吗?我们又不找你麻烦,又不坏你好事,更不抢你东西,除了有点名头上的关系,我们和你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是你非要把井水弄到河里,结果被河水给淹没了,关我们什么事?”
  皇上实在是斗不过风凡,一气之下举刀往他身上砍去,“朕先把你给杀了,看你那张嘴还能怎么说?”
  “哇,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还是不是君子啊?”风凡灵巧闪避,躲过皇上的刀砍。
  月听灵知道风凡能应付得了皇上,但还是担心他,焦急地站起身,喊道:“小凡,小心啊!”
  风天泽突然闪身上前,挡在风凡面前,冷漠地说:“回到你妈妈身边那里去。”
  “虽然我还有很多很多话要说,既然爸爸你要我回去,那我回去就是了。”风凡装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乖乖走回到月听灵身边,然后低声窃问:“妈妈,我厉不厉害?”
  月听灵竖起一个大拇指,赞道:“厉害,简直是太棒了。”
  “嘿嘿!要不是那个皇上气得动手,我还能说更多,把他说得吐血去。”
  “知道你厉害,但你不能对什么人都用这种毒舌,知道吗?”
  “我有分寸的。”
  “那就好。”
  风凡退了下去,迎来的是风天泽。
  面对风天泽,皇上刚才的气魄瞬间减少几分,努力压制住心里的怒火,好好的跟他说话,“天泽,你说,你到底还在不在乎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
  “我们之间早已恩断义绝,何来兄弟之情?”风天泽冷漠反问,浑身上下都是陌生的气息,可见早已经把皇上当成无足轻重的人看待。
  “你当真要如此?”
  “如果换成我是你,当我攻打到你家门口,扬言要杀你全家的时候,你还会看重这份兄弟之情吗?别再那么可笑的拿什么兄弟之情来说,你没有资格,也不配。今日我来此,并不是来杀你,只为保护我的家人,至于其他的恩恩怨怨,你们自己解决,与我无关。”
  风天泽冷漠无情的说完,转身面向皇后,继续说:“剩下的是你们的事,我不插手多管,但你们若要妄图杀害我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皇后被风天泽那冷邪而又威严的气势给震到了,赶紧笑声应答,“南冥王大可放心,你们对我们母子俩都有多次救命之恩,我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也不是个糊涂之人,更不是个疯子,绝不会犯某个人的错误。”
  皇后口中的‘某个人’,明显是在指皇上。
  “践人,朕杀了你。”皇上一气之下,拿到冲地砍向皇后。
  风天泽微微后退,退到月听灵身边,保护她和孩子,其他人的死活,他全然不放在心上。
  月听灵也没管这件事,只是坐在那里看。
  风平、风凡亦然,只看不管。
  皇后站着不动,等待皇上朝她砍过来,毫不畏惧,脸上还挂着不屑的笑容。
  当皇上靠近过来,要往皇后身上砍去的时候,风麟却出手了,用剑挡住皇上的刀,将他推开,然后站着皇后面前,保护她,无奈地说:“父皇,儿臣不想杀父,但你若要杀母后,儿臣绝不会袖手旁观。”
  “不孝子,朕怎么生了你这个不孝子?”皇上用刀指着风麟大骂。
  风麟不还口,任由他骂。
  但皇后不允许,反过来质问他,“你又何曾做过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你杀妻杀子,杀弟杀妹,早已是天理难容,居然还敢如此理直气壮,难道就允许你杀别人,不允许别人杀你吗?今日就算麟儿亲手杀了你,那也不算是不孝,而是大义灭亲、替天行道,因为你早该天打雷劈、碎尸万段了。”
  “就算朕再该死,朕也是他的父亲,杀父就是杀父,只要他杀父,那就是不孝。”
  “是吗?那简单,就让我来杀你好了。”皇后上前走了一步,将风麟手中的剑拿了过来,指向皇上。
  风麟很是担忧,着急地说:“母后,您不会武功,打不过他的,这样就是去白白送死。”
  “放心,母后不会笨到和他单挑。来人,将这个罪恶滔天的废君拿下。”
  皇后的命令一下,周围的侍卫就拔出刀,将皇上团团围住,尤其是之前带人去追杀风麟的统领,对皇上已经深恶痛绝,恨不得把他给杀了。
  皇上看了看四周围着他的人,发现其中一人是他曾经重用的禁军统领,于是怒视着他,严厉质问:“张同明,朕昔日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回报朕吗?”
  张同明咬牙切齿的反驳,“哼,待我不薄,你曾待谁不薄?兄弟们为你出生入死,换来的却不过是你的砍杀,这也叫待我不薄吗?镇国公对你够有恩了吧,你又是怎么待他的?像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任何人效忠,你有今日,真是老天开眼。我现在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为我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
  “张、同、明。”皇上怒瞪着张同明,表面上是火冒三丈,其实心里已经颤抖不已。
  他真的做错了吗,为什么如此多的人想要杀他?他只不过是做一个帝王该做的事而已,何错之有?
  他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不够强,错就错在这世上有一个南冥王,错就错在南冥王身边有一个不该存在的女人。
  这些人都想他死,就算他跪地求饶也不见得有用,风天泽不会出手帮他,虽然他不想死,但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恐怕他难逃一死。
  就算要死,也要把害他沦落到这个地步的人一起死。
  皇上越想越气,最后将怒火转移到月听灵身上,然后把围着他的人全部扫视一遍,将手中的刀紧紧握着,犀利地瞪着皇后。
  众人看到皇上瞪着皇后,以为他要对皇后出手,于是都把注意力放到皇后身上,保护她。
  风麟和雷少凡都提高了警惕,保护皇后。
  雷少凡此时已经手握剑柄,随时都会拔剑出鞘,对皇上出手。
  他一定要为那些死去的弟兄报仇。
  皇上根本没心思去管其他人,虽然目光在皇后身上,但他的心却不在,待卵足了劲,就冲上前厮杀,拼命的杀。
  风麟还是有所不忍,当和皇上过招时,并没有下重手。
  但皇上可不管,疯狂砍.杀几下,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皇后这边,他突然转身,朝月听灵冲过去,想砍她,和她同归于尽。
  只可惜……太过异想天开。
  风天泽、风平以及风凡,时时刻刻都注意着保护月听灵,皇上还没靠近过来,他们就已经做出反击了。
  对皇上这样的所作所为,风天泽已经无法再容忍,闪身上前,掐住皇上的脖子,狰狞地看着他,怒吼道:“我说过,谁敢动她,死。”
  话一说完,狠狠的将皇上甩到地上去。
  “啊……”皇上被摔都倒躺在地上,口吐鲜血,没了半条命,就这样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夜空,那轮明月,笑了,还大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曾几何时,他和风天泽坐于月下,共饮畅谈,那些日子,是多么的令人怀念,可是如今……
  他想过无数个他们兄弟两最终的结果,但却从未想过会是这样。
  “哈哈……败了,全败了。”
  “哈哈……”
  皇上仰天大笑,笑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坐起身,将地上的刀捡起来,面向风天泽站着,脸上依然在笑。
  风天泽以为皇上还想出手杀月听灵,于是警惕地看着他。
  风平、风凡也一样,此时都站到月听灵面前去了。
  月听灵被挡住了视线,没能看清楚现在的状况,但她并不伸长脖子去看,一手放在平坦的腹部上,想着好好保护自己和孩子。
  小风、小平和小凡都有自保能力,唯独她的武功最弱,所以她该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她自己以及腹中的孩子。
  其余的人,风麟、雷少凡、皇后,还以为皇上又想杀月听灵,所以没有多警惕,只是静静地看。
  皇上紧握着手中的刀,目光一直停留在风天泽身上,苦笑地说:“如果有来生,但愿我们不再是兄弟,如果有来生,但愿我不再生于帝皇之家,如果有来生,但愿我们不曾相识,如果有来生,但愿……”
  皇上说完,举起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再一次苦笑,一直看着风天泽,然后抹了脖子自尽。
  风天泽看到皇上自杀,无动于衷。其实他完全来得及出手阻止,但他并没有阻止。
  死,对皇上来说,也是最好的解脱。
  “父皇……”风麟看到皇上自尽,想冲上去阻止,但已经来不及,只能接住他倒下的身子。
  皇上在奄奄一息之际,视线还在风天泽身上,脑海中回放着他们几十年来的兄弟之情,相处的点点滴滴,于是吃力的朝他伸出手,弱声地说:“天泽……”
  直到死的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是他毁了他们的兄弟之情,他悔、他恨、他气,他后悔自己醒悟太迟,他痛恨自己太过糊涂,他气恼自己不听劝告。
  死真的很可怕,因为他什么都没有了,这辈子最该珍惜的兄弟之情他没有珍惜,如今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挽回。
  风天泽冷眼看着皇上,面无表情地说:“你安息吧,上天一定会如你所愿,我们来生不会再是兄弟。”
  “来生……我愿和你再为兄弟……来生……”皇上死前留下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断气,两眼大睁,到死也不瞑目。
  “父皇……”风麟伤心痛喊,哭着抱怨,“父皇,为什么到死你都不愿意承认我这个儿子,为什么,为什么?”
  这是他十年来的梦啊,即便父皇曾经要杀他,他还是有这样的一个梦。可是如今,这个梦不可能实现了。
  皇后将手中的剑丢下,走到风麟身边,蹲下身,抱着他,安慰他,“麟儿,别太伤心,别太难过,你父皇这辈子活得太糊涂、活得太错、太累、太痛苦,让他走吧,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他解脱了。”
  “母后……”
  “傻孩子,你现在是一国之君了,怎么能哭哭啼啼的,要拿出气魄来。你父皇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江山,还等着你去治愈呢!”
  “母后,厚葬父皇吧。”
  “你是君,你说如何便如何?”
  “好,那我们就以帝王之礼,厚葬父皇。”
  现场没人有异议。
  人都已经死了,过往的恩恩怨怨又何必再计较?
  风天泽看着皇上死不瞑目的双眼,久久之后,突然动身走上前去,来到皇上身边,蹲下身,用手将他的双眼抚合,感慨道:“来生,希望你不要再如此糊涂。”
  毕竟曾经是兄弟,毕竟曾经把酒谈天,毕竟……
  罢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
  皇上抹了脖子倒地之后,月听灵才知道,站起身,看着皇上的尸体,种种过往浮上心头,令她感叹不已。
  如果皇上不那么糊涂,也许很多事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造化弄人。
  “妈妈,他死了吗?”风凡有些惊讶,用手拉着月听灵的衣襟,低声问。
  他刚才一直嚷嚷着要杀皇上,可如今人真的死了,他心里也有些难过。
  人死了,意味着什么都没了,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吃不到好吃的,看不到好看的,这世上的事和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人生那么短,他们应该好好珍惜才对。
  “他死了。”月听灵叹息的回答,所有对皇上的不满,都随着他的死亡而消散。
  “他该死。”风平冷怒地说了一句,对皇上的死毫不同情。
  月听灵劝了劝他,“小平,人都已经死了,凡事就别跟他计较了。”
  “好。”
  风天泽没有看皇上太久,一会就站起身,面向风麟,严肃的提醒他,“做个好君王,为百姓谋福祉,不要步你父皇的后尘,如若不然,下场就是如此。南明王府从此不插手管朝廷之事,若是有人来犯,我定不心软,杀之。
  “我一定会做个好君王的,只要南明王府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不谋.反,我定不会去犯。”风麟承诺道,但还提出了前提条件。
  “如果我真想要这个皇位,你认为现在还轮得到你坐吗?”
  “自然是如此,我也只是把话说清楚罢了。”
  “记住你的承诺。”风天泽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朝月听灵走去,脸上的表情和语气瞬间全变,温柔地说:“我们该回去了。”
  “恩。”月听灵点点头,然后对身边的两个儿子说:“小平、小凡,我们回家咯。”
  “好。”风凡兴奋的应答,牵上月听灵的一只手。
  风平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表情和举止都已经说明他的心意。
  确定两个儿子都准备好之后,月听灵就一手牵着一个,带他们离开。
  风天泽随后跟上,即便皇上已经死去,但他还有所警惕,无时无刻都不忘记保护自己重要的家人。
  看着南冥王一家子离去的背影,皇后颇为羡慕,感叹道:“好一幅幸福美丽的画圈,多少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有这样的幸福,又有多少人无法看透这样的人生,为了过眼云烟的东西,放弃太多美好的东西。”
  “母后,我一定会让你也这样幸福的。”风麟挽着皇后的手,给她承诺,心里下了这个一个决定:他不要后宫三千,只要一个像月听灵这样能给他幸福的女子就好,而他也会像南冥王一样,疼爱、呵护自己心爱的女子。
  “母后相信你。”
  雷少凡一样羡慕南冥王,但更多的是敬佩,一个拥有争霸天下能力的人,却能看破名利,甘于平淡,真的值得敬佩。
  风天泽一直在妻子、儿子的后面走,为他们做保护航。
  风凡牵着月听灵的手,踩着欢快的步子,边走边问:“妈妈,妹妹要什么时候才能出生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月听灵一边回答,一边低头去看自己的肚子,脸上的表情沉了下来。
  这一次回南明王府之后,恐怕就只能待在府里养胎了,没个三五年,她是不能像以前那样出来溜达玩耍的。
  悲催。
  “因为我想快点有个妹妹叫我哥哥,好让我当哥哥的瘾。其实我很亏的,哥哥才比我大一点点,我就得叫他一辈子哥哥。但是没办法,谁叫他比我早出来那么一点点,而且他各方面都比我强,我只好期待有个比我弱点的妹妹来叫我哥哥。”
  “你最起码还要等八个月吧。”
  “八个月,怎么久啊,我算算看是什么时候哦?”风凡伸出小小的手指,认真数数,等数出来之后,惊讶地说:“哇,要到八月十五去了哦。”
  八月十五——这个时间让月听灵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孩子该不会也要在十五出生吧?
  千万别,也千万别再遗传魔血,要不然非常糟糕。着下间里。
  八个月后,正巧是八月十五,月圆之夜。
  月听灵夜半腹痛,将南明王府所有人都惊醒了,虽然早有准备,但人人都还是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毕竟南明王妃是第一次在王府生产。
  “痛啊……”月听灵的痛叫声,简直能传遍整个南明王府,甚至连南明王府外头的山里也传遍了,连花鸟虫鱼都知道她半夜在生孩子,忍不住冒头出来等待喜讯。
  “啊……”
  风天泽和两个儿子在外头焦急等待,个个都急都一把冷汗,还有其他人,也都外面等着。
  “原来生孩子怎么痛啊?”风凡走来走去,走一步又看紧闭的房门一眼,虽然很想要给妹妹,但也不想妈妈痛成这样。
  看来生孩子不是一件好差事。
  “你别走来走去的。”风平站着不动,即便是着急,也不像风凡那样走来走去,也许是太过着急了,平日的稳重少了几分,无法忍受风凡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觉得很烦。
  “我要是不走来走去,我受不了,哥哥,你就让我走吧。希望妈妈能生个妹妹给我,一定要是妹妹,妹妹,妹妹,我要妹妹,妹妹……”风凡就是不止步,依然走来走去,嘴里还念叨着要妹妹,时不时的两手合并,向老天爷祈求。
  他可不想要个弟弟,万一这个弟弟比他强,那怎么办?
  还是要妹妹比较好。
  风平懒得再理风凡,其实心里也跟着呐喊:妹妹、妹妹。
  风天泽和风平一样,虽然站着不动,但却急得团团转,只要听到月听灵一声痛叫,他的心就提一次。
  生了这个,他不要她再生了,而且也够了。
  看着他们父子三人各有各样,林成觉得颇有意思,其他人也一样,都微微的笑了出来。
  现在的南明王府,不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而是人间仙境,就连外头的人也都知道了,多少人想着能在南明王府生活,但南明王府还是和以前一样,极难进入。
  “啊……”月听灵的叫声越来越大,仿佛活力十足,不到两个时辰,屋里就传来了娃娃的哭声。
  “哇哇……”
  “好哎,生了生了。”风凡跳起来欢呼。
  风天泽和风平眉头稍稍松了一些,等屋里的人整理好来报喜。
  天骄媚第一个跑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风凡就跑上去开问了,“娇媚阿姨,怎么样,我妈妈生了弟弟还是妹妹?”
  “恭喜王爷,王妃给您生了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儿。”天骄媚开心地向风天泽报喜。
  女儿——这个词风凡喜欢,跳得更高欢呼,“好哎,我有妹妹了,好哎……”
  风天泽和风平露出了笑容,看着风凡欢呼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不理他。
  风天泽走到天骄媚面前,问道:“灵儿怎么样了?”
  “王妃活力十足,因为不是第一胎,更不是两个,所以没有生两位小王爷的时候那么难,现在这会已经有力气看女儿了呢!”
  “本王进去看看。”风天泽已经迫不及待要看妻子和女儿,不想等太久,直接走进房里去。
  风平、风凡也跟上,想去看妹妹。
  月听灵躺在床上,看着身边的女儿,用手逗着她,“乖乖宝贝,妈妈的好女儿,你终于出世了,要快快长大,妈妈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你找个像你爸爸一样的好男人。”
  “灵儿……”风天泽走到床边坐下,看到月听灵安然无事,这才完全放心,然后看了看床上的女儿,将她抱起,甚至喜爱,“这就是我们的女儿。”
  “对啊,这就是我们的女儿,眼睛和嘴巴像我,但是鼻子眉毛像你,不过她没有遗传你的魔血,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很幸运的事。其实想想也对,你的魔血已经传给了小平,身上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传给女儿?”
  “妹妹,我的妹妹……”风凡跑到床边,一直盯着在襁褓中的女婴看,伸出手,很想抱一下,但又怕把她摔着了,所以不敢轻易抱,只好踮着脚看,“这就是我的妹妹,好小啊!”
  风平也走近过来看,当看到自己的妹妹那张面容时,不知不觉的笑了。
  “你们刚出生的时候,也是怎么小的啊!”月听灵慈爱的看着女儿,脸上尽是满足的笑容。
  “妈妈,妹妹叫什么名字?”风凡还在踮脚看妹妹,依然是想抱不敢抱。
  因为婴儿才刚出生,风天泽也不敢轻易给风凡抱,只好自己抱着,同样也问:“灵儿,小平、小凡的名字都是你取的,不如女儿的名字也由你来取吧。”
  “平平凡凡,风停浪静,停,婷,就叫风婷吧。”月听灵当场取了个名字。
  “婷,聘婷,风婷,好,就叫风婷,小婷。”风天泽甚是满意这个名字,看着怀中的女儿,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小婷、小婷……”
  “小婷……我的妹妹叫小婷,哥哥,你听到了吗,我们的妹妹叫小婷。”风凡兴奋的大喊。
  风平白眼瞪了他一下,没好气地回答,“听到了。”
  风婷,真是个好名字。
  “妈妈,我的妹妹叫小婷。”风凡太过兴奋,还跑到月听灵面前去说同样的话。
  “知道了,你们是哥哥,而且比妹妹大十一岁,一定要好好照顾妹妹哦。”月听灵用手摸了摸风凡的头,其实跟他一样开心,只是没那个力气像他那样蹦蹦跳跳而已。
  “那是当然,我一定会照顾和保护妹妹的,我要做一个好哥哥,厉害的哥哥。”
  “那你以后就努力点练功,别偷懒,要不然等妹妹长大了,你的功力还不如她,到时候有你丢脸的。”风平因为心情好,于是调侃了一下风凡。
  “不行不行,我得努力练功了,要是妹妹比我还厉害,那我这个哥哥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话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哈哈……”
  看着一屋子的小脸,月听灵也笑了,而且笑得很幸福,很满足。
  她有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丈夫,有两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儿子,现在又有了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儿,所有女人想要拥有的,她都拥有了,自然很满足,而且还很感激,感激上苍赐予她怎么多的美好。
  她很爱很爱很爱这个家。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们,【冥王】到此就全部完结了,依依还真是有点舍不得,舍不得灵儿、舍不得小风,舍不得小平、小凡,还有好多好多可爱又有个性的人物,依依相信,他们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接下来呢,亲们可以去支持依依的新文【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相信在那里,亲们也能找到很多舍不得的人和事。
  在这里,依依祝福所有的亲们都能拥有这样的幸福,(*^__^*)嘻嘻……
  另外。【血嫁】求月票啦,亲们可以把投给【冥王】的月票投到【血嫁】那里哟,洗洗